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JC 你要去哪里

陸默忱 2020-10-16 13:14:24


❀ Back To 2015/12/31


不知不觉,一年又过去了。在跨年活动兴起的这么些年里,我好像一直都没有出去噶闹忙的习惯,总是窝在家里温暖的床上,然后自己翻翻书,或者和小伙伴们扯扯皮。


还记得去年的今天,那个下午考完了本科最后两门试,日语和消费心理学。可能那个时间点太有纪念意义了,所以我到现在还能记得当时的情景。日语好歹我还是认真地学了那么几天,加上看剧看动漫时被洗脑的一些词句,感觉也没有那么慌张。(其实是知道名单上我和娜娜是连在一块的,所以一定能坐在前后,然后互抱大腿哈哈哈。)结果天不遂人愿,我坐在了教室最后面,娜娜坐在了第一排,旁边还是GK这个猪一般的队友。


当时我的心里就一个感受啊!「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然而就算隔了万水千山,这试还是要考的。开考前我到教室前面放包,只见GK在第一排的角落里楚楚可怜地望着我们,感觉他就差没哭着跪下求我们送助攻了。我和娜娜笑到了岔气,然后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反正我是把会的都涂满了,不会的也都瞎翻译完了,之后就默默从笔盒里找了张纸条,把我选择填空答案全抄了一遍。为了猪队友还有机会把答案抄完,我开始理东西准备交卷走人。我拿着答题纸和我的东西往讲台上走,微笑着把卷子交给了老师,然后去GK面前的角落拿包。我晃到那儿的时候,故意磨蹭地往里面塞东西,然后顺势就把纸条丢在了GK笔盒里,甩了甩衣袖,潇洒地走了出去。


这简直是我送过的最神乎其技的助攻啊!虽然我没有抄翻译和作文,因为实在太长了,我怕我抄完都要收卷了。出了教室后,我给GK发了条微信:「已尽力!好自为之!祝你好运!」然后脑补他突然发现只有一半答案的绝望表情,又一次笑到岔气。


之后我又和娜娜考了一场根本没复习的消费心理学。这真的是我们本科唯一一门纯裸考的课,因为那礼拜实在太忙了,三四天里考了六场试,尤其是被QP虐得死去活来的,根本没有心情复习期末,我们俩就拿着本翻也没翻过的书早早想去坐个好位置。结果发现原来大家都是这么想的,T1门口已经人山人海,似乎都能隐约闻到里面可怕的人肉味。


也不知道谁说可能和上个班级考卷差不多,我马上发微信找正在楼上考这课的桐baby,结果她居然直接把卷子拍给了我。「这样也可以??!!!」我那个叫激动啊!「原来我的小伙伴都是这样神通广大之人!!」之后机灵的娜娜在后方找了两个好位置,我感觉瞬间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


不过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拿到卷子果然和桐baby考的不一样,作为一门开卷考试,没有翻过书真是硬伤。我和娜娜急中生智,决定分工找答案。可能也是近在咫尺的新年对我们的召唤,我们俩像开了挂一样把可以找到的答案全找到了,剩下的扯淡题就自己开始吹牛皮。


在猛写了两个小时以后,终于终于终于结束了!!!


感觉全校的大四狗在那一刻都躁起来了,校园里好像也许久没有那么喧嚣过了。


我快步跑回了北四,每个人都很激动,楼道里变得乱糟糟的,全是散落的书和杂物。平时比较内向的小伙伴们在那时也都变得不一样了,一路爬上六楼,熟悉的不熟悉的都在和我说新年快乐。


「哈哈哈哈哈,你也新年快乐!」我也欢腾地回复着所有妹子。


我冲进寝室随便理了点东西,就开始往车站跑。在结束了这么痛苦而又漫长的几天之后,我只想回家大吃一顿,然后在床上躺尸。


节前的下班高峰还是堵得和腊肠一样,我又总是那种走到车站车刚开走的倒霉蛋,于是只能默默地站在风中等待。大四这半年过的真是快啊!每个礼拜有三天要去上班,两天在学校上课,我也不怎么回学校住了,和以前跟小伙伴们朝夕相处的日子有太大的变化了。学校里新的体育馆越造越有模样了;以前每天要去巡视的海报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拆掉了;那幢传说中18层的「太皇太后」楼,好像昨天还是一个大坑,今天就已经连墙都刷好了…急匆匆地过了一个学期,这好像是我大四以后第一次认真打量学校。


「好像是真的结束了也。」我喃喃自语道。


那一瞬间,过去三年半的时光好像一下子从我眼前闪过,快乐的、伤心的、后悔的、不后悔的、遗忘的、留恋的,到那一刻起,似乎都再与我没有关系了。然后车来了,我好像也没有刚刚那么兴奋了。


新的一年里,我肯定还是照旧去上个班,然后开始写写论文,准备出国的事儿,那你们呢?


「你们又都要去哪里?」







❀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窗外的鹅叫声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


此刻坐在这里回想一整年前的事,竟然觉得无比的遥远,仿佛那不是去年,而是好久好久以前。说到底,可能也是太久没有活在原来的圈子里了。自从去年九月底赖哥哥出征之后,我们一群人再也没有像过去一样聚齐过。哪怕是毕业典礼那天,公管和信院被排在了一大早,而轮到会院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说好要一起去爬的风雨操场的屋顶也没能爬成,连最后一张全家福都因为大家时间调不开而未能如愿以偿。


记得毕业前一天五月天悄悄放出了第二首新专辑主打,「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我也不知道一个晚上单曲循坏了多少遍,就是越听越想哭,一直到最后在家哭得和狗一样。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我会是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在现在这里。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你又会是在哪里」?


这个问题可能也永远没有答案。


我们永远的大家庭,有沛予,有栗子,有cc,有郭哥哥,有老刘,有GK,有赖哥哥,还有我。


赖哥哥走的那天,我们全员为他践行;栗子走的那天我去考试了,也没有能赶去机场;GK走的那天,悄悄地,等大家后知后觉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在利兹了;cc走的那天,也是悄悄地,他和华健背着包,酷酷的黑白照,还是那么意气风发;我走的那天,收到他们来自各地的祝福,匆匆忙忙地踏上了飞机。


郭哥哥不爱聊天,但我知道他肯定还是那么宅,不知道现在朝九晚五的日子是不是和他喜欢的一样;栗子还是那么忙,我们都恨计量和衍生,却也都不得不跟它们朝夕相处,她闲下来的时候,带我看遍了狮城的繁华与「热」情;cc也不常冒泡,只知道他最近看了波士顿的大雪,拉斯维加斯的不夜,旧金山浪花…唤醒我的是他那句:「珺珺珺珺珺快给我地址!给你寄明信片!」;GK好像也去了冰岛,好像也遇上了暴风雪,和每个去冰岛的人一样,可以带回来一卡车的故事和遗憾;我也出去走了一遭,浪漫又混乱的巴黎,能让时间静止的伯恩霍尔姆,色彩缤纷的哥本哈根,还有呼吸都快结冰的奥斯陆;听说老刘这次过了三门CPA,加了1000块qpay,和沛予在一起的第四年,他开始每天早起为两个人做便当,我们都只等着回来喝喜酒了,哦不,好像是他们只等着我们回来摆酒席了;赖哥哥不能用手机,但我们从没忘记过他,因为总是会有人提起,「这个表情包真的好像泽华!」…


我们用脚丈量着这个世界,用我们惯有的姿态拥抱着身边新的一切;我们活在了三个时区,我们不常常联系;我们能聚在一起的机会终将越来越少,我们谁也不知道未来的我们将要去到哪里,但是没有关系,我们知道我们都永远存在在彼此心里。


「而我的自传里曾经有你」

「没有遗憾的诗句」


明年百年校庆,老地方阿康走起不?







❀ 终于结束的起点


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本来也是准备更新跨年文章的,结果后来被AL拉去打游戏了,然后更新的事就不了了之了。不过比较搞笑的是,那天晚上我们从LF2装到QQ平台再装到CS,一直处于装了卸卸了再装的状态中。打开文件不是木马,就是加载失败,再不然就是不明所以地无法联机。在同一个区的同一个房间里进进出出,却始终没有找到对方的账号。于是折腾了一个晚上,一盘都没有打成,就这样听着窗外的烟火声,悻悻地度过了2015的最后一夜。


这样回想起来,在「601风云」中的每个人都朝着自己的终点飞奔而去的时候,这个2016好像是AL陪我度过的。


我以前应该有提到过,去年十月某个晚上,我和cc在大学里尽头那家MARU吹着冷风喝着烈酒。因为坚信着第二天的workshop不会把人fail掉,我回去倒头就睡,想着明天靠队友就好。


于是第二天,伴随着各种机缘巧合,我在神奇的Table D认识了AL和马哥。


有时候觉得缘分这东西真的挺奇妙的,让我们几个本来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人,没有什么理由就相遇了,也没有什么原因就熟络起来了。


我没有和多少人提起过AL,但凡是听我提过的,都知道他就是那个让我觉得和自己极度相似的家伙。在漫长的生命中,他穿过了茫茫人海来到我的面前,我带着些许惊喜与讶异,像照镜子一样打量着「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这种特别的感受我从未有过,我也由衷地觉得未来不会再有了。可能正是因为这样,让我也格外重视这段旅程。


记得有段时间和AL经常跑嘉定图书馆。


网上都说嘉定图书馆是上海最漂亮、最有风情的图书馆,虽然我们每次去都要在路上花大把的时间,可一旦站在了它的门口,就会感受到一阵浓浓的古风迎面扑来,然后会不自觉得地融入其中。这里有青砖石瓦,有小桥流水,还有一片微漾的清澈湖面和岸边轻抚的柳树枝丫。馆里屋顶很高,长长地吊着一束束顶灯,温暖的黄色灯光静静地洒在每一张桌子中央。


我是个很懒的人,平时让我花很多时间去一个地方我都会觉得麻烦,然而这里却成了例外。可能是我太喜欢这里的氛围了,再到其他图书馆去,都觉得少了那么一点重要的东西。


这附近还在建设当中,除了一个大剧院以外,几乎没有什么住宅区、大商场,也就没有多少人来人往。新铺没多久的柏油路边上还有一大片废墟,常常中午出去吃饭的时候,我们都会在坑坑洼洼的石子堆里穿行许久。这给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就像一片远离尘嚣的净土,没有高楼大厦钢筋水泥的沉重,没有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繁华,没有人。一切在这里好像都慢了下来,可以慵懒地晒个太阳,悠悠地在河边散个步,也可以静静地发个呆,都不会被匆忙的日常所打断。


以前我读村上春树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时,就经常在脑补那样一个世界尽头。在我的想象中,那儿有金色的阳光,有无尽的湖海,有茂密的树林,有在岸边吃草的独角兽没有人


我第一次来到这儿时,没有什么征兆,在脑中闪过的,就是我曾想象的那个画面。虽然并不完全相同,可那种静谧的、仿佛时间停止的感觉,却是别处都代替不了的。我也说不上来我在这儿究竟看了多少书,只是每次来,都像在逃离那拥挤、忙碌又失控的生活。


抬头是AL生无可恋的表情,还有桌上一堆看也看不完的资料。旁边有个白胡子老爷爷也经常过来,研究着时事新闻和看起来很厉害的CAD图纸。夏天来了,空调也在嗡嗡作响,我望着杯子里浮浮沉沉的白茶,总在期待着哪一刻时间能不能就此止步。


我哪里也不想去,只想留在这里。




图书馆离南翔老街也不是太远,但一直没找到机会去。后来终于有一天特地去了一趟,为了我心心念念的小笼包。


老街的模样好像哪里都差不多,但可能因为「世界尽头」的联想一直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我总觉得这儿的老街似乎也与众不同。长长的石板路,街边的甩糖人,巷子深处的千年古刹,热气腾腾的小笼包,混合着夏天的落日,一切都蒸发得刚刚好。走在依然滚烫的路上,耳边不自觉地响起李荣浩的「老街」。


「记不得哪年的哪一天」

「很漫长又很短暂的岁月」


这是我觉得他最好听的一首歌。


不知道为什么,跟AL一块度过的时光,我都觉得特别宁静。平平淡淡的,却不会无味、不会孤独,心里安稳得很满。


暑假忙里偷闲去了趟莫干山,说是避暑,但依旧热得浑身湿透。


上山的时候,为了抄近道,我们选了一条更窄更陡的山路。从山脚到山上并没有太远,但是路太蜿蜒,两车相会都只能刚刚好擦身而过。我一边感叹着AL超神的车技,一边上上下下地指挥着。


折腾了好久,终于到了山上。空气的确格外清新,伴着林间懒洋洋的蝉鸣,很有夏天的感觉。站在山上,望着远方连绵的山脉,竟有种君临天下的感觉。我们也不管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放下东西就一头扎进了山林里。


不爱看地图,不爱找景点,「走到哪里就是哪里」的旅行观带着我们穿过山涧、越过溪流、跨过大大小小的石阶。树林深处的小屋升起了腾腾的炊烟,底下的小瀑布在不停歇地奔跑着,本地老伯把扁担挑上来的西瓜浸在泉水里,旁边狼吞虎咽的是一群刚从山脚下徒步上来的游客。AL之前的晒伤还没好,就只能穿着长袖衬衫在林间穿梭。没一会他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衬衫上甚至析出了一层盐花。我走路总容易摔跤,山里的石阶都长满了青苔,滑滑的,我只能格外小心,于是总在AL不知不觉间就落在了他后面。等他发现的时候,他都会猛地停下来,或者倒退几步,然后对我喊,「呆瓜你怎么又不见了?!」


这时候我都会想到那句歌词,「少年回头望,笑我还不快跟上」




第二天为了守日出,我早早地就爬了起来。房间阳台的视线被旁边的一座小屋的屋顶挡住了,于是我扛着相机翻到了隔壁人家的阳台里。后来发现这里还聚集了三五个人,有人直接翻出阳台爬上了屋顶。爱冒险的我自然不会就此罢手,我便也又一次翻了出去,爬上了小屋的屋顶。


远处山林的尽头,隐隐约约地漏出了一丝金色。我兴奋到不行,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日出。小屋的屋顶是红瓦做的,附着在上面的朝露还未散去,我脚下一滑,直接跪在了屋顶上。我望了望屋顶下的深渊,吓出了一身冷汗,也把旁边阳台上的一个叔叔吓到了,他赶紧走到屋顶边上来扶我。后来我又滑了两次,不过好在叔叔一直在看着我,他感叹了一句,「小姑娘你胆子还真大呀」。最后,我脚上破了好多个口子,混着泥和露水在冒血,可我还是特别高兴,因为我如愿以偿地拍到了日出。


心满意足以后,我立马爬下了屋顶,火速翻回了自己的阳台。我兴奋地把AL喊醒,「快看快看我拍到了日出!」AL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打量了一下浑身狼狈的我,「港督,你当心点啊,没事吧?!」我难掩自己的激动,「我跟你说啊!…」




在我走的前一天晚上,我和AL去了大学路尽头的MARU。整十一个月,我跟AL说,「去年我在这儿喝完了一杯,结果就认识你了;今天在这儿喝完这杯,就要和你说再见了。」他没有说话,还是浅浅地笑着,晃着手中的酒杯若有所思着。


「终于结束的起点」

「终于写下句点」

「终于我们告别」

「终于我们又回到原点」

「流干了眼泪,日日夜夜」

「未来的我们」

「也许能说声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地铁到站了,「我要走了,明年见。」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你要好好的。」AL转过身背对着我,用一只手轻轻推了我一把,「去吧。」


我怔怔地站在站台上,看着地铁呼啸而去。







❀ 时光机


我的偶像最近又在搞事情了。


他们在小巨蛋连开了九场演唱会,用倒着走的方式,把过去办过的九次巡回的主题完美复刻了一遍。是真的很完美,不光是片头、服装、曲目,甚至是嘉宾,是手臂上的彩绘,是音箱上摆着的阿童木,还有当年说下就下的那场雨。


昨天刚结束第七场,这一场复刻的是2001年的告别演唱会,名字就叫「你要去哪里」。


那年演唱会结束之后,他们五个将要暂别,有的要出国进修,还有的要去部队服役,没有人知道明天会是个什么模样。歌唱完了,雨还在下,阿信对大家说,「回家吧。」底下的歌迷哭着喊,「不要!」就连这个场景都在昨天又一次上演了。


「回家吧。」

「不要!」

「回家吧。」

「不要!」

「回家吧,真的已经没有歌可以唱了。」

「不要!」

「回家吧。」

「不要!」

「回家吧。」

「不要!」

「难道还要从头再唱一遍吗?」

「好!」


然后「疯狂世界」的旋律再次响起,阿信又从头开始唱了一遍。


记得前几天复刻DNA系列的时候,全场撒气球的那一刻,很多人发现了气球上印着的字:「谁说时光不能倒流?」一瞬间惹出了万千五迷的眼泪。


是啊,人生中有那么多时刻我们都在后悔、在遗憾、在痛彻心扉,总是幻想着这个世界上能不能真的有一台时光机,可以把我们放归到过去,重新找回错失的、弥补错误的、拥抱错过的。


可惜没有。


张嘉佳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把一个人的记忆比作了一座沙城。沙城里印迹仍然无比清晰,但是我们无法触碰,一旦我们伸出双手,整座城市就会轰隆隆地坍塌,把所有的故事通通埋葬。所以我们只能向前走,哪怕泪流满脸,哪怕步步回头,却也只能向前走。


「如果时光真的能够倒流,那么这一切,就不会那么珍贵。」


阿信今天早上更新了这条微博。这一年里,他宠幸过懒蛋蛋,宠幸过皮卡丘,曾经最爱的海绵宝宝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三番两次地去演唱会讨好阿信,对他有求必应。于是终于在2016的最后一天,他和绵哥终于和好了,还一起秀了个恩爱。(我的偶像真的没毛病?!我真的没毛病?!竟然为他和三个卡通人物的感情而操碎了心…)




所以珍惜当下吧!像从未生存过地那样生活,微笑着和过往握手言和,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我不怕没有时光机,只怕我的故事里不曾有你。


感谢Answer在06年的夏天把我带入了五月天的坑里,没有阿信的青春,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到哪边。







❀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虚度时光


前些日子和如宝贝去北欧转了一圈。两个没头脑又心大的人一块出去,真的很开心,但也活像一部灾难片。


两个人各自拖着20kg的行李箱,游荡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巴黎的地铁没有电梯,陡而深的地下隧道仿佛猛兽一般张着嘴,只等我们精疲力竭就要将我们吞噬;然而就在我们生无可恋的时候,背后伸出了两双温暖的手。那是一对五十来岁的法国夫妇,他们一人一个箱子,一口气帮我们提到了地面上。在异乡的街头能突然被别人关心一下,重复再多遍的「Merci」也道不尽我们心中的感动。


同样的感动还发生在了伯恩霍尔姆。


很多人都好奇我怎么会跑到那么遥远、那么偏僻的一个小岛上去,因为那里真的是连百度都搜不出什么信息的地方。其实,这完全归因于一次和AL的对话。有一天我无意间发现他好像对这个小岛很感兴趣,于是我就问他,「伯恩霍尔姆是有什么特别含义嘛?」他就说了五个字,「就是想去呀。」作为一个好奇宝宝,这马上让我吊起了胃口,我便默默将这件事情记在了心里。


伯恩霍尔姆属于丹麦,但它离瑞典更近,被人称作是波罗的海中的一颗明珠。由于它偏僻,每天只有两个航班往返于哥本哈根之间。我和如宝贝马不停蹄地在哥本哈根转机,抱着期待与紧张踏上了那架螺旋桨小飞机。



又飞了半个小时后,我终于实实在在地踩在了伯恩霍尔姆的土地上。小小的机场候机室里只有一排座位;行李没有机械装运的大箱子,而是人工一个一个搬上搬下的;天空很蓝,温度很低,空气很干净。



半个多小时一班的公车让我们摸不着头脑,于是我们打电话叫了擦头。五分钟不到的车程打掉了100块人民币,这是我们第一次感受到北欧让人流泪的物价。到酒店时是下午三点多,一心想去看日落的我们放下箱子就往海边跑了过去。


酒店离海边很近,只需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便能达到沙滩。我头也不回地就往前奔去,留如宝贝在背后追着我。落日的余晖穿过层层叠叠的枝干,照耀在我们身上,那一刻我有一种感觉,「原来我们都是向着光奔跑的孩子呀」。我沿着树林尽头的木头阶梯一路向下,踏在白沙滩的第一脚,把我大半天的舟车劳顿丢了个干净,仿佛也把我长久以来的牵挂卸了个干净。



是真的很美啊!


我已经词穷到没有办法形容了。


听着涌动的浪花声,我的脑中又浮现出了我曾幻想的那个「世界尽头」:在树林的尽头是沙滩,沙滩的尽头是大海,大海的尽头是天空,和这里一模一样。而我就是那匹独角兽,还保存着纯真美好的渴望和无穷无尽的期待。在书中,独角兽的头骨被人们用来收藏珍贵的记忆,即使积满了灰尘,也依然可以在闪闪的金光中亘古不变。我的脑袋里也存着这样的记忆,在这个我归属的世界尽头里,它们都前赴后继地倾泻而出,我却来不及将它们一一捡回。


故事的结局,村上让「我」留在了世界尽头,放任他的影子自己回到了冷酷仙境。曾经有那么一瞬间,我也希望自己可以被永远流放在这里,没有烦扰,没有纷争,所有人都将过去的记忆存储在古老的独角兽头骨里,安静而平和地迎接未来的每一天。可是根据剧情的设定,由于这里的纯粹,所有的人也将不再有心,每个人都将重复这样看似世外桃源的生活,却没法再拥有感情。


一阵海风吹过,我跳出了自己茫茫的幻想。


「虽然我很向往这里,但我还是会选择回到我们的现实世界。」这和当年读这本书的我想的并不一样了。


「这里是世界尽头呀,是所有事的起点和终点呀。」我在给AL的明信片里这样写道。


我将过去的2016埋在了白色的沙滩里,然后将它们装瓶,一路带了回来。


「哪怕泪流满面,哪怕步步回头,我还是选择向前走」


我和如宝贝静静地坐在沙滩上,看着太阳一点一点消失在海平面,我也不知道明天的我将会去哪里,但我还是选择回去冷酷仙境,带着越积越多的后悔和遗憾,慢慢拨开掩埋我的沙子,从这个起点重新出发,活得有心、有真性情。


于是第二天我就接收到了来自冷酷仙境的全新考验:肠胃炎发作。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因为在异国他乡,所以大姨反应比较严重,结果吐了一早上之后才意识到可能是肠胃炎发了。我是个不喜欢影响别人的人,早上在厕所哗啦啦吐到胃酸都出来以后,以一种活蹦乱跳的姿态跑了出来。如宝贝惊呆了,「行行行!你最酷!吐成这样还能这么高兴!」当然我没能逞英雄太久,没过多久又萎成了冬天的枯草。但我还是坚持拉着如宝贝去市中心吃午饭,因为我的狂吐不止,环岛的愿望已然落空了,我可不想如宝贝再这样跟着我饿肚子。


然而问题来了,在我们走到车站的时候,车又刚开走,下一班可能又是猴年马月,再回酒店叫车也要走好久,可是如果这样等下去,我们可能会错过下午那仅有的航班。于是我们决定:搭顺风车!


这种只在电影里看过的场景居然真的让我们碰上了,我们俩纠结了好久这个手势打的究竟对不对,为什么总没有人睬我们呢?就在我们心灰意冷的时候,有一辆小车停了下来,是一个中年阿姨,听了我们的事后,二话没说就把我们拉去了市中心。在这样一个下着冷雨的冬日里,一个走到哪里吐到哪里的我,被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暖到了心里。于是我们俩很厚脸皮地拉着阿姨和我们拍了个合影。



(不要质疑我怎么穿成这样,是因为实在太冷了,我带的牛仔裤有10个洞,我想把最厚的连裤袜穿进牛仔裤,但是太胖了穿不进去…就只能在连裤袜外面套了运动裤…事实证明,在生存和生活之间,还是生存排在前面…)


这经历又让我想起以前和AL的一段对话。他有一次问我的理想是什么,我丢给了他一句三毛说过的话,「其实活着还真是件美好的事,不在于风景多美多壮观,而是在于遇见了谁,被温暖了一下,然后希望有一天自己也成为一个小太阳,去温暖别人。」然后我说,「我希望变成一个能把别人也变成小太阳的人。」


在挪威的最后一夜,我还真碰到了这样的机会。


那天本来要和如宝贝去郊区滑雪的,结果我们纷纷睡过了头,于是只能把行程改成暴走奥斯陆。夜幕降临,我们沿着人潮涌动的High Street往心心念念的Alex Sushi走着。突然背后有个妹子叫住了我们,她指了指我头上的小恶魔帽子,非常欢腾地问我这是哪里买的。其实我也不知道,因为这个帽子是我狂吐那天如宝贝给我的,她发现我有刘海所以戴着更可爱,就直接送给了我。


我们和妹子解释这个是中国买的,感觉她有点失落和遗憾。这个时候我和如宝贝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下,「不然我们直接送给她吧?!」妹子本来只是想和戴着帽子的我俩合个影,突然得知我们要把帽子送给她,她惊喜到说不出话。于是我们就和戴着帽子的她合了个影。




跟如宝贝的旅途格外开心,可能因为我们两个都神经大条,不喜欢非得照着计划来做事。


在巴黎的那晚上,我们赶在老佛爷关门前去剁了个手,九点多准备去旁边人气嗨高的小餐馆吃饭时,碰见了长几十米的等候人群,「原来法国人民也这么喜欢排队?!」我们只能转移阵地,吃完饭已经快十一点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子,就跟如宝贝说,「我们直接走回去吧!」如宝贝跟我在一块的时候,也像是打了鸡血,于是灯红酒绿的巴黎街头就出现了两个身影,一边东张西望,一边疾步穿行在夜色中,路过了满摊的海鲜,路过了风中摇晃的脚手架,还路过了街角蜷缩着的流浪汉。




这还算浪漫的逃亡,在哥本哈根的故事就不怎么美丽了。


头天傍晚我们准备去看小美人鱼,那是我狂吐的第二天,死死地连睡了19个小时,等来到新港天都沉了。天气冷得连手都伸不出来,我们只能看一眼google map,然后凭着感觉往前走。于是我们毫不意外地走错了地方,进了卡斯特雷特堡垒里。这个五星堡垒在地图上看着挺少女心的,真的绕起来时,我们仿佛成了冻僵的行尸走肉。


好不容易来到小美人鱼的海边。突然听到了旁边几个外国妹子的尖叫,我们顺势望向天空。


「哇!快看那个月亮!妈呀!」如宝贝也惊叫起来。


「什么??那个是月亮??」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不远的对岸,有一片工厂,高高低低的烟囱和厂房中,有一抹又大又圆的黄色光亮。


「这个真的不是那边的灯?!」我还是不敢相信那个是月亮。


「真的是月亮!!!」


可能是因为刚刚升起,月儿还在海平面上不远,我临行前把相机忘在桌上了,也没能把这一幕完美地记录下来,只是下意识摸出手机拍了一张,但总感觉再棒的设备都没法复制自己亲眼所见的壮丽。





第二天,由于再一次的计算错误,我们俩不得不继续拖着20kg的箱子在市区逗留大半天。


那天天气阴沉沉的,冬日凛冽的寒风夹杂着四面八方袭来的雨丝,我们像流浪汉一样在哥本哈根的街头游荡。我们去吃了一顿长久没有碰过的肯德基,调戏了一波市政广场的大肥鸽,然后错过了一个绿灯。于是我们要赶的那班车也在我们的狂奔中扬长而去。


站在站台上,我和如宝贝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然后一起忍不住大笑了五分钟。


「在哥本哈根拖着行李箱像神经病一样追车的还有谁!!还有谁!!!」


两个神经少女就这样在趣伏里门口的车站上玩起了自拍,自得其乐得很开心。我们也不管下一站要去哪里,只知道此刻的快乐没有谁能夺走。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虚度时光。


(其实很多时候,旅途并没有像发在社交网络上的那么光鲜亮丽,为了扛风扛雨,我们把自己用最舒服却最屌丝的方式武装起来,很傻,但是快乐得很简单。如宝贝的狼外婆造型让我笑了一中午,但是!再提醒一下大家她其实是下图般温文尔雅的!)






❀ 你要去哪里


2016就要过去了,长长的一年,我用长长的一篇文章做了终结。


都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所有的别离都是天各一方。」那又怎么样?


哪怕我和你们终将成为河的两岸,永隔着一江水,我都很感恩这一年遇到的一切;哪怕这条江宽阔得一望无垠,我也会永远在这一头惦记着你们。


谢谢你们,让我从一个平凡的自己,变成一个勇敢去闯的人,收获了这么多精彩的回忆。


那些拥有过的快乐、遗憾,也许都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出我的生活,可它们也将永远停留在我最美的年华里,生生不息


「无论是我的明天,要去哪里」

「而至少快乐伤心我自己决定」

「所以我说,就让它去」

「我知道潮落之后一定有潮起」

「有什么了不起」




2017来了。


你,又要去哪里?




(能读到这里的都是真爱!我爱你!)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