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我收到了一张来自智利的明信片

隐于野 2018-06-24 08:21:44

会完朋友,9点半回到家,我收到了一张来自智利的明信片。这样写着:

鸣哥你好,

此时此刻,我正坐在复活节岛Ahu Tahai 对面的岩石上边等落日边给你写明信片。非常惬意,独自出游的惬意。

关于智利,我想引用智利诗人Pablo Neruda的诗。

“上帝在创造世界后,还剩下很多特殊又美丽的东西,不知道放在哪里好。索性他就把这些一股脑放在一起,组成了智利。于是这里就有了火山、湖泊、沙漠、高原、田野和海滨。”

希望有天你能来体验一下。哪怕只为了这星空和朝霞都值得。

祝好。

----

放下明信片,想起这位友人当时还给我发微信来着。

-这里太有意思了,是离智利本土航程6小时的偏远角落,很多本国人都没有来过。

-原始人的一切都围绕祖先为中心。就一拨人凿石像。一拨人运石像。一拨人打磨石像。从公元800年到1700年,这将近1000年里他们一直在虔诚的凿石像,他们的GDP都是靠石像拉动的。

-我还和一个当地土豪大哥一起爬火山去了,火山是整个自然生态的源头啊,里面还种着南瓜什么的。

-从下午走到晚上天都黑了,回去也不是往前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头儿,当时挺害怕的。路上还碰上俩野猪,感觉野猪比我们害怕,没见过开着手机会发光的人类,估计以为我们是神……

----

当时,地球这头拿着手机的我正在搬家,坐在停靠在路边的,装满锅碗瓢盆的小货车里,忙里偷闲。

红磡正午的太阳暴晒着柏油路,街道的尽头就是“世界殡仪馆”,街道的两侧是人潮涌动的烧腊店和云吞面店。生死浓缩在狭小又灼热的香港红磡。这里是市井的、杂乱的、炙烤的,和生命源头的宁静火山没有一毛钱关系。

那一分钟我在没开空调的小货车里,敞着车门,接到来自地球另一端的,有一句没一句的描述。

说实话,我此前对智利几乎没有一丝认识,但是在那个憋闷灼热的中午,关于这个陌生国度的只言片语,成为了吹入我生活中的一道清风。

----

我2012年开始做记者和编辑,2015年底开始尝试做旅游内容,竟也在知乎惭愧的积累了小小人气,今年春节全职到KLOOK旅行中国区任内容主编。热爱在心中逐渐沉淀,每一段路都成为生命里不能缺少的积淀。

跳进新媒体大潮,被冲刷得头晕目眩,逐渐才适应了漩涡,也得到新榜与真格数位的肯定。此前为了追求浏览量,也曾推过鸡汤文,情侣多少天环球旅行、谁谁谁辞职说走就走、Gap Year去非洲救济儿童、不花钱穷游东南亚几国,读者爱看爱转。

是啊,大家喜欢性感的故事,听到旅行就容易鸡汤上头,仿佛一提工作就玷污了旅行。上班族怎么能是旅行家呢?至少去过50个国家才能挺起胸脯啊。

但是后来我停了所有的鸡汤文。

很简单的理由,因为这不真实。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是上班族,都没去过50个国家,都要踏踏实实走职场的路。

旅行从来不是生活的捷径。

我想起我们16次KLOOK Talk每个结尾都会问嘉宾的话——“下面是最二的问题,你认为,旅行的意义是什么?”

问出这个问题16次,收获回答各异。那如果让我回答呢?

嗯,旅行应该是生活中的清风。

那些异域的故事,那些别人不同寻常的日常,那些但凡让你的世界观稍稍挪动了半厘米的事物。它们存在的意义不在于你猎奇的集邮,而在于每一次冲撞,都如同一屡醒人的风,为你重新校订了生活的坐标。

旅行不是要逃离庸常的自己,逃离是放肆,是疯狂,是不想面对自己,也是不敢面对自己。

旅行更应该是接纳。你知道自己是谁,你稳稳的站在地上,然后踮起脚去触摸世界的边界,体验不那么擅长的事情,与陌生人交谈。你伴着清风,也越来越清楚自己是谁。

---

十一快来了。祝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清风。


 本号业主 

@Mingo鸣哥,女的,前香港记者,现创业者。

摄影师、撰稿人、段子腿,不合格的平面模特。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