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我与邹军的30年

上海生活订阅号 2019-12-01 13:32:55




八十年代


是收音机时代,我和邹军的关系,就是收音机里的旋律和收音机前听众的关系。他在电台里唱,我在收音机前听。


邓丽君来了


上海当时只有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一个频率。那个年代除了《龙虎豹》,通过亲戚朋友的信件和偷偷带入境内的《东周刊》,让我们知道了港台流行音乐,知道有个时髦的邓丽君,一本陈旧的香港杂志可以在朋友间借来借去借到封面脱离,伤筋膏贴合在一起带着药味继续再借,大家学着杂志上照片做衣服,学着服饰搭配。


她让我们知道时髦,隔壁爷叔告诉我们,这个圈圈叫奔驰,是德国名车,我们还是不懂



邓丽君没来


当以后我们可以听到邓丽君侵入肌肤深处的歌声时,有人跳出来说,这是腐蚀青少年的靡靡之音,不能听。于是邓丽君一辈子没有机会在大陆唱过一场演唱会


香风毒草令人着迷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总会想出各种各样的方法纵欲感官的愉悦。几个同学关起门来拉好窗帘,从中波段缝隙中的南朝鲜电台中偷听飘来飘去的靡靡之音,后来他们说美国之音英语900句教学后会放一首邓丽君的歌曲,我们就冒着狗胆偷听敌台,如果抓到会被劳教。


后来有人从香港带回单喇叭卡带播放机,又有人从香港带回谭咏麟的录音磁带,香港人教我们,要把录音磁带背后的塑料小方块按掉,这样可以防止擦除音乐。


当年时髦女大学生在交流港台时尚



后来


双卡四喇叭立体声出现在淮海中路第二百货商店橱窗里,在生煎馒头一两只要一角的年代里,Sanyo三洋牌居然要买999元,于是谭咏麟的歌声非正式地在上海飘扬开。


从1900年起,上海就把娱乐当成生活必需品



1984年,不是每家每户都有收音机,在黄陂路和南京西路口,就是上海图书馆门口转角处,有家叫海燕咖啡馆,楼下买蛋糕,楼上就是改革开放后最早的歌舞厅,在一位鼓手引荐下,后来扬名全国的流行音乐歌星邹军就在此地开始了他的音乐生涯。


初出喜乐


他音色亮丽,第一次出场就赢得满堂彩。


所有开始都是艰辛,邹军也不例外,家住在闵行,每天要从闵行坐徐闵线到徐家汇,再从徐家汇转车到南京东路,再走到海燕咖啡馆。


初出茅庐的邹军



有次客人再三不断点歌演出后,延误了公交车,到了徐家汇,最后一班徐闵线开走了。


招待所


那个年代住宿只有宾馆和招待所二种。宾馆招待外国友人,中国人不可以进去,邹军也不可以进去,喝咖啡都不可以。


现在北京东路的半岛酒店,过去就是上海友谊商店,在那个年代里,普通上海人是不能进去的,只能在围墙外观望,必须要有香港或外国亲戚陪同下才能进去购物,还要带上侨汇券。


那个年代的招待所需要有单位证明才可以入住,邹军没有单位证明也不可以入住。外出旅游,男女同室需要携带结婚证。


北京东路40号上海友谊商店,只对外宾开放,挣外汇



苦来甘甜


在寒冷的12月,在车站上,他把自已孤独身影划的很长很长,冬天深夜,让深爱唱歌的邹军坚定了意志,以后一定要把歌声唱得嘹亮。直到早上5点头班车来了,在自我灵魂搏斗后,充满着人生鸡血坐着冰冷的公交车上回家。


磁带《红高粱》全国销量高达400万盒



风靡全国


1988年他获得了中国红马杯新潮歌星大奖赛金奖。

邀请函不断,他南来北往,风尘仆仆,为了中国流行音乐事业奔波。


西北风刮起


1988年,粗狂的西北风风靡中国大江南北,邹军豪亮的歌喉引得了大量观众,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红高粱,咱们工人有力量等让中国观众增添了娱乐生活。


此时上海出现更多的高级音乐茶座,沧海,新都高级音乐茶座纷涌而起,灯红酒绿热闹非凡。


当年的音乐茶座



梦得娇时代来了


证券重返上海,文化广场排队买股票,上海人突然有钱了,上海人有钱又不能买地,上海人喜欢消费的坏习惯又重新出现,于是,九江路服装街出现了,梦迪娇时代来了,黄河路美食街出现了,香港海鲜出现了,小南国,鹭鹭酒家等出现,在那里会经常遇到不同的歌迷要求合影。


邹军比较喜欢去新华路上的文博酒家还有巨鹿路上的吉可德,小小的餐厅都是音乐界和广告界或娱乐界,每个人进门都是楼上楼下打招呼亲入一家,等到旭日初升时,带醉意浓浓地引着朝夕回家睡觉。


夏利是那个时代大家追逐的车辆



江湖义气


那年邹军已经是名声大噪,他依旧视江湖义气是人生最重要的情节。


有一天电视台小辰老师打电话给邹军:温州电视台新春晚会原来的嘉宾突然有事不能出席,希望小辰老师帮忙找邹军去救场,邹军二话不说,立马出发。那个时候上海到温州还没有飞机,当天上海到温州的船已经出发,只能走陆路。那个时候上海到温州还没有高速公路。只能开着桑塔纳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经过17小时赶到了温州电视台。演出结束后又坐车是17小时返回上海已经电视台演出。


证券让上海人又在全国人民面前抬起了头



豪情万丈


邹军说,上海是个世界,每个人都是潮起潮落,名气再响也是暂时的,夹紧尾巴做人顶顶重要。


去年我创作了《老鬼心不死》,我不会唱歌,上海著名的圈中人陈雷把邹军介绍给我,他微笑着抽口烟说:唱歌的事不要怕,我来一句一句地带你唱。顿然,我突然脑海里出现了1930年代上海滩著名杜月笙。后来一年中,我们常常一起吃饭唱歌聊天,慢慢地发现了他身体里面的豪情万丈。


外滩情人墙让80年代的年轻人有个可以爱起来的地方



上海滩上的三碗饭


杜月笙说过,要在上海滩成为一个成功者,一定要学会吃三碗面,体面,场面,情面,体面是自己给自己的,场面是别人给自己,情面是自己给别人的,缺一不可。


万万没有想到,事经30年后,收音机前的我和收音机后的邹军,站在同一个舞台上同唱一曲《老鬼心不死》。一切皆是缘分。


时过30年,邹军再返舞台




此文


预祝邹军兄

2017年12月16日

上海百乐门个人演唱会

演出成功





感谢打赏

感谢转发

感谢分享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