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他为省钱卖鼠肉馄饨,当黑衣人出现后,他被剁成肉泥

每天一则鬼故事 2019-07-01 01:38:52

在现今社会,有许多的无良奸商为了一己私利,滥用一些违规食物来代替新鲜食物,完全不管不顾客人的身体健康安全,只为了自己那大把的利益,如地沟油,死猫死狗甚至是死老鼠都会成为他们的食材。鲜美多汁的食物底下,却是如此丑陋不堪的食材制作而成。


邹六在菜市场附近开了一家馄饨馆,生意非常好,每天都有很多人慕名来吃馄饨,因为他的馄饨好吃又便宜。可是这些顾客根本不知道,这小小的馄饨里隐藏着多少令人作呕的猫腻,为了省钱,邹六用的是加了吊白块儿的劣质面粉,油是他从小油贩子那里买来的地沟油。然而更可怕的是,邹六竟然在馄饨的肉馅里参杂了大量老鼠肉!


 

邹六经常搬开自家附近的下水井盖,悄悄地溜进下水道里。这里是老鼠们的天堂,邹六每次都能捉到很多老鼠,他将老鼠装在编织袋里,拖回自己馄饨馆的厨房,戴上口罩,将它们剥皮剔骨,剁成散发着浓浓腥臭味的肉馅,再和进少量的五花肉,包进馄饨里。一般人是根本吃不出来的!


邹六心里明白,比起10块多一斤的猪肉,还是这些不花钱的老鼠肉实惠多了,虽然有点恶心,但是可以为他带来大量的利润!他根本不管这些老鼠是生活在肮脏环境下的“沟渠鼠”,不管它们身上携带着数不清的可怕的细菌和病毒,因为邹六的人生观就是——金钱至上,利用一切能利用的资源和机会捞钱!


邹六的那些客人们一直被蒙在鼓里,他们还是喜欢有事没事地去邹六店里喝碗馄饨,鼠肉馄饨里那些细菌和病毒在无形之中悄然侵蚀着他们的身体。过了一段时间后,邹六不经意间发现,两个常来喝馄饨的客人有些日子没来了。于是他试探性地问一个正在喝馄饨的客人:“最近怎么没看见老孙和老吴啊?


“嗨,别提了,他俩都得了传染病,死了!那个客人慢慢放下了汤勺,叹了口气说:“开始是老孙,全身长满了红点儿和瘀斑,医生说是什么流行性出血热,直接把他隔离了,在医院住了没几天就死了,老吴也是一样的病,这两个老头平时就爱在一块下棋,估计老吴是让老孙给传染了吧。。。。。


 

“哦,是这么回事儿啊,难怪。。。邹六拿起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虽然他文化水平不怎么高,但他也知道,流行性出血热是鼠类传播的疾病,所以说,老孙和老吴的病,很可能和吃了自己没煮熟的鼠肉馄饨有关系。


邹六慢慢低下头,回到自己的柜台前坐下,顺手拿起今天刚到的新报纸翻看起来,刚翻开第一版,上面的标题惊得他目瞪口呆——我市连续出现多名烈性传染病“流行性出血热“患者,已有8人死亡,目前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邹六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流行性出血热,又是这个可怕的传染病,那些患者肯定是来自己店里吃过馄饨的顾客,不久前的一天,邹六因为有别的事要忙,当天的馄饨还没完全煮熟就卖给了客人,一定是因为没煮熟,而让老鼠身上的病毒有了可趁之机吧!


不好,报纸上说相关部门会介入调查,如果被被查出来,不但馄饨馆会被封掉,自己还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想到这里,邹六就有些害怕,于是,他决定暂时停止营业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后,再重新开张。


天很快就暗了下来,在紧张和不安中忙活了一整天后,已经快到午夜12点了。客人都已经离开了,邹六长长舒了口气,明天他就要暂停营业了,没有钱赚的日子,真是没意思。邹六把桌椅简单地擦拭了一下,准备关店打烊。


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进来了8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他们找了馄饨馆里最大的一张桌子,慢慢地坐了下来,为首的一个人声音低沉的说道:“老板,上8碗馄饨!


“哦,好的!邹六笑着说,心里却在暗暗地骂道:“妈的,这么晚了还让不让人休息了!他站在柜台边仔细打量起这8个人来,他们不但穿着黑斗篷,还带着白色的口罩,除了两只眼以外,根本看不清面孔。要知道,现在可是夏天啊,能穿成这样出来吃饭的人脑子一定有问题。


见邹六站着不动,一个人不高兴地站起来,冷冷的说道:“你听不懂人话吗?快去做,我们快饿坏了。


“哦,知道了!邹六有些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到了厨房里,邹六发现老鼠肉已经用完了,只剩下了一些猪肉馅,邹六笑了几声:“算你们运气好,能吃上一回真正的猪肉馅馄饨!邹六一边快速地捏着馄饨,一边把它往锅里扔,忙活了将近半个小时,总算把馄饨端了上来。


那8个人低头吃了起来,邹六慢慢坐在了柜台前,拿出手机玩起了游戏。对于这样怪异的顾客,邹六是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的。那几个人吃了一会儿,忽然,为首的那个人慢慢站了起来:“这馄饨是猪肉馅的?


“是啊,那么你以为是什么馅儿呢?邹六爱搭不理地回答。


“呵呵,你平常不都是用老鼠肉做馅儿吗?今天怎么大发慈悲地用猪肉了?难道你从良了?另一个人怪异地笑了起来。


“什么?你们是?邹六猛地站了起来,两只眼睛惊恐地望着他们。那两个人慢慢回过了头,邹六看到他们的脸后,吓得面如土色——那两个人竟然是老孙和老吴!他们的脸上长满了红黑相间的出血点和瘀斑!


另外的六个人也狞笑着抬起了头,他们脸上同样遍布着恶心的出血点和瘀斑,邹六恐惧地寒毛都竖了起来,他虽然叫不上这几个人的名字,但他却清晰地记得——这几个人都曾经来他这里吃过馄饨。


邹六一下子想起了白天看到的那张报纸,报纸上说8个人因为流行性出血热死亡,现在自己面前的正好是8个人!


邹六恐惧地大叫起来,身体不断地往后退着,那8个人一脸狞笑,缓缓地朝他走了过来。


眼看无路可退,抱着一线希望,邹六缓缓地跪了下来,抱着头求饶道:“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卖老鼠肉馄饨,我不是故意害你们的,饶了我,饶了我吧。。。。。


“哼,饶了你?那我们怎么办!老吴面目狰狞地瞪着邹六,恶狠狠地说:“你这个无良奸商,只顾着大把赚钱,却不考虑我们这些顾客的健康和安全,害得我们染上疫病而死!像你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资格活在世上。说完,他伸出长满脓包的手,重重地打在了邹六的肚子上。邹六猛地吐了一口血后,晃晃悠悠地倒在了地上,一命归西了。。。。。


老吴和另外几个人得意地笑了,他们把邹六的尸体拖进厨房剁了个稀烂,然后老孙把这些烂肉扔进了厨房的下水道里。他诡异地笑着:“邹六,这次,轮到老鼠来吃你了,哈哈哈哈。。。。。。

爱看鬼故事的朋友们,可以添加【每天一则鬼故事官方微信群】,点击识别下方二维码即可加入【暗号:鬼故事】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