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文汇专访丨阮仪三:从“刀下留城救平遥”谈起

文汇报 2020-03-25 13:39:03



提到中国的古城保护,阮仪三注定是个无法绕开的名字。


这次的采访约在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阮仪三的办公室。因为怕不熟悉路线而迟到,所以提前半小时便早早赶到,没想到老先生到的更早。关于阮仪三的传奇,是从“刀下留城救平遥”开始的,我们就从平遥聊起。


“下马看花”,用脚步丈量古城


刚刚过去的2017年,是“平遥古城”申遗成功20周年。当地特地以阮仪三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提到这件事,老先生反应平平,“同时被命名街道的其他几位先生都去世了,活着的就我一个,命名街道这种事,没有什么大意思。” 阮仪三淡淡地说。


▲2017年12月3日,世界文化遗产地山西平遥古城迎来申遗成功20周年。纪念仪式上,平遥县委县政府决定将环古城的4条道路,以为申遗成功做出突出贡献的4位功臣的名字命名,分别为阮仪三街、王景慧街、罗哲文路、郑孝燮路。


一辈子跟历史古城、古镇结下不解之缘的阮仪三,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努力促成了平遥、周庄、丽江、同里等众多古城、古镇的保护,因而享有“古城卫士”、“古城保护神”的美誉。谈到关于平遥古城保护的故事,他的话匣子打开了。


1961年,阮仪三从同济大学毕业后顺利留校,在念书时便显露出对古城热爱的他,以毕业课题《对苏州古城中心的规划》得到了同济大学当时几位教授的一致赏识,随后便跟着著名城市规划学家董鉴泓教授进行中国城市发展史的研究。


为了编写教材,阮仪三和董鉴泓开始对古城进行调研。1963年,沿着长城沿线、同蒲铁路行走的他们,看到了武威、张掖、酒泉、敦煌等一路古城,令人惊喜的是这些古城几乎完全保留了唐、宋、元、明、清以来的城市风光。“看古城,我不是走马看花,而是下马看花,不仅下马,还去查看历史资料,进档案馆,一个城市呆3天,时间长的呆5天。到平遥后,我停下了,这里保留着非常完整的古城。不仅仅是平遥,当时周围的太谷、忻县、祁县、介休等地都保存完好,非常精彩。”回到上海之后,他将所见写成了报告,后来在《文物杂志》和《同济大学城市规划汇编》上发表。


1977年恢复高考后,同济大学有了新的学生,当时规定大学3年级的学生需要进行课程实习,阮仪三便带着学生到了山西。和想象中不同的是,和60年代初见时的完整古城相比,平遥、太谷已经开始推倒旧城建新城了。


“汽车一响,黄金万两,要想富,先开路。80年代初,中国各地纷纷开始拆老城建新城,开拓马路,建造高楼,平遥30多幢明代建筑、100多幢清代建筑全部被拆掉。” 心中感到万分无奈和可惜的阮仪三在当地据理力争后,山西省建委终于答应,给他一个月的时间替平遥免费重做一个规划。


好好的一座古城就要没了,救城心切的阮仪三一边带着学生紧赶慢赶地做着规划,一边到北京搬“救兵”。当时的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建设部总工程师郑孝燮、文化部文物处长罗哲文两位专家了解后,认同了阮仪三的保护规划。两位专家立刻跟着他去了山西,面见了省长。郑孝燮先生当时就拿纸笔写下:“阮仪三平遥历史名城保护规划是“刀下留城”。”保护规划终于如愿成了红头文件,平遥保住了。“所以,其实刀下留城救平遥,不是我讲的,而是郑老讲的。”说到这里阮仪三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身体,笑了笑。


▲山西平遥


知道我没有去过平遥,阮老开始介绍了起来:“平遥有几个寺庙值得一去,一个镇国寺,排全国老三,老大南禅寺、老二佛光寺是梁思成和林徽因发现的,老三是阮仪三发现的。那个时候镇国寺没人去看,我跑过去一看,梁上有字,北汉天会七年,不得了,我说这肯定算老三了。”


“元朝的艺术十分开化,诗词到了元代成了元曲,雕塑则是从神化向拟人化发展。”老先生说到这里津津有味:“平遥还有个双林寺,里面有两千多个雕塑,你难以想象那里的十八罗汉是什么样。我们看到的十八罗汉是长眉罗汉、读经罗汉、降龙罗汉…双林寺的十八罗汉你一听就觉得有意思。睡罗汉:睡觉的罗汉;病罗汉:得病的罗汉;醉罗汉:喝醉酒的罗汉;怒罗汉:发怒的罗汉;哑罗汉:张口结舌的样子”….镇国寺的菩萨像,有尊菩萨完全是个美女形象,身材婀娜多姿,你根本想象不到是这样的一种艺术形态。”


▲双林寺天王殿四大金刚像之一


▲双林寺的雕塑


“自我吹嘘一点,我是慧眼识真金,就是看得到宝贝的眼睛,好的古城给予必要的措施,合理的规划的手段,得以保留。许多城市没有像平遥这样留住,在不明不白之中被毁掉了,非常可惜。”


留下古城后,之后的问题就是在地保护。这里就涉及到了人。当时的平遥全城上下,甚至没有一个人懂什么是“单行道”,只会拆房拓路。这让阮仪三急了,“幸亏我们同济大学是教书的地方、培养人的地方。好,我就办培训班,把平遥这些技术人员、干部弄到同济来学习。”


那时同济大学开办了“城市建设领导干部培训班”,阮仪三是班主任。一回到学校,他就立马又开办了一个“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干部培训班”,“你们过来,学费一分钱不收。两个月回去,下半年再来两个月,再来人,一批接着一批。”在这样的情况下,平遥得以原样保护下来,1997年,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正式将平遥古城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可以说平遥古城申遗成功对中国旅游史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以前都是名山大川,优秀历史建筑都是单个的房子,像是布达拉宫、故宫、长城等等,作为城市来说,平遥是第一个。告别了“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日子,如今的平遥每年接待上百万游客,街上还会有老外坐着发呆,已经进入旅游的休闲阶段。”阮仪三高兴地说。


“整旧如故”,存古人珍贵财富


梁思成先生对古建保护有一句话:“整旧如旧”,而到了阮仪三这里,更进了一步。“大家对“旧”可能有不同的认识和误区,容易去仿旧、做旧,反而成了假古董。而我说“故”,则是指修整,要保护就是彻底的保护,原来的风貌、历史都应该被保留,其实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都是宝贝。”


关于老房子的修缮,有几件小事让阮仪三感触很深:“当年丽江提出申遗以后,1997年2月4日就发生了7.4级大地震,世遗组织担心丽江古镇是不是震完了,我去一问,老建筑都没塌,我就想到了当年唐山地震也是新房子塌了,老房子也没坍。这是砖木结构的抗震原理。”随后丽江古镇成功申遗。“不要小看了我们的古人。”阮仪三说。


“后来我在四川的昭化古城,发现整个城市都是保留完好的木结构明清建筑群,在修缮的过程中,许多80年代的房子,又难看又违章又简陋,我认为这是简陋的现代化,应该在规划中拆除,当地政府不愿意,觉得可惜。谁也没想到,2008年汶川地震,昭化古城离汶川不远,新房子都震坍了,我们修缮过的木结构老房子一幢未倒,当地老百姓惊奇地说:’你们上海人都是神仙,你们建的房子不倒。’其实功劳不在我们,不倒的房子,是老祖宗教给我们的。所以我写了篇文章《地震一来见分晓》,这篇文章文汇报登过。”


以木结构为特点的建筑体系,由于卯榫的连接方式,能有效化解地震时的冲击力。阮仪三认为,保护古建筑、古城,就是要留存传承古人的智慧。“6000年前,中国人就已经会建造木结构的房子,60多种木材交接的方式,通过相互穿插来固定结构。世界文化遗产“应县木塔”经过8次大地震巍然不动,如今木塔底下不少木结构已经老旧、损坏,全世界的专家讨论了3个月没有出结果,最后得出一个暂时结论,木塔10年内没有问题,还有10年时间,继续讨论修缮方案。你看,老祖宗的智慧,我们现代人有时候还真及不上。”


苏州扬州,这是属于他的乡愁


提到家乡苏州,阮仪三说:“我和我太太现在聊的最多的就是那时老苏州的事。”而说到苏州的古城保护,阮仪三欣慰地说“多年来,苏州古城的保护做的算是好的。苏州的古城为什么能留下来,主要还是因为它合理的规划。老城在中间,东面的工业园区,西面的高新技术区,北面的相城区,南面是吴中区,古城不动,新建设都在外面,这是很重要的。白居易的诗里有“红栏三百九十桥”,现在苏州古城里,还有260多顶完整地留了下来,坦白说,我们许多城市没有苏州做的好。”


▲宋代的苏州城市图


而说到老家扬州,作为清代名儒阮元的后代,近年来阮仪三在扬州修缮了自己的家族祠堂,每年举行祭祖仪式。许多多年未联系的家人,也重新有了联络网。


更让他高兴的是,阮仪三在扬州发现了老城区有很多居民在自家小院内建设私家小园林。 “一些老城区的居民改建自己的老房子在自家院子里开池塘、盖亭子,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可喜的事情。这是居民自发的行为,这样的主动意愿,也是真正留住乡愁的一种体现。”阮仪三说。


“遗珠拾粹”,留存中国人自己的文化记忆


“挽狂澜于既倒,救文物于危难”,办公室窗台上放着的一幅书法颇为显眼。这是杭州孩儿巷九十八号古宅的主人钱希尧题赠的一幅字。那是2002年时,关于杭州孩儿巷古宅的去留问题“一石激起千层浪”。钱希尧老人提出,宅子是祖父钱启翰(清崇明县令)托友人郁达夫代为买下,说是陆游住过的宅基地,阮仪三带了一批学生赶到后,认为古建筑弥足珍贵,文化含量大,值得保护。后来孩儿巷98号成了陆游纪念馆保护与利用成了杭州市历史建筑保护利用的一个成功范例。推动了杭州“50年以上有价值的老房子应予保留”,《历史街区和历史建筑保护办法》的出台。



为了让更多的力量汇入古建、古城保护中,阮仪三于2006年成立了上海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而基金会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遗珠拾粹”。对中国的古城、古镇进行调研。每年还会举办20次周末“走读上海”活动,组织青少年认识上海历史风貌特色,普及保护理念,几乎每次阮仪三都会到现场,和年轻人说说古建筑保护。


▲2010年玉树地震,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捐赠了当地一辆车,不愿留名,玉树市人民政府送来感谢锦旗。


“老了,很多功能都退化了!”,老先生感叹自己这几年来听觉、视觉、嗅觉都大不如前,但聊起心中的古城保护,他依旧有话要说。“我们保护古城、古镇究竟是为了什么?究其根本,是去留存我们国家的文化记忆。中国传统居住的氛围,阖家团聚,长幼有序,男女有别。街巷里弄,形成了良好的居住形态,形成了人们和睦相处的社群关系。所以有了青梅竹马、有了过门亲家,有了良好的社会次序、完整的管理体系等等。中华传统礼仪道德的居所就在此处。建筑承载的是的人和人的关系,人和天地的关系。保护其实就是要保护这种东西,留下来是给我们子子孙孙的宝贵财富。”


一个城镇的外观直接反映了它内在的灵魂,历史性建成环境代表着地域的人文特色。保护地域特色、文化生态和场所精神,直接涉及居民的生活状态等实际问题。在历史进程中,历史城镇和古村落都在逐渐衰退,一些地段变成了建筑质量低劣的地区。传统建筑由于长年得不到应有的维护维修,建筑破损较为严重,院落空间内搭建过多等等,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问题。


但如何处理这种衰退地区的问题?历史环境、城市环境、建成环境、人居环境的保护、维护、修复、规划与管理,不可或缺,至关重要。如何在古镇留住行将逝去的乡愁,在留住乡愁的同时又如何构建符合当下生活的诸多要素?这些问题依旧值得我们深思。


▲阮仪三在自己的办公室接受采访


“刀下留平遥”、“以死保周庄”,几十年的光阴在漫漫的保护之路上一晃而过,曾今热爱古建的少年如今已经到了耄耋之年,如今83岁高龄的他仍坚持为学生授课和举办相关讲座,仍然奔走在古城寻访的第一线。仍然在为中国各地的古城镇保护而努力。



离开时,他笑着说:“明天要出发去西塘。”



丨王秋童

编辑丨JohnnyQ


为你推荐

不能忘却的纪念与不应背叛的馈赠丨关于《芳华》以及“文工团”

如果把天气预报拟人化……这部宣传片真的很!正!经!

跌破0°C!上海发布今年首个寒潮蓝色预警,48小时降温7~8度!超冷模式开启

大壶春生煎和南翔馒头店,一代老上海人的情节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