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我不是“生煎”,请叫我“锅贴”.

漢語言文字周刊 2019-12-05 09:10:10

刚刚听到这首歌,有点儿感触,但总觉得歌词还是矫情,想到周六回来写的一点儿文字。

2017.11.21凌晨

 

周六,加班。

一坐六七个小时,除了上厕所,已忘记了要站起来走走。

看完最后一页稿子,抬头看窗,天已黑。

顶着发胀的脑壳,关灯,锁门,回……家……

在异乡,还不太习惯用“回家”这个词,确切地说,是“回住处”。

走下楼,拉开大楼门口厚重的棉门帘,一阵冷风吹过,我不禁打了个哆嗦。北京的冬天来得真快,在重庆呆习惯的我,总觉得十一月份还不是把自己裹得像熊的季节。但我也喜欢北方的冬天,冷是冷,但冷得干脆。

每次下班回去,总会走着到五道口坐地铁。大步流星地快走,舒展一下我僵了一天的老腰,也思考着晚上要吃什么的问题。

此时室内外温度的反差,让我不怎么能迈得开腿,似乎走得越快,风往裤管儿里钻得越厉害。鼻息透过口罩的缝隙,打在眼镜片儿上。眼前的水雾,让远处的霓虹更加斑驳。然而,要吃什么呢?灌了一下午的茶水,已不大有胃口。从中关村到五道口,脑中过滤着沿街的每一家店……算了,索性不吃,但又无比失落……

但心情总能被一阵灵光击中之后触底反弹——我想到了小区附近超市的饺子皮……

几乎是飞奔下了地铁,走进超市,葱、青椒、肉馅、饺子皮,目标明确。

葱、姜、青椒切末,加调料,和肉馅儿拌匀。案板上撒上干粉,一会儿工夫二十几个饺子已经齐备。平底锅倒油,饺子平铺锅底,一面煎至金黄。碗里盛水,和些面粉,一同倒进锅里,然后盖上锅盖,简直一气呵成。待水烧尽,锅底起脆皮,出锅。此时,电饭煲里的玉米糁汤也沸腾了。

我不是“生煎”,请叫我“锅贴”。


这是每年冬天回家,跟同学见面必点的项目。是,这是洛阳特色,在其他地儿很难吃到。三两锅贴,搭一碟儿米醋蘸着吃,再来一碗玉米糁儿汤(北京的某丰包子铺叫“棒碴粥”)或浆面条,用洛阳话说,“真滋腻”。

吃完,打个饱嗝,满足。

 2017.11.18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