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冬至阳生食馄饨》

金水文学 2020-05-31 12:35:26

冬至,二十四节气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气。


冬至的到来,说明自然界一个新的循环开始。“过了冬至,长了中指”。冬至这天,从天象上讲,白天最短,夜晚最长。从气候上说,进入数九寒天,特别是北方,冰天雪地,寒风凛冽。在人们的感觉中,真正的冬天已经来临。但人们心里明白,地下温度却在慢慢回升,“一九一阳生,麦子分蘖把水争”,就是劳动人民结合这一奇异气象总结出的农谚。作为小麦主产区的渭北,休闲了一段的庄稼人,开始又忙碌起来了,碾压小麦,积肥送肥。有灌溉条件的,当然要追施化肥,不失时机搞好冬灌。来年小麦能不能丰收,冬管相当重要。从冬至到立春这一个多月,应当算越冬作物发育的黄金时机。


殊不知,冬至还是中华民族一个传统节日。俗称“冬节”、“长至节”、“亚岁”、“小年”等。早在西周时期,周公姬旦就开始探索用土圭观测太阳天象变化,并用这种方法测定地理方位和总结昼夜循环的规律。到了春秋战国之交,人们终于确定了昼夜悬殊最大的一天,也就是白天最短的一天,把这一天叫作冬至。然后,在与自然界漫长的斗争中,掌握了四季交替的规律,确立了中国特色的二十四节气,并把它合理地镶嵌在四季之中。由此可以看出,冬至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早制订出的一个。故在古人心目中是个大节,“冬至大如年”,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翻阅中国历法演变的历史,冬至的降临实质上比春节要早了许多年。相关资料显示,古时候一年是十一个月,冬至是岁首,它的立法依据是太阳系的变化和太阳对人们生产生活的影响,人们信奉太阳神,所以周历中把“年”就定在冬至这一天。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古人的见解,有其很深的科学道理。后来,二十四节气的诞生,年变成了十二个月,影响人们生活的不只是太阳,还包括月亮,大年比冬至先进了许多。到了汉代,汉武帝统一历法,夏历开始推行,冬至变为“冬节”,人们视冬至为“小年”。再到后来,腊月二十三送灶神祭祀兴起,冬至把“小年”这个位置慷慨相让,但传统节日这个殊誉至今还披在“身”上。


从汉代起,中国人就有过冬至的习俗。《汉书》中说:“冬至阳气起,君道长,故贺。”人们认为,过了冬至,白昼一天比一天长,阳气回升,是一个新的开端,也是一个吉日,应该庆贺。那时,冬至作为一个大节,朝野相当重视。每年这一天,朝廷要举行庆贺仪式,高峰时,“休假三日,君不听政”。民间也以各种形式欢度,许多地方“歇市三天”,热闹程度不亚于过年。《晋书》上讲:“冬至暖,万国及百僚称贺,其仪亚于正旦”。说明魏晋时期人们对冬至仍然十分重视,作为“亚岁”,民众要向父母长辈拜节。到了唐、宋时期,冬至是祭天祭祖的日子,皇帝要到郊外举行祭天大典,百姓要向父母尊长礼拜。明、清两代,皇帝于冬至之日祭天已经成俗,朝廷百官相陪,礼仪相当隆重,举国一致庆贺。直至今日,国务院虽把冬至定为法定节日,但祖国南北仍以不同形式欢度,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合阳是礼仪之邦。民间常说:“四时八节,祖宗在上,勿忘香火拜谒。”说的是每逢佳节,都要祭拜祖先。这个四时八节,包括冬至在内。合阳人喜庆冬至的传统由来已久。早在三百多年前,清人许秉简在他的《风俗考义》一书里,就记述了合阳“过冬至,祭祖宗,行大礼”的风俗。每当到了这一天,男子停农活,女人停针线,风俗上称“嘘哩”,即歇息一天。祭祖是必须例行的礼仪,家家户户都要打扫庭除,要把摆放祖宗神牌的房间擦洗一番。祖宗的神龛前,除了要摆上丰盛的供品外,还得早早地点燃香烛,一切准备就绪之后,男主人会带着子侄们在太阳升起之前,恭恭敬敬祭祀一番。主妇们忙碌着准备这天的饭食。早饭相对简单,但却比平日要好许多,一般都要喝红豆稀饭,炒上四五个菜,中间放一盘辣子豆腐。有条件的,还要割上二三斤肉。一家人乐呵呵坐在一起,品尝着节日的快乐。午饭合阳相对统一,“冬至馄饨腊八面”,久已成俗。合阳人这天祭祖的饭不是大鱼大肉,也不是饺子,而是合阳人特别喜欢的小吃红油馄饨。开饭前,女主人会先盛上满满四碗馄饨,由男主人领头,全家人要再一次隆重祭拜祖宗。合阳人说:“冬至,爷婆(祖宗)小过年哩!”有的女主人还会在院子中间摆上香案,供上馄饨,朝着太阳的方向,对天祭拜。祭天礼仪,在合阳并不普遍。祭祀完毕,又得盛上一碗,和腊八节一样,去“慰问”鸡鸭和牲口。乡间流传着一种说法,叫“冬至馄饨腊八面,鸡娃吃了爱下蛋”。合阳人认这个理,也循这个规。以司禽司畜的方式犒劳为这个家庭辛勤奉献的其它“成员”,这在全国非常罕见。最后,又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着喝着,谈笑风生。因为没有客人,也不走亲戚,故这个节日显得开心而清静。


合阳的馄饨,是一个大的面食系列。一种是观赏型的,形状如一个硕大的馒头,上边布有花鸟虫鱼多种面花图案,称作插花馄饨,多为喜庆活动亲戚间互赠的礼品;一种是小吃型的,佐料及做法都与市面上叫卖的福建馄饨、软皮馄饨不一样。馅料上一般不用肉,多为韭菜鸡蛋,或是萝卜菜丁。面皮是两公分的梯形面片,馅子放入中间后,由下方向上轻轻一卷,然后双手抓住两边向内一折,成耳朵形即可,小巧玲珑,甚是好看。未见入锅,就惹人口馋。小吃型的馄饨,也有两种做法。一种是提前做好红油臊子,有肉丁,有菜肴,还配有木耳粉条。等馄饨在清汤里煮熟之后,盛到碗里,把臊子浇到上边,叫臊子馄饨。这种馄饨多用于婚庆喜事和招待贵客。一种是把各类蔬菜直接放入锅里爆炒,配上辣椒等佐料,数分钟后,加上适当的清水,待菜熟烂后,把馄饨放入一起再煮。群众称连过馄饨,也叫烩馄饨,吃起来既香又热乎。凡逢节庆,这种做法居多。


馄饨,寓意着团结,象征着和谐,代表着吉祥。就小吃馄饨而言,虽为一种群众喜爱的家常便饭,但合阳人一般都把它作为节庆喜庆的上乘佳肴。娶媳妇嫁女,招待贵客,馄饨是第一道饭食;逢年过节,宾客盈门,馄饨非吃不可。儿子结婚,要摆上百桌酒席,受条件限制,最后落场的也得是一小盆红油馄饨,或者是一盘干炸馄饨;到了傍晚,院子里会挤满许多人,大家争着抢着吃喜馄饨。在合阳人眼里,没馄饨意味着对客人敬重不够,没馄饨就显得喜庆的气氛不够浓厚。常常会听到人们问:“今天的酒席咋样,有馄饨没有”。可见,冬至吃馄饨,礼仪之高。尤其是专门用馄饨敬祖,足见人心至诚。把馄饨作为节日的专用食品,在“四时八节”中,仅此一次。出于对馄饨的钟情,久而久之,就连男女订婚,也称作“吃馄饨。”奇怪的是,繁华的市面上根本见不到这种食品。我想,这就是合阳的老祖宗为节庆喜庆活动特设的一种图腾和专利,神就神在这里。


上世纪六十年代,人们的生活水准很低,到了冬至,人们还会想方设法去做一顿可口的馄饨。那时候,吃上一碗馄饨,成为大多数小孩久久地奢望。孩子们对冬至的期盼,不亚于过年。不管政治空气如何,祭祖始终没有中断。现在五十岁以上的人,都耳闻目染,且深有体会。


改革开放以后,人们富起来了,在精神文化享受的同时,物质文化的品味步步升高。冬至祭祖,不再是简单的几碗馄饨。人们会开着小车,拿着大包小包,把那超市里各种食品带回家里。供桌上,餐桌上的物品,真是应有尽有,琳琅满目。那些干公务的、经商的、打工的,都要腾出点时间,赶到家里,与家人一起欢度冬至佳节。到了下午,人们陆陆续续走出了家门,奔向了村文化广场,锣鼓敲起来了,秧歌扭起来了,秦腔吼起来了,小伙姑娘唱起来了,整个村子沸腾起来了。冬至的喜悦荡漾在每个人的脸上,喜在心里。


这是盛世的风采,这是和谐的音符!


【作者:行相斌,1953年生,合阳县新池镇行家堡人。会计师,《渭南日报》话说渭南特聘专栏作者,其诗歌、散文、新闻作品常见于省市县报刊杂志。】


《金水》 文学编辑部

编审:金水

编辑:周洁

《金水》文学

合阳文学第一眼

文学爱好者公众号

投稿邮箱:1825341594@qq.com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