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课程的融合之道——学校的必修课

芥末堆看教育 2020-07-05 16:33:10


芥末堆 宁宁 2016年12月30日报道


“智能加上融合,就是智能设计的时代。”在2016中国教育创新年会的闭幕式上,蒲公英教育智库总编辑李斌作出了这样一个总结。


这是学校看得见的改变和趋势。它并非悄然无声,而是颇有一阵声响。大小会上提了两年之久的翻转课堂,今年骤然而起的STEAM课程,还有基础教育领域不停强调的课程统整,都是学校关注且热议的话题。


“融合”俨然成为了基础教育领域的一个热词。三天的会议里,无论是来自四川的一所小学,深圳的一所中学,还是巴厘岛的绿色学校,芬兰的罗素高中,所分享的各自学校里发生的变化无不关乎融合。校园从单一的学习空间转变为学习、生活、游戏的多元空间,分散的学科知识统整为融汇多学科的知识体系。在这个过程里,设计思维是其中的精髓,技术成为融合实现的工具。


“最终的指向是打破环境,打开学习。”李斌说。


一物串起的世界



(图注:万物启蒙以竹为主题的课程展示)


“如果出一个问题,你最想找到身边万物中的一个,你想成为谁?”12月8日的新情境分论坛上,万物启蒙课程联盟发起人钱锋先抛出这个问题,随后娓娓道出自己的理解。


上海的孩子无论走到哪想到的依然会是淮海路的梧桐树、南翔的小笼包。农村的孩子想到的会是村前的那条溪流,庙前的那棵古树。 


这是钱锋所理解的物于人的意义,“今日格一物,明日格一物,然后当脱然有贯通处”。他所发起的万物启蒙课程的愿景便是,从身边小小的物出发,带孩子认知这个世界,“如果非要给这样的课程定一个义,那就是融合课程,用八个字概括,以物为阶,人在中央。”


宁夏银川的回民第二小学是万物启蒙课程联盟成员之一。校长黄莉分享,学校围绕宁夏特色枸杞开发了一系列的课程。学生从枸杞的自然生长起步了解,从古代典籍中认识枸杞的种植、采摘与食用。在世界地图上辨识枸杞的地理分布,学习枸杞生长所需的自然条件。之后,老师带着学生走进生活里的商场、超市了解枸杞制成的产品。文学上学习诗歌中以枸杞为意象的表达。美术课上绘制枸杞插画,制作枸杞手工艺品。


一粒枸杞串起一个世界,文学、历史、地理、艺术、科学等学科融入其中,相互辅助认知。黄莉说,当课题开发到一个阶段后,需要融入某个学科的知识时,相应的学科老师就会加入其中。“要弥补日常学科中的不足,我们的学科知识太零散了。”她坦言,很多人都是成年时才建立起对世界立体的认知,枸杞系列课程最大的好处便是把分散的学科知识融合起来,从小培养孩子的这种认知方式。


在重庆沙坪坝第一实验小学,老师让学生参与整个重庆小面的制作过程。在陕西西安的新知小学,老师带学生上城墙、测城墙、听城墙的故事,从一座城墙的变化历史还原一座古老帝国的记忆。浙江江山实验小学做的蜜蜂课题,将蜜蜂的组织结构、蜂巢的结构以及当地蜜蜂产业的管理模式引入课程,带学生制作走遍中国的赶花地图。 


这些都是万物启蒙的联盟校结合自己当地的特色开发的主题课程。钱锋分享结束后的中午,不少老师在万物启蒙课程的展区围住他询问不停。显然,老师们对这种融合的课程模式非常感兴趣。湖北的一位老师急切地问,宁夏的枸杞、陕西的城墙、重庆的小面,这些做完了之后呢?“太多了。”钱锋拿湖北举例,古词典籍信手拈来,先从身边熟知的物做起,再去开发很多中国人共有的东西。课程形式上,他建议,不能仅仅停留在纸上,该做调查实践的就做调查实践,该访问的就访问,该做文本就做文本,“小孩子学习的方式很灵活。”


钱锋在分享的最后还公布了万物启蒙的一个公益计划,协同联盟校共享城乡师资和课程,让农村山区学校也能享受全国各地优秀的万物启蒙和联盟校课程。协同公益机构,培育乡村教师,帮助并协同建筑本土化万物课程。因地制宜建设万物小学堂、万物小书房和万物小博物馆。这项计划将持续三年。 


我们并不强调知识的重要性,最关键的一点是能力和方法的运用,也就是孩子学会的是以物看待这个世界的方法和思维方式。”钱锋说。


打破边界



(图注:闫学分享中学校的一场活动现场图)


以物为始点开发融合性的课程是学校课程融合的表现形式之一。除此之外,对学校已有课程进行统整是更为普遍的融合形式。杭州新华实验小学、杭州建新小学校长闫学分享,学校提出的课程哲学便是,打破学科界限、统整课程资源的无边界教育。 


学校首先做的是减法。新华实验小学的课程体系分为基础性的国家课程和拓展性的校本课程。课程统整中减掉基础课程里的重复交叉内容,“我们达成了这样的共识,那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减法之上再做加法。学生的跨界学习增加,不同学科老师之间的协同教学增加。


闫学分享了几个课堂场景。一位数学老师用绘本《消失的爸爸》讲解数学的基本概念。在她的数学课上还可以发现音乐、手工制作的元素。如果用传统的眼光来看,很难判断这是一堂什么课。另一堂课上,一位语文老师与音乐老师一同登台讲《夏天的天空》。还有的课堂数学老师与语文老师一起教皮影戏。 


“我们非常倡导不同学科的跨界教学,倡导教师个性化的教学,学生的跨界学习。”闫学介绍,学校因此开设有大量的跨界课程。这些课程围绕爱丽丝绘本阅读形成一个课程群。绘本阅读课程以儿童生命成长为核心,一共研发了9种阅读主题,包括绘本阅读、心理治愈、智力开启等等。


爱丽丝绘本课程的实施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单列式的直接作为课程之一,另外一种便是与国家基础课程统整,进入语文、英语等课程中。学校的课程开发团队编写相应的绘本书本,制作绘本阅读微课。空间上,学校也专建有爱丽丝绘本馆,馆内绘本数量有16000册,多达11000种。绘本馆既是学生自由读书的空间,也是老师常来的地方。 


闫学坦称,统整初期也遇到很多难题,有些甚至感到是不可逾越的鸿沟,但是团队的解决思路就是得尺进尺,得寸进寸。“一开始我们没想到要做那么大的工程。我们开始是一个小部分的绘本阅读,然后慢慢地从一个点到一个面,从那一个面到整个课程体系的构建。”她更多觉得很多时候学校缺的不是理念,而是一点一滴的行动。


融合的顾虑



(图注:牟艾莉分享的立起来剧场的课程设计思路)


演讲结束后钱锋被围住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是,怎么保证万物启蒙的课程不脱离国家课程标准,普通学校、普通师资能不能做得起来?


无论是新开发融合性的课程,还是统整学校已有课程,坐在台下的两千多名校长老师们最疑惑的就是,以我们的条件,能做到吗?


对于与国家课程标准的融合,钱锋认为万物启蒙课程的核心是教会孩子的思维方式和学习方法,而非知识。当老师有这样的思考逻辑后,自己再看教材的方式就会改变。在他看来,开发这样的课程并不需要学校多有钱,也不需要学校有多高大上的楼房,它在哪里都可以生根,“现在我们全国的联盟校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重要的是你对教育的热情和追求,是真正为孩子设计课程。”


给出确定答案的还有立起来剧场联合创始人牟艾莉。立起来剧场是一个为小学提供美术艺术课程的研发机构,在12月8日的论坛上,牟艾莉分享了立起来剧场设计的整合与跨界课程。课程分为戏剧与建筑两部分。 


她介绍,立起来剧场最基础的一个项目是创意图画书。学生首先得到一个基本的线条模型,一个人形的轮廓。拿到这个模型后,可以画出自己的娃娃设计稿,每个学生设计的人物形象都不一样。经过引导发散,学生还可以画出动物的形象。当不局限于线条内部,不局限于人形扩展的概念,而是看向外部空间时,就又创造出更丰富的东西来。画完之后学生被引导进入故事与图像的连接,“这就是思维整合能力。”


台下老师们随着牟艾莉的发散,进入到了串起来的漫画故事、数字游戏书中,发出阵阵的惊叹。沉浸其中的老师们被这样的创意和思维课程所打动,但紧接着分享的结束,疑问也随之而来,普通公立校,师资与生源都一般的情况下能不能做这样的课程? 


她肯定地回答,能。她认为戏剧重要的是思维,不是场所,即便学校没有礼堂,没有剧场仍然可以开展这些课程。立起来剧场也考虑到大多数小学的师资里有设计思维的老师并不多,所以编写教材尽量容易操作,每一个活动的执行都有明确的指导卡片。互联网的教学视频作为辅助答疑。“这是我们的希望,每个学校的老师都可以通过这个课程成长起来,成为自己学科的课程设计师。”讲到此处时,牟艾莉有些哽咽,多地的学生在使用这套课程中所表现出的令人惊诧的创造力和想象力让她坚信,这是学生需要且能够真正在普通学校开展起来的课程。


不得不承认对于绝大多数普通校来说,升学仍然是唯一的目标导向,这些课程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有助于提升学生的应试能力也是校长老师们考虑的问题。这不是听一场论坛,几个分享就可以打消的顾虑,也不是轻易就能转变的理念。


但就像台下江苏的一位县城中学校长所说,这是未来的趋势和方向,最新的东西就在这儿,不变就要被淘汰。



本文作者:宁宁
芥末堆 编辑
对探索有趣、好玩的学习有浓厚兴趣


作者:芥末堆-宁宁

© jiemodui.com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