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周日头条:头号“红通”贪官杨秀珠怎么想通要回国了(内附温州话版越洋电话)?

文毅有话说 2018-12-07 14:26:54

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本文标题下面的蓝色字体“文毅有话说”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杨秀珠改主意了。中国“红色通缉令”头号嫌犯杨秀珠的“庇护”案出现重大转折:外逃12年、现被移送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德州休斯敦移民监狱的杨秀珠当地时间20日正式确认自动放弃自己在美国的“庇护”申请,回到中国寻求更好医疗条件,也就自己真实情况向中国方面做说明。代表她的柯自明律师楼21日透露,如果该案撤销进展顺利,预计杨秀珠最快能于8月离美。


昨天,周六一早,笔者手机里的多个新闻客户端推送了同一条消息,消息的主角是杨秀珠——她也是中国“红色通缉令”头号嫌犯。

外逃12年后,她终于主动决定回来了。


主动放弃庇护申请最快8月离美


客户端推送的消息有来自中新网、也有来自其他媒体。中新网援引美国世界日报的消息称:外逃12年、现被移送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德州休斯敦移民监狱的杨秀珠当地时间20日正式确认自动放弃自己在美国的“庇护”申请。她的代理律师柯自明21日透露,如果该案撤销进展顺利,预计杨秀珠最快能于8月离美。

笔者查阅得知确有该消息。世界日报创立于1976年,已发展为北美地区最大的中文报纸,同时也是美国少数几家发行全国的日报之一。


杨秀珠

杨秀珠的这个决定,被形容为“重大转折”。去年9月底,接受世界日报采访时,杨还表示坚决不回国。

2016年1月15日,在首次就纪委全会召开的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上,中纪委官员曾公开喊话杨秀珠。

当日的发布会后,政知君的同事追问程慕阳和杨秀珠两个外逃贪官的案件进展。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局长刘建超表示,目前正在跟美国和加拿大进一步沟通。希望两人能认清形势,归案是早晚的,早回来就早享受到宽大政策,晚回来惩罚就会更加严厉,回来后会依法根据他们的犯罪事实进行制裁。


习奥会时习近平曾第一个点名遣返


杨秀珠因位列首位被称作“红通”头号嫌犯,外界对她的关注度也远超一般。

去年4月22日,中央纪委官网曾公布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中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人员名单。

经梳理统计100人名单,除了西藏、青海、宁夏、新疆、陕西、贵州、甘肃等7省份外,其余内地省份均有外逃人员。其中,外逃人员最多的为广东,15人;其次为浙江,8人;北京、河北、江苏各以7人并列第三。


外逃人员地点分布

1947年出生的杨秀珠,来自浙江。她曾任温州市长助理、温州市副市长,于2003年4月外逃。据温州市纪委2004年的通报,杨秀珠已被查清的涉案金额为2.532亿元。已追回金额4240多万元,冻结7000多万元的资金或房产。已立案查处的涉案人员中,厅级官员2人,处级以上官员11人,科级官员7人,被调查取证的有100多人,并牵涉相关经济案件12起。

百人名单公布后,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透露,此前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与奥巴马进行会晤时,特别强调了遣返外逃人员,并且第一个点名杨秀珠。李永忠称,“所以红色通缉令发出,杨秀珠很可能第一个被遣返回国,这对更多外逃贪官将产生震慑作用。”

杨秀珠是谁?从拆房起家的女人




从经营馒头、包子、馄饨开始,初中文化的杨秀珠,最终以官至厅级、涉案2.5亿元、潜逃12年成为传奇,且过去多年,从未真正淡出公众视野。


原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最新的头衔,则是“红色通缉令百人名单第一人”——在2015年上半年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公布的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的红色通缉令中,名单首位即杨秀珠。


918日,杨秀珠的弟弟、同是“百名红通人员”的杨进军,被从美国强制遣返回中国,这让公众对杨秀珠本人的未来再生猜想。


现年70岁的杨秀珠是地地道道的温州人,从早年的食品店营业员到副市长,再到省建设厅副厅长,继而遁逃海外,这个前女性高官是这座城市里最为知名的“传奇人物”,尽管声名狼藉,但关于她的谈资仍纷纷扰扰,持续至今。

    

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温州市政府的一位官员说,杨秀珠当副市长的时候,当年的恶劣脾气不改,能够坐在桌子上对她的“马仔”破口大骂,有时就因为开会迟到的小事。这位官员说,他亲耳听见的时候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比如杨秀珠骂她提拔起来的规划局长,“短命鬼,老娘到了你还敢迟到”。

    

另一方面,她又简直就是大姐大:凡是她亲近的下属碰到问题,无论是子女上学、亲友就业,还是在温州越来越关键的住房问题,她全部都能帮助解决。旁人看来难办的住房问题,她却犹如小事一桩,随便找开发商批个条子,就是几万元的优惠,所以,在温州盛传杨对其“马仔”的好。她的“马仔”,按照她的精心策划,几乎散布于城建的各个部门。

    

在繁华街道的十字路口,温州的“杨秀珠民间网站”的一个制作者告诉记者,某幢楼之所以没拆掉,就是因为楼的主人给杨所管辖的规划局送了好处,不拆意味着继续在升值的地面上盘踞,将带来更大的收入。当年,拆和不拆全部是杨的一句话。

   

杨最早广为人知的发迹起源于她在温州旧房改造中的角色,上世纪80年代后期,她在规划局长位置上兼任温州旧房改造指挥部的负责人。温州的旧房改造与全国其他的地方不同,因为缺乏政府投入,多年来温州的一切公共建设均由民间资金解决,像温州机场、温州各乡镇之间的高速公路等等。

   

没有政府投入的旧房改造,基本上全靠民间资金来解决,拆与不拆,给她留下了很大的利益空间。这样一个在民间话语和官方现场都极其泼辣的女人打开了局面,杨确实威风凛凛,旧城的地块不断在拆迁中,不断地在出售中。“她会爬上房顶去拆房。”面对温州那些强硬的居民,杨做得更加强硬。“她穿着汗衫,不戴胸罩,破口大骂,那些居民都被这样的领导吓坏了。”在拆迁中,杨不讳言自己的权力,她本来是县前街道上饮食店的服务员,当年欺负她的领导就曾被她大骂:“老娘现在有权力来欺负你。”

    

拆迁最直接的动因是温州的土地紧缺,土地紧缺造成一方面土地升值,另一面却是没地安置动迁居民,居民要求回迁,但是,杨没有考虑这样的后果。目前,温州最广为流传的说法是,杨拆迁造成的后患无穷。她当时欠下的动迁费用到现在还没有付清,而且,动迁费用在逐年增加,“到现在已经欠了六七亿了”。市政府一位知情人说。


曾往市委书记脸上扔纸巾 送礼用车拉



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杨秀珠这个温州女子保持了她的底层特色,就是没拿官场规则当回事。曾经和她一桌吃饭的马津龙亲眼看见她团起餐巾纸往市委书记脸上扔,“仅仅是一言不合”。习惯官场表面文章的人可能会受不了,“尤其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书记长书记短地唱赞歌的时候”。

    

还有一次更重要的场合,杨秀珠也是如此表现,那是她选举副市长被多数人大代表反对的场合,当时的市委书记还在努力为她拉票,沉着脸的她当众大声斥责书记:“棺材都抬到桥头了,还说什么说。”

    

与一般人在官场上的小心谨慎不同,她的很多行为甚至可以说是官场大忌:温州电视台的记者们都记得,杨爱出风头,在看见摄像机对准自己后,她会推开旁边的市委书记,抢在一众人前;她在当副市长期间,还出钱请某制作班底来拍摄一部反映她改革成绩的电视剧,名字叫《丰碑》,在温州大放特放。

   

“那时候,我倒不觉得她多爱钱,因为在温州,反对她的人太多了,一般人在那样的环境下都会小心谨慎,多少双眼睛盯在那里。我就是觉得她爱权,爱出风头。”对改革关心的马津龙实际上并不关心杨,但是觉得她作为官场上的特例比较有趣,因为她颇有打破一切表面化文章的气势。

   

在民间流传的故事中,杨讨好上级的故事始终带着几分乡土风味,并不是多么出奇制胜的法宝:上面有人下来,她会立刻在温州的华侨饭店布置一间房间,里面挂满各种名牌服饰,让领导和领导夫人去挑选衣服。杨在小汽车里面装了冰箱,凡是进省就给省干部带名贵海鲜。她当了省建设厅厅长之后,并没有停止送礼的步伐,“每次回温州,都是一卡车一卡车地往省城带礼物”。杨的这种表现在温州当时被视为正常。



为何出逃:昔日“牌友”频频“东窗事发”



2003420日,星期天,杭州。一大早,杨秀珠声称老母亲病了,要回一趟温州,并交代下属“这几天没事不要打我手机”。当天下午,一辆浙C04488牌照的全新丰田轿车丢弃在上海浦东机场。


421日,一名温州华侨在纽约街头看到杨秀珠。第二周,经有关部门调查核实,杨秀珠确实携同女儿、女婿、外孙在上海离境,前往新加坡。在杨离开杭州20多天以后,浙江省纪委于513日作出立案调查决定。


据《山西晚报》报道,杨秀珠自动出局的直接原因是其昔日“牌友”频频“东窗事发”,其弟杨光荣受贿案被温州鹿城区检察院死死盯住,案情朝着她不愿看到的方向发展。之前三份由多名老干部和温州市部分人大代表签名的检举材料,分别上呈中纪委和浙江省领导,内容毫不隐讳直入主题,“杨秀珠的问题关乎民愤,她是温州最大的巨贪”。


弟弟杨进军是美国首个遣返的红通人员


杨秀珠此前表示坚决不回国的节点,正是她弟弟杨进军被强制遣返回国不久。杨进军被遣返创造了一个首次——美国首次向中国遣返公开曝光的“百名红通人员”。

2015年9月18日上午,刚刚履新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刘建超出现在福州长乐机场等待一辆包机。包机上的人,是红通令榜上有名的杨进军,一位潜逃美国14年的贪污贿赂犯罪嫌疑人。14年后,终于被美国被强制遣返回国。

有意思的是,这次遣返距离习近平出访美国仅仅4天时间。


“红通令”显示,杨进军原是温州明和集团公司法人代表兼总经理。官方披露的信息显示,杨进军,浙江温州人,1958年出生,涉嫌贪污贿赂犯罪,2001年逃往美国。

中国“红色通缉令”百人名单中有8人来自浙江,其中跟温州有关的3人,分别为温州市原副市长杨秀珠、浙江省温州市委原常委、鹿城区原区委书记杨湘洪以及被遣返回国的杨进军。杨进军出逃最早,杨秀珠和杨湘洪于2003、2007年先后出逃。其中,杨进军和杨秀珠逃往目的地均为美国,两人还是姐弟。

央视曾有披露。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处长胡根明曾接受央视《法治在线》采访透露,1996年底,杨秀珠当时作为温州市副市长,因为弟弟经商亏本了,召集了规划局副局长,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经理高云光,以及会计金建林和林素华。央视画外音称,这个弟弟就是杨进军。

有媒体此前辗转联系上杨进军的一位战友,也验证了两人的姐弟关系。战友说杨进军就是杨建军,是杨秀珠的弟弟,二人曾经一起打麻将喝酒。


杨秀珠庇护申请案开庭时间不断延期


中央纪委发布百名红通人员名单后不久,2015年5月28日,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向政知君的同事证实,浙江外逃女贪官杨秀珠已在美国被拘。

政知君的同事提供国际刑警组织网站上红色通缉令名单中杨秀珠资料和照片向Lou Martinez核实,Lou Martinez表示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羁押的杨秀珠与红色通缉令名单中的杨系同一人。 Lou Martinez随后在邮件中回复确认,杨秀珠目前正处于美国羁押之下,其因“违反免签证计划的条款”正在等待被遣返回中国。作为外国的通缉犯,杨秀珠是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执法的重点。


受审时的杨秀珠

随后的6月,杨秀珠现身美国纽约移民法庭,提出政治庇护申请。庭上的杨秀珠身穿橙黄色囚服,一头剪得非常短的花白头发,面部略显浮肿。不过法官当日并未作出决定,需要继续开庭听证。

3个月后,杨进军被遣返,坊间猜测这是杨秀珠被遣返的前兆。但当时的杨秀珠通过媒体表态,坚决不回国。2015年10月5日,杨秀珠再次现身美国纽约移民法庭,当日庭审内容包括杨秀珠申请政治庇护和反酷刑保护,但法官都没有做出裁决。

此后,杨秀珠的“庇护”申请案一直被延期。杨秀珠的代理律师柯自明告诉世界日报,去年10月最后一次开庭审理之后,再开庭的日期从11月推到今年1月、再到5月、再到10月,八个月法庭都还无法判决,因此杨秀珠自己单方面做出了放弃“庇护”申请的决定。


放弃庇护后每天三四个电话问归期


杨秀珠的庇护申请案判决遥遥无期,此前就有预见。

新华社曾援引专家声音指出:纽约移民法院是全美最忙的,在移民多的洛杉矶,移民案件一般会拖到6个月到1年之久,长的甚至会拖到2年。因而,除非杨秀珠和法庭双方达成协议,不然这个案子很可能要拖到1年以上。

但杨秀珠已经拖不起了。出逃12年之后的她,已经70岁了。她的律师说:70岁的她健康每况愈下,而其美国的在押监狱已经无法她的医疗需求,再加上案件审理一拖再拖,她的身体等不起。

据称,早前杨秀珠一直被关押在ICE设于新州哈德逊郡惩教所内的移民拘押所,极力争取更好的医疗条件、甚至保外就医,但都未果。今年7月初,在求助社工团体并欲状告该监狱后,监狱于7月初突然把杨秀珠转到了休斯敦的移民监狱。但条件并没有变好,甚至鞋坏了想要换双新鞋,监狱都以没有小号码鞋为由不能满足。最终是律师会面时带给她一双新鞋。

律师已提交取消“庇护”申请的相关文件,目前有待移民法庭批准,这通常需要一至四周。柯自明称,如果进展顺利,杨秀珠下月即可订机票回到中国。

“她这几天平均每天给我打三、四个电话,反复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延伸阅读:网友撰写的与杨奶奶的部分越洋电话(温州话版,纯属娱乐)


XX与旧金山杨秀珠的越洋通话


XX:杨市长,你顺利伐?

杨:夹灰叫我爸市长,头毛儿。还算顺利。
XX
:温州闹翻天,讲你逃黄。

杨:倒你妈,我爸不走坐牢监?网里我爸卧看灵清。
XX
:没事情吧?
杨:夹夹?老太我啊爸不怕,尼人亿我得?
XX
:全国媒体登裂黄,讲你比成克杰还厉害。
杨:死他娜拉,蒙讲,我爸矿他怎么比?图名堂。
XX
:你怎能宿美国哈人看着?太大意。
杨:头毛儿你不晓得,我啊爸新到不适应,大街只当五马街走,纳多人识我。
XX
:下天留心。
杨:不用你讲。
XX
:夹排尼阵?
杨:夹?夹我大。共产党我啊爸最灵清,没人管闲事,刨来自大。
XX
:我替你搭一肚心架。
杨:放你妈一百个心。
XX
:留心好。
杨:愁死,愁死你头毛现在没出息。讲牢,你替我打听,我啊弟麻烦不麻烦?用点钞票没关系。
XX
:晓得罢。
杨:记牢坚。
XX
:你啊弟运道毛。早里着逃。
杨:头毛儿你晓不得,共产党也不是吃素的,不留心你就死道。我爸算最灵清。
XX
:有里人讲你毛!
杨:我爸都灵清,是马*龙?个儿书呆,钞票赚不来。
XX
:马*龙没多讲。
杨:你讲显钦?个老老?脑踏。共产党钞票不赚是呆头。
XX
:马津龙讲你强横,坐钱市长桌上。
杨:分君?你正好讲分君,他倒那七老,胆比逼还小,没事情干出。
XX
:接落你搞啊倪?
杨:我啊爸嘻斤西,等熟悉美国社会,我啊爸竞选州长。
XX
:声音不灵清,下天再讲。
杨:下天联系,替我啊第事干留心。
XX
:黄着。
杨:拜拜。

XX与北美杨秀珠的第二次越洋电话

北京时间:2003/7/6 23:15~23:50    

美国东部时间:7/6 10:15~10:50
XX:杨...厅*长,你好。
杨:捣你那贼娘,我阿爸能格哈该“双开”黄吧,还叫阿尼逼该厅*长,脑塌还少。
XX
:叫惯黄白,一下子改勿黄。
杨:以后叫我大斋算吧,最近温州嘿墨有阿泥消息啊?
XX
:高云、压西、素云他们六个被捕起黄吧。
杨:我晓得白,他们迟早会被捕起的,我也没办法,我自会逃出也是菩萨保佑了。
XX
:省里已经批准逮*捕你了。
杨:哈逼三,该是钟起哈老百姓看的,我宿这里阿泥人走来捕啊?
XX
:前几天看网络,听讲有几个记者在纽约在调*查你的事情,你要小心啊。
杨:他们查不出名堂的,放心。
XX
:那你在纽约的地产......
杨:放屁,我有阿呢钞票买美国的屋堂啊,灰听他们蒙讲。
XX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杨:我阿弟的事干有进展阿勿啊?
XX
:最近上头风声很紧,特别是高云他几个捕底后,根本没有人敢提这件事。
杨:钞票当用就用,这些当官的都这样,我走的时候不是风声也很紧的吗?
XX
:只怕案子现在可能已经转移了,你走美*国影响太大了。
杨:我阿爸不早来走影响还要大了。
XX
:前几天张主任来温州了。
杨:哦?你放心,他不会有问题的。
XX
:我听传说,纪委找老张谈话的时候,老张讲:我和杨秀珠只有肉体关系,没有别的关系。
杨:哈哈哈,捣你那拉得,老张讲功真番。
XX
:前遍有篇文章讲你老的老公还是比较同情你的。
杨:我没有让他吃亏,他当然不会讲我坏话了。
XX
:还有人讲你在检察院的阿弟的事干是你排的。
杨:哩头毛该儿讲话只那蒙讲。
XX
:蛮多人讲你洗脚的事干。
杨:这么长久白还有人提起啊。显钦和津龙现在还有讲阿泥?
XX
:上次我们打电话以后,这两个老老头就没胆再讲了。
杨:两个书呆,胆代逼还少。
XX
:宿美国还可以否?
杨:头毛该这几天宿这里不好过。
XX
:怎么讲?
杨:该绰约娜儿讲天天宿屋里不爽,肝经杰起,天天和我论。
XX
:哦。
杨:还讲叫我早点安排外孙儿走出读书。
XX
:排落白否?
杨:未那,都是那几个记者东调查西调查,等风头过黄先再讲。
XX
:你兄弟阿妹都好否?
杨:人心隔肚皮,刚来还对我很好,这段时间有些不爽起白。
XX
:哦。
杨:我想白,我迟早要离开纽约,一家人住一堂儿住不爽。
XX
:格想走哪里呢?
杨:想一个人搬到旧金山住。
XX
:娜儿呢?
杨:随她,唉,不是亲生的就不是亲生的,没办法。
XX
:不要叹气。
杨:没办法,钞票多起一个一个都眼红起。
XX
:不会的。
杨:前天有个在美国的朋友打电话来,叫我一起来温州参加阿泥世界温州人大会,你讲我走不走。
XX
:你胆真大,现在阿有胆走来啊。
杨:我阿泥没胆啊?我最后还要走来的,叶落归根嘛。
XX
:你走来你自倒不要紧,别人可能要跳楼自杀了。
杨:没有这么严重,你还代别人矿拉愁,天义这么多钞票不是照样不讲没关系啊?
XX
:对了,他们讲你和王天义称兄道弟。
杨:哩狗生的儿哈悲讲,天义矿我不搭界的,他天天走山上,老娘客一大班,我怎么能和他称兄道弟呢?
XX
:那倒也是,他比你少一辈的。
杨:他还未毙黄否?
XX
:还未。
杨:该美国国庆节闹热兮啊。
XX
:你有走出嬉啊?
杨:没有,我只是看窗门外看看,看电视看看,美国人生活条件和中国差不兮。
XX
:几能格把我也带出那。
杨:你先代我阿弟钟出先,他被捕起太吃亏。
XX
:我尽量想想办法。
杨:时间不早,你也早点休息。
XX
:好,下遍再讲。
杨:再会。

XX与北美杨秀珠第三次越洋电话
XX:达纸,斤来恶好否?
杨:好啊,斤来我阿爸吃底,睡安,嬉爽,切快兮。
XX
:有走出嬉啊?
杨:当然呢,前斤来我宿拉做黄三遍整容手术,头毛该钟黄我自啊认不出黄。
XX
:哦?
杨:我代头发扬起,钟双隐形眼镜带起,面皮面拉过,抱眼刺矿克林顿老安相朝兮。
XX
:希拉里?
杨:是兮,嘿个希拉里清能有走唐人街嬉该,我阿妹阿识该。
XX
:能格,能好兮奈。
杨:我想搭她橹上参加民主党,过斤来竞选议员。
XX
:美国好好来,虎会有人管闲事。
杨:个礼拜我走出打网球,荡街,断个能认着,等绿卡办好,我阿爸扬可以出山白。
XX
:网里有人讲你哈该捕起......
杨:哈逼三能哈起,哩短命儿只想我捕牢,我阿爸吃素该啊,脑虎矿里底。
XX
:近来杂志上清能有你的报道。
杨:恶是纽堂写起?
XX
:有个北京的三联生活周刊,有个杭州的南风窗矿温州的温州生活杂志。
杨:哩贼该儿恶只那能讲呢?
XX
:讲你矿别人团起代猪头赶克黄。
杨:摸堂讲,格爱我虎得面就哈来起凑凑,记者烂良心。
XX
:嘿个叫王孔瑞的还讲你宿杭州湖滨公园现场直播哈派出所里捕起。
杨:该头毛儿着儿生里会冇团驴孔该,哈起啊虎相强。
XX
:显钦讲自手头证据多兮。
杨:他有阿泥屄该证据,就讲证据再多矿我押断关系。
XX
:还有个能有个阿泥正宗网站钟起,看着白阿未。
杨:看着白,我押清能有走个网来看看,头毛该儿资料收起还多尽。
XX
:上梅还有你该讲话稿。
杨:着哈我稿费新对,哩短命儿只那专门代拍虎好该照相背出,好该照相多兮嘛。
XX
:网里讲你走出能光景手机一直开拉不接。
杨:我名字叫秀机,手机我着一直着带身边该,我着“关机”虎变做我哈该关起白,能啊休得。
XX
:哦,里还有名堂该。
杨:我每年正月初一走佛殿里算里恶准兮准该。
XX
:恶宿纽个佛殿里算命?
杨:大若岩,每年初一我恶顿牢。
XX
:你阿弟该事干网里你阿看着白,我阿一下子冇办法。
杨:头毛该儿你押矿我阿打雷公啊,少代我阿爸矿拉番,你着有胆代我漏一句,你自有数道。
XX
:晓得,晓得,逗斋你灰急......
杨:你叫我只那能虎急黄?能长久白一哩儿音信押冇,你就是虎当起事干嘛。
XX
:哈我尽力白麻,真那,哈句狗生道。
杨:算算算,矿你讲虎领清,就能先那。
XX
:黄着,再见。
杨:(啪,摔话机声,嘟...嘟...嘟...)

XX与杨奶奶的第四次通话

XX:达纸,你好。
杨:是你啊,样打来白?
XX
:今天是你出国一百天,打个电话哈你庆祝庆祝。
杨:虎用代我钟起假死假呆,别人早早摆酒请我吃黄白。
XX
:哦,闹热阿虎呢?
杨:闹热兮,一个一个端起爱矿我奶碰碰,我争哩天哈他钟醉黄。格还有哩晕晕动。
XX
:宿拉好否。
杨:好啊,嬉算嬉爽兮,捣那就是断事干,钟来钟去就两手戏,钟累黄。
XX
:绿卡办只那能光景白?
杨:手续算钟齐白,签拉落就钟好道白,虎得快兮那,我阿爸代名字改黄,有里手续着重新补,捣那哈该塌黄三个月天。
XX
:格叫阿泥名字呢?
杨:格,格我阿爸叫杨贵妃。
XX
:该名字好,该名字好。
杨:佛殿里算黄白,讲我是贵妃该命,值钱兮。
XX
:有本《财经》杂志有篇文章写起长兮长。
杨:网里我阿刺着白麻,哈逼三能哈起,灰听来短命儿摸堂讲。
XX
:晓得白。还好,该本杂志温州冇卖。
杨:阿西他来六个哈该叫底黄格走出白阿未呢?
XX
:听讲是拉取保,休得钟黄白阿未。
杨:查勿出名堂该那,代他那抬起钟鱼K,叫他们有本事走美国矿我钟钟起。
XX
:灰噢,你能格好兮白,留心来就是。听讲分君阿走深圳打工黄白。
杨:分君打工啊冇人爱,侬华侬华,老娘客相,钞票赚不来。
XX
:听讲也有三十万一年啊。
杨:哈逼能哈起,钟起自强大兮能,钞票背牢手阿会抖抖动该,还三十万,刺他三万有阿冇刺。
XX
:能押讲勿出该,官阿灰该当走去打工,总勿毛兮呢。
杨:随他,他着会赚来只旁世。有走去张张我阿妈否?
XX
:前个礼拜走拉过白,恶好,你阿妈叫我矿你讲你自留心来。
杨:你矿我阿妈讲,我宿来好兮,讲勿出下半年我排阵起结婚白。
XX
:真啊?
杨:真啊还讲笑啊,有个民主党的议员两天矿我阿爸打网球打熟起,清能走来嬉,关系好兮阿。
XX
:嘿真好,订婚记牢糖儿送来啊。
杨:晓得。时间差不兮白,我着走出吃饭白。
XX
:好,再会。
杨:培培。

和杨奶奶的第六次越洋电话通话

北京时间:2003年12月25日晚上19:00

 

XX:贵妃斋,你好。

杨:啊?你好,“买里快里死毛死”!

XX:你是拉讲阿泥啊?

杨:阿爸两天是拉学英文,郭儿该句是“圣诞快乐”该意思,你全七,恁啊听弗懂。

XX:恁呷,豆斋真钟好,真钟好。

杨:走哩八个月天,白实吾阿爸基础好,格,阿爸一般该英语恶会听懂白。

XX:是阿,是阿,豆斋起码伙阿是研究生毕业,程度就代别人高豆兮。杨:捣你那拉底只晓得拍马屁,吾阿爸就是恁硬拍哈你里拍哩黄。

XX:前经里温州报纸阿登你该新闻白。

杨:恶只那讲阿?

XX:讲你....讲你房产税冇缴哈法院里叫底....

杨:哈逼三恁哈起,吾阿爸当官恁时节两袖清风,走美国恁时节两手空空,宿纽堂钟来钞票走克买屋堂啊?

XX:冇关系伐?

杨:你个脑只那恁格还死执执牢,吾阿爸是清官,着有贪一分番钿狗生道。

XX:哈吾押是关心你嘛。

杨:是那,吾宿哩你放心,宿哩好过兮,前个星期还走拉“拉斯肥格丝”赌城嬉一趟,还宿旁梅滑雪白,嬉爽兮。

XX:嘿好嘿好。

杨:虎得想阵排起结婚该,后节三想想还是独自人几哩嬉爽,当个“钻石王老五”。

X:讲对,黄着兮。

杨:温州有阿泥新闻啊?

XX:老高哈该捕起黄白。

杨:纽个老高啊?

XX:高金熙那....

杨:个头毛该儿吾阿爸早早矿他讲白着留心里着留心里。

XX:听讲只讲出200万那。

杨:该儿当兵当过白该那,叫拉底哈他发一发就发出全道,泥头台。

XX:恁格一个一个恶起惊起发,过年边儿,只愁哈该叫底黄。

杨:定兮那,做戏该啊弗愁你看戏该宿拉愁个逼啊。

XX:虎是那,歇恁格钟一个歇恁格钟一个,接落淋着阿泥能也休得。

杨:恶着看你恁钟还是早哩走该死死黄道。

XX:还是你好那,宿美国独自爽。

杨:你哩头毛该烂良心,虎代我阿弟保出,接落恶会报应着。

XX:灰那,过年边白,灰代别人矿拉蔡.杨:好那,讲起哩就着哈吾急,弗讲弗讲弗讲!

XX:前遍叫别人带哈你该末事收到白伐?

杨:带到白,吾阿爸已经向美国商标局申请注册“奶碰碰”商标,准备开两个“奶碰碰馒头连锁店”,生意一定好兮好。

XX:哦?

杨:手续背近快批落白,准备正月开业。

XX:嘿真好,祝你新年生意兴隆啊。

杨:好啊,“哈屁纽约”!

XX:喝屁纽约!

杨:倍倍。

XX:再见。



     

来源:政知圈、观海解局、中新网等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可看精彩文章:突发!财政部长今天说义无反顾推房产税!一旦实施你的房子会怎样?


微信用户如何查阅及分享

点击右上角发送给朋友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或腾讯微博

点击右上角复制链接,可发送到电脑上查看


如何订阅文毅有话说微信


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文毅有话说

添加朋友搜号码:zgzjwzhwy802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共账号添加关注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