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一位外地朋友吃过武汉地道小吃后,大赞:“武汉美食甲天下”

每日武汉 2020-03-25 12:16:37

一部《舌尖上的中国》的纪录片火遍全国,其中纪录片中用相当大的篇幅介绍了湖北的美食,如莲藕排骨汤,如鱼头火锅、如油炸臭豆腐等等。其实湖北武汉的美食绝非这么一点点。单就早点(武汉人叫过早)就有几十个品种,能够叫出名字的就有:热干面、三鲜豆皮、牛杂面、欢喜坨、糯米鸡、米粑粑、糊汤粉、糊米酒、蛋酒、清酒、什锦豆腐脑、烧梅、发糕、糯米包油条、油墩、面窝、酥饺、炒粉等等几十个,还有一些说不上名字的早点,多的不胜枚举。武汉这个城市是一座市井气氛很浓的城市。自古就有“广东人讲吃,上海人讲穿,又吃又穿数武汉”之说。武汉的美食在于南北皆宜,口味大众,物美价廉,两三元一分,五元钱能吃饱,而且可选的品种几十个,就凭这一点,估计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这样的城市了。

武汉是华中地区最大的都市,中国第一大河长江及其最长支流汉江横贯市区,正好将武汉一分为三,形成了武昌、汉口、汉阳“三镇鼎立”的格局,因此武汉自古又被称作“江城”。不过武汉虽然坐拥水的基因,却毫不客气地跻身中国“火炉城市”之列,常常因为夏季太热遭人诟病。但是到过武汉的外地人,生活一段时间后,你就会爱上它,离开一段时间后,你就会怀念它,问过许多到过武汉后的外地人,最怀念武汉什么?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会说怀念“武汉味道”——它的特色美食。

武汉有着九省通衢的地理优势,东南西北的各种风味饮食在此汇聚,经过精明能干的湖北人改良后,变成了具有“武汉味道”的特色美食。在这个生活气息极浓,被称之为“东方芝加哥”的城市,需要慢慢品味。早晨,各种“过早”的摊点唤醒了大街小巷,市民们走出家门,就近找个小摊儿,面窝、豆皮、热干面、米粑、糊米酒……可以选择的太多了,数不胜数。他们或站或坐,或者边走边吃,甚至在拥挤摇晃的公交车上,也能从容地吃完一碗满当当的香辣牛杂面,而这种景象在其他城市绝无仅有。

“过早户部巷,宵夜吉庆街”,武汉人素有此说。过早是湖北特有的习俗,即在外吃早餐,户部巷是明清时期的古巷,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户部巷的早点摊群逐渐聚集,遍布小巷,早点品种多达七十多种。要说武汉过早最多最全的地方,还得数武昌的户部巷。前段时间,一位北方的好友,来武汉出差,顺道来看望我,我打算请他到大酒店尝尝鄂菜,可他点名要我带他到户部巷过早,他说没来武汉之前,就听说武汉的过早十分出名。于是,我们从汉口这边花一元五角钱搭乘轮渡,过江去寻访著名的小吃街户部巷。上岸后,行不多远,户部巷就展现在眼前,热热闹闹,好似汽锅上的一只蒸笼。

古香古色的巷子里,店铺林立,美食云集,荤的素的米的面的红的白的香的臭的,林林总总,蔚为壮观。我热切找寻的,是一种叫“面窝”的点心。以前,我上学的时候食堂时有供应,每次买来,在享受“外酥内软窝中脆”时,总为它中间的薄洞是怎么形成的深感迷惑。  面窝的形状与大小很像面包圈,四周肥厚而中间薄得成了洞,因为整体呈凹状,据说本名为“面凹”,叫着叫着就成了“面窝”。它的起源已不可考,传说是光绪年间,由汉口集家咀卖烧饼的昌智仁师傅创新而成。面窝的原料,要选上好的粳米、黄豆磨浆,再掺进去切碎的葱花、细盐,油炸而成。吃起来,肥厚处柔软香糯,薄洞处酥脆味美。

在户部巷里,我们毫不费劲地找到了面窝摊儿,当我看到摊主操在手里的铁勺时,面窝薄洞形成的“谜团”迎刃而解。铁勺直径5寸,四周凹陷,中间凸出,米浆入勺后,用木片在中间一刮,勺入油锅,一会儿工夫,一个黄灿灿的圆圈圈就浮出油面——原来如此!刚出锅的面窝更是松软香脆,我和朋友每人吃了三个还没有觉得过瘾。  武汉最负盛名的小吃当属热干面,热干面是武汉人“过早”中特别喜爱的大众化食品,它便宜实惠,花上两三元钱,就可以舒舒服服填饱肚子。

它与山西刀削面、两广伊府面、四川担担面、北方炸酱面并称我国“五大名面”。户部巷里“蔡林记”的热干面最火,店门口排着一长溜候座的食客。等待之中,我们考证了一下热干面的由来。据说,30年代初期,汉口长堤街有个名叫李包的人,在关帝庙一带卖凉粉和汤面。有一天,天很热,面没卖完,李包怕面发馊变质,就把剩下的面条煮熟捞起来摊在案板上,不小心碰到了麻油壶,油泼在了面条上,李包索性把麻油拌合在面条里,然后将面条扇凉。第二天早上,李包将拌了麻油的熟面条在开水里烫几下,滤去水,放在碗里,加上葱花等佐料后,立刻香气四溢,人们争相购买,吃得津津有味。有人问李包卖的是什么面,李包顺口说“热干面”。此后热干面便渐渐成为武汉人“过早”不可缺少的一种食品。

“蔡林记”热干面的做法与李包如出一辙,先把面条基本煮熟,捞出后排油摊凉,吃时在开水内滚烫几下,沥水后加入芝麻酱、虾米、青葱末、酱萝卜丁、小麻油和醋,吃起来不生硬,有嚼劲,口有余香,确实是一份独特的“武汉味道”。  初到武汉的北方人,总是说武汉的大米饭不如东北的大米好吃,望着又散又硬又干的米饭心中无限惆怅,十分怀念东北的大米,直到吃过“三鲜豆皮”后,才肯承认武汉也有好吃的米饭。豆皮是一种湖北武汉的著名民间小吃,多做为早餐,一般在街头巷尾各早餐摊位供应。中午或晚上在一些特殊的餐厅或老字号饭店也有提供。到户部巷,不吃三鲜豆皮等于白来。

尝过热干面后,嘴角的芝麻酱还未擦干净,我和朋友在一个摊位前站定,看师傅一手操动单耳大铁锅,一手将浆水淋入锅内,摊出一个大而薄的圆饼,打上鸡蛋,滴些菜油,涂抹均匀,翻个面儿接着烙。待底面金黄时,往整张饼上均匀地撒放糯米饭和肉、菇、笋的靡粒及葱花,用锅铲压平压实,然后以瓷盘为刀,切出几大块,逐块翻过来,使金黄的油皮朝上,再切成小块就OK了。师傅说,传统的做法是把整张翻过来,直接切小块,那是比较难的了。  我的朋友吃过“三鲜豆皮”后大呼:“好吃,此乃天下绝美之食物也,绝对称得上武汉特色美食的扛鼎之作!”而我,这个地道的武汉人却暗自好笑:“这就算好吃啊,你还没有吃到最正宗的呢!”  说起武汉最正宗的三鲜豆皮当属位于武汉市中山大道的“老通城”,其制作的豆皮在武汉市市民中有很好的口碑。

“老通城”是坐落在汉口中山大道大智路口一家大型酒楼的名字,以经营著名小吃三鲜豆皮驰名,有“豆皮大王”之称。若到武汉而不去“老通城”,就难算得是品尝过“汉味”美食。“老通城”之所以有名,一则为有独特的名吃“三鲜豆皮”;二则因是“老字号”:70年沧桑;三则改革之最:全省餐饮业首家股份公司;四则布局巧妙:文化色彩浓郁。“老通城”几乎成为外地宾客对武汉市的别称了。历史与名人曾是“老通城”的骄傲。1958年,毛泽东两次亲临“老通城”,在品尝了“三鲜豆皮”后说:“豆皮是湖北的风味,要保持下去”,“你们为湖北创造了名小吃,人民感谢你们。”接着光临过“老通城”的名人还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董必武、李先念及外国元首金日成、西哈努克……

豆皮制作过程中要求“皮薄、浆清、火功正”,这样煎出的豆皮外脆内软、油而不腻。三鲜豆皮是以馅中有鲜肉、鲜蛋、鲜虾而得名。“老通城”饭馆的三鲜豆皮更是远近闻名,这里的三鲜豆皮不仅馅中有肉、蛋、虾仁,还有猪心、猪肚、冬菇、玉兰片、叉烧肉等,制馅讲究,煎制精细,煎好后油光闪亮,色黄味香。   这种“三鲜豆皮”,它绝对不逊色于“汉堡包”和“披萨饼”。豆皮的“豆”必须是脱壳绿豆;豆皮的“皮”必须是精制米浆;豆皮的馅,必须是湘产糯米;豆皮的三鲜必须是鲜肉、鲜蛋、鲜虾。也有一种说法是必须有鲜肉、鲜菇和鲜笋;豆皮的形,必须是方而薄;豆皮的色,必须是金而黄;豆皮的味,必须是香而醉。可见,“三鲜豆皮”味道之美,名气之大,国内只武汉独有。因此,到武汉后不吃武汉正宗的“三鲜豆皮”将是人生一大遗憾。

都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而武汉作为湖北省的省会城市,更是聪慧湖北佬的不二代表。武汉的美食之所以全国闻名,我感觉这与精明能干的湖北人善于发明创造有关,比如豆腐脑这个全国都有的小吃,在南方很多地方简单地加点白糖做成甜的,在北方的山东等地则加酱油、香油、辣椒油、韭菜酱等做成咸的,不论甜或者咸的豆腐脑,只能满足当地大部分的口味,外地人很难习惯,而精明的武汉人将东西南北风味汇聚一起,创造出了独特的什锦豆腐脑。目前武汉街头早晚均有供应,因在豆腐脑里加上馓子、糯米、虾米、叉烧肉丁、榨菜丁、酱瓜丁、五香菜、芝麻、胡椒、葱花等配料、调料,称为什锦豆腐脑。吃起来脑嫩米滋、馓酥、菜脆,多味备尝,异常鲜美。我的这位北方朋友喝过独具特色的什锦豆腐脑后无不感叹“九头鸟”的智慧。

武汉小吃的名称有时候让外地人琢磨不透,比如“欢喜坨”,光看字面,毫无概念,其实它是一个硕大的空心麻团,大如小孩子玩的小皮球,滴溜溜圆,标准球体。  新炸的欢喜坨最好吃,咬开嵌满黑芝麻的油衣,一股热气马上扑出来,不小心还会烫了嘴。很像吃开封灌汤包,第一口咬下去,弄不好会窜出一股汤。欢喜坨的热气一冒出来,整个坨就会迅速瘪下去,它的大、它的圆都是气儿撑的。坨内是甜甜的豆沙馅,味道和麻团别无二致。据我观察,第一次看到欢喜坨的人,无一例外地都会两眼发直,然后“哇”地一声,无限惊叹。  遗憾的是,到今天我也没弄明白,欢喜坨里的气儿是怎么进去的。灌汤包因为馅里加了皮冻,热而化汤,难道欢喜坨包了一团固态气体,热而化气?这个疑问,连同“武汉味道”,连同劳动人民的聪明智慧,一起封存进了我对家乡武汉的热爱之中。

那天过早,热干面,糊米酒、欢喜坨,三鲜豆皮、什锦豆腐脑等一样吃了一个,朋友大饱口福,直呼“好吃”!只到他松了两次裤腰带,实在吃不下去了才作罢,返回酒店的车上,朋友把武汉美食夸了一路。而我这个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听到外地人夸奖武汉觉得脸上很有光,也卖力地向他推荐武汉的特色美食。我对朋友说:武汉美食绝不止这几样,还有几十个品种呢,我们今天去吃的只能算是武汉的特色小吃,算不上是最好吃、最正宗的,下一次你再来,我请你吃老通城的豆皮,一品香的一品大包,蔡林记的热干面,谈炎记的水饺,田恒启的糊汤米粉,厚生里的什锦豆腐脑,老谦记的牛肉枯炒豆丝,民生食堂的小小汤圆,五芳斋的麻蓉汤圆,同兴里的油香,顺香居的重油烧梅,民众甜食的汰汁酒,福庆和的牛肉米粉......

朋友听后,目瞪口呆,叹息自己这回来武汉不能多住,时间太短,不然非要把我所说的美食吃个遍,不过朋友自我安慰地说:“遗憾也是一种美,武汉的美食太好吃了,下次来还要再吃。”  我则自豪地对朋友说:“我敢保证全世界全中国谁也比不过武汉的过早!”  朋友则回答:“那当然,武汉美食甲天下!”


图文转载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侵权后台联系。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