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馄饨江湖——改邪归正馄饨面

饭点儿说吃 2020-11-20 16:40:27

俗话说,“馄饨吃皮,饺子吃馅”。馄饨吃皮其实又指喝汤,也指品馅,还有专玩大馅的馄饨给食客解馋过瘾。至于吃馅的饺子,有时候居然不是饺子……


  饺儿不是水饺?

  “片刻,司徒婵娟率着一双婢女走进江万春饺儿店……江万春创店的经过,在安庆可说是无人不知。这里的饺儿不仅皮薄、馅多、汤味鲜浓,而且饺馅选的都是上腿肉,除筋极净,斩得也细,饺儿皮更擀得既薄且匀,调味尤有心得,开店不久,招牌就叫开来了。

  其实安庆叫的饺儿也就是馄饨!”


  上面这段文字出自台湾武侠名家武陵樵子的《牧野鹰扬》(1966年),在笔者看过的各家港台武侠小说中,如此饱含深情地细致描写一款馄饨的,该书要算独一份。据《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中介绍,武陵樵子本名熊仁杞,湖南人,1910年生,从军官至上校高参。该书中还介绍了司徒婵娟品尝了韦家巷汤圆、抨幢阁粉蒸肉和马顺兴牛杂碎等,这些食品并非杜撰,都是安庆的名小吃,估计他曾经随军在安庆驻扎,遍尝当地美味,印象至为深刻。当他故园之思涌动之际,安庆的美好风物浮上心头,于是就淋漓尽致地把对安庆饺儿的思念诉诸笔端,后世武侠小说研究者也顺带收获一则珍贵的研究资料。


江毛水饺

  饺儿在今天的安庆被称为江毛水饺,安庆本地人也一直认其名为水饺,实是馄饨。武陵樵子所写的“饺儿”应属于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叫法,而这一叫法很可能从“饺饵”二字而来,因地区发音差异,后来就被写成饺儿。据清代字书《正字通》,“今馄饨,即饺饵别名。”目前笔者大致看到的网上网下资料,馄饨的来历非常复杂,基础说法有三种:道家说、匈奴说、西施说,有些地方还有自己的民间传说和解释,繁杂异常。总的来讲,各说咸认馄饨二字古已有之,饺子这个称呼是三国或南北朝时才有的。《正字通》作者张自烈是江西人,生于明末,他的“馄饨落到饺饵后”之说不知依据什么而来。

  武陵樵子虽然想念饺儿,但馄饨也没有忘。不过他的馄饨是借来的,带有血腥气。


  “请我吃板刀面呢还是把我包馄饨?”这句话出自古龙《碧玉刀》。主人公段玉误上贼船,但是艺高人胆大,全然不惧船家威胁,还调侃对方,“听说贼船上若要杀人,通常有两种法子”,本节题目则是段玉的自问自答。相信熟悉《水浒》的读者一定会说,这句话不是很像张横在船上打算做了宋江和两个公人时所说那句著名黑话——“你三个却是要板刀面?却是要馄饨?”说来有趣,作为准被害人、江湖名声极大的宋押司居然不明白张氏黑话的意思,殷殷求解,原来江湖黑话也有地域差异。张横这准杀人犯竟然也好脾气,耐心地解释道:“若还要板刀面时,俺有一把泼风也似快刀在这船板底下,我不消三刀五刀,我只一刀一个,都剁你三个人下水去;你若要馄饨时,你三个快脱了衣裳,都赤条条地跳下江里自死。”馄饨下锅的时候都有皮,张横却规定要脱光衣服才能下水,相信他并非有什么不正常的癖好,应是为了避免钱物跟着“馄饨皮”下水,免得白干一票。


船火儿 张横

  古龙1974年创作《碧玉刀》一书时,无疑借鉴了《水浒》中这一情节,其实早在十几年前,两位台湾武侠名家已经不约而同地把张横馄饨借来用过,其中一位就是武陵樵子。《灞桥风雪飞满天》(1961年)一书中,大同一怪站在临江崖顶说:“我生平不喜吃馄饨,亦不喜见别人下馄饨。”同书中侠乞劝驼龙“发脾气不打紧,可不要将自己都下了馄饨”;另一位是云中岳,他的《霸海风云》(1963年)中也有人高叫“不然江爷爷立即沉船,请你们吃馄饨”。

  香港的梁羽生比台湾名家成名都早,他对这一桥段也是青眼有加,且连锅端用到他的《散花女侠》(1961年)里。由于书中的准被害人是位侠女,罪犯在作名词解释时,就斯文了一些,省略了张横要剥馄饨皮的规定。值得一提的是,梁羽生把《水浒》中杀人方法的名称“馄饨”改成了“馄饨面”。


  改邪归正馄饨面

  馄饨面,顾名思义,就是馄饨和面条做一碗,据说最早创自广州食肆。云吞是广东人对馄饨的称呼,粤语发音与普通话截然不同,“云”与“馄”的发音却颇为近似,或许乃是一音之转的缘故。至于为什么写成云吞二字不得而知。云吞面问世后,大约也曾北上,但没有流传开,终于还是在香港蓬勃发展成一道流行美味。梁羽生大概没少吃,结果在化用《水浒》桥段时,顺手加了一个“面”字,当然也许有其他原因。说来有趣,梁羽生在小说中从来都写的是“馄饨”,无一处写成“云吞”,金庸也是一样,不知是不是大公报系的行文要求。唯一一次例外出现在《三剑楼随笔》中的《闲话怪联》一文里,梁羽生谈及清末广东怪联名手何淡如时,举了他一则名联:有酒不妨邀月饮,无钱那得食云吞。此处确是无论如何不能写成馄饨的。

  把香港的流行美味云吞面带入武侠小说中,应推梁羽生首功,虽然他的馄饨面不是拿来吃的。无独有偶,台湾武侠名家柳残阳在《搏命巾》(1965年)和《伤情箭》(1971年)两部小说中也提到馄饨面,但都已是入嘴的食品了,并非江湖黑话。古龙《画眉鸟》(1972年)中,也出现“一个卖馄饨面的老头挑担子迎面而来”。更具体的描述则有台湾另一位武侠名家高庸,他在《风铃剑》(1968年)中写道:“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矮老头,挑着一副馄饨担子,油灯插在面笼边,小锅里正冒着热气,笼架上有馄饨,也有面条,另外还有调味盒子,外加一只小酒坛。”原来,馄饨面被台湾武侠小说录用后,都恢复了食品的本来面目,改邪归正了!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