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小笼包外史

中国女性杂志 2019-04-14 13:44:25

生活继续,在不同城市,而吃小笼包不是大事,不过一直在生活里。

 



 

包子家族里最出名的要数小笼包和叉烧包。在纽约念大学时,几乎所有洋同学都知道这两种中国包子。饮食文化比孔子老庄容易传播,往往没有障碍地深入人心。

 

叉烧包吃起来没有悬念,而正宗的小笼包里那一包滚烫的汤却不好掌握─不错,在上世纪90年代的纽约也可以吃到口味纯正的小笼包。

 

叉烧包属于广东菜系,小笼包则是江南特产。我在江南长大,自小知道南翔小笼,自然偏爱小笼包。叉烧包在纽约中国城的广东餐厅早已渊源流长,当时去广东餐馆吃点心对于纽约客来说是平常事,与异国情调无关。而小笼包在这个城市算是后起之秀,当时有两家做得美味可口,一家叫鹿鸣春,另一家是乔家栅。

 

当然,最近若干年,包子界又有新秀,台湾的刈包也出现在纽约食单上,被叫作中式三明治,走时尚路线。求学年代,吃小笼包无关时尚,但还是要与同道中人共赴同好才有乐趣,于是成为当时周末保留节目之一,几位说中文的同学乐此不疲。

 

有位前辈见了,评价说,果然是时代不同了,在他们留学的年代,哪里有上馆子吃饭这种闲情逸致,现在的小朋友们生活过得真奢侈!我们自然辩解说自己是积极勤奋向上的好青年,学费由奖学金支付,且在学校不同部门打工挣零花钱,闲来吃几个包子难道不应该?

 

唔。打工?前辈不予置评,言下之意,我们即便兼职工作,也算不上辛苦,不能体会他们上一代的艰辛。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当时我在学校音像中心的工作可以说是工作学习两相宜,不过是管理器材进进出出;而在外文系兼职教中文,学生每个星期上两堂课,一堂由语言老师执教,另一堂由我当助教主持练习口语,其中当然也聊到了小笼包,课堂上其乐融融。等到毕业留言,我的中文学生在我本子上用歪歪斜斜的笔画,写下“你是很好老子!”他用英文解释他想说的其实是“你是很好老师……”同时疑心自己写错了一半的字─那个“好”字左右分得太开,看上去好像“文学”二字,因此一时风传,我成了工程系的“文学老子”─学生写出这样真诚的肺腑之言,真是让当老师的我惭愧。

 

前辈听了我们嘻嘻哈哈的描述,结论当然是时代不一样了,吃小笼包的这些小朋友原来已经一改他们往日的生活态度─全无忧患意识─以前的留学生赚了零用钱也懂得省吃俭用,哪里像这般以为一切来之容易,云淡风轻。

 

也不能怪我们,上个世纪末是玫瑰色的,大学毕业生面临的是各种各样的选择,而不是被选择,在如此灿烂气候里,要人患得患失,也似不近情理。但人生是慢慢学习的,后来几年,“9·11”事件来了,经济危机来了,成人了,终于慢慢知道忧患意识必须存在的道理。有些感悟注定会来,在一个人的一生中一定有机会学习,因为这个真实的世界从来不能让人全无后顾之忧。生活继续,在不同城市,而吃小笼包不是大事,不过一直在生活里。

 

最近去丽江和台北,在两个地方都赫然看到商店招牌写着“杭州小笼包”几个字。我小时候在杭州生活多年,却不知道杭州居然还以此出名。原来小笼馒头的历史可追溯至宋室南渡建都杭州,小笼也因此由北到南,慢慢发扬光大─学生时代,在纽约找到那两家小笼包餐馆,原来吃的是真正家乡口味,难怪吃得这样称心。

 

|闻人悦阅|专栏

纽约 CooperUnion 大学电机工程学士,纽约大学商学院金融硕士。写作是童年时代的第一个梦想,在理想交互更替的成长岁月中保存了下来。获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首奖。出版有小说集《太平盛世》《黄小艾》《掘金纪》《小寂寞》,童话《小中尉》,散文集《纽约本色》《小惆怅》。长篇小说《掘金纪》入选《亚洲周刊》全球十大华文小说。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