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我想吃馄饨了,你呢?

花边阅读 2019-03-14 10:19:51

突然想吃一碗馄饨。


泡好的香菇黑木耳,葱姜,淖过又被挤掉水份的白菜,泡软的虾米,里脊肉,葱姜,先切小丁,再滚刀成馅。以前见过进口厨房刀具店有售专门的滚刀,刀口呈弧形,用起来前翘后凸,跟翘翘板似的。中国主妇的智慧就在于,以不变应万变,管你什么剔骨刀,水果刀,滚刀,使好菜刀,我走遍天下。这就跟武术高手一样,舞剑的攻剑,耍刀的就专用刀。月朗风清,俩高手,一个持剑,一个舞刀,酣战到一半,舞刀的那位突然大喊一声,停,现在这个距离,刀不好使,待俺换根长棍来,这不笑倒江湖众生的大牙才怪。滚刀虽避免了扰邻的剁馅声,也少了很多双刀齐下奋力剁馅的痛快。滚刀碾馅也好,剁馅也罢,都跟弹琴一样,激情固然要有,但也要控制好emotion和tempo,否则时间一长,体力易枯。把各色馅混好,打几个鸡蛋进去,加以适量油盐味精,顺时针搅拌均匀了,这馅就做好了,最花体力的这一段也就结束了。


接下来就可以上手包馄饨啦,这对老手来说,最轻松不过,哪怕闭着眼也能做好。四四方方的馄饨皮,中间搁点馅,皮子对折再对折,捏紧边角,一只馄饨就那么袅袅婷婷立在案板上。可对新手来说,嘿,还真有点难度。某友发朋友圈,自嘲自己包的馄饨,“你好意思和别的馄饨站一起吗,你这是失禁了嘛?!”我一看他上传的馄饨图,直乐,但见一只馄饨跟被抽了筋似的,横趴在案头,一缕馅儿从皮子中间冒了出来。


笃悠悠包好馄饨,正好到了晌午,顺势煮了个紫菜清汤,下了十几个馄饨。看看冰箱里还有些鸡毛菜,起锅下油,扔进沥干的鸡毛菜,原本蓬蓬勃勃一大丛,气势汹汹的样子,被油火这么一拷打,立马蔫成了顺民,顺势关火,盛入馄饨汤里头。尝了一口,心里啊呀一声,淡了,没有云大厨做的馄饨鲜,看来下顿得配个浓汤提提鲜。


我们家里爱吃馄饨的不少,其中,首推兰姨,我妈常说,你兰姨啊,吃起馄饨来,那可真是个无底洞,怎么吃都不管够。兰姨听了,总是一边得意的笑,一边又夹了个馄饨到碗里头。身边的朋友们也都爱着馄饨,总觉着那充满了幸福的味道。普通人家包馄饨,图得就是个热闹。你洗菜,他摘菜,另外一个剁馅,然后全家老少齐上阵,边聊天边包馄饨,其乐也融融。大家围坐在一起,吃起来也分外香甜。我妈每次来沪小住,临走前总会自作主张给我包好多馄饨,搁在冰箱冷冻室,随吃随取,就差在我脖子上套个甜甜圈,生怕她一走,我会饿晕在上海滩。


以前总觉得我妈包的馄饨滋味最好,离家后,不时能吃到不同风味的馄饨类食物。以长江为界,北有饺子,南有馄饨,云吞,抄手和绉纱小馄饨。中原的饺子,大气粗犷,大丈夫一个,有如乔峰;江南的馄饨公子,端的玉树临风,有如段誉;红油抄手外表豪爽磊落,内心柔和细腻,纯系峨眉派出身;南粤的云吞王子,善用虾仁腹语,功力身不可测;绉纱馄饨姑娘,绝世美貌,白纱素裹,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轻行,一派旖旎风光,自是古墓派小龙女无疑。上面这几位若要华山论剑,各自拥簇门徒无数,可是要掀起好大一股江湖风波哦。


作者|初照晨

图|网络 本期编辑|侯俊谋


版权声明:本文系文艺连萌成员花边阅读针线工原创。欢迎分享,转载请事先联系,否则将追究责任。

投稿邮箱:huabianyuedu@qq.com

点文末阅读原文收听郑少秋:云吞面


微信号:huabianyuedu

-够香够滑,请试碗先-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