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真羡慕自己,还能吃上“妈妈做的手擀面”

Lady章 2018-11-08 12:33:05

端午吃到别人家姥姥手包的粽子,红豆馅儿,豆馅儿也是老太太自己“糗”(注音)的,红豆不去皮,也不撵成豆沙,保持一定的颗粒感,甜度适中。


心满意足的吃自己包的粽子,感慨姥姥们、妈妈们真是万能的所在,就凭一双手,就掌管着我们的味蕾。端午节的一颗粽子、放学回家后的一碗手擀面、玩疯了等不及开饭随手拿起半块馒头抹上一筷子麻酱,都在妈妈手里最平常的佳作。


对于北方的孩子来说,“妈妈的味道”绝对少不了面食,看着朋友圈里80后、甚至90后妈妈们晒美食,各式菜品、蛋糕烘焙,唯独少了一味自己做的面食,就莫名担心起来,我们的孩子,还能吃上妈妈包的饺子、烙的馅饼、亲手做的手擀面吗?


北京人爱吃面,抻面、切面,都是妈妈们的必备技能,欣赏妈妈做面,也是儿时的一大乐事。


切面好听。


面粉加盐,揉成偏硬的面团,用将近一米长的粗擀面杖,一遍遍的擀成薄片。撒上面粉,一层层折起来,接下来就到了最赏心悦目的环节。


一只手按在面皮上,一只手端着刀快速切出面条来,那速度、那节奏感极强的哒哒声,简直光芒四射。

抻面好看。


团面切成条,从一个条变成双股,再拉成四股、四股变八股……虽然手法不比火锅店小哥的表演来得花哨,但味道绝对是劲道爽滑,配上一勺炸酱,一碗根本打不住。

到了夏天,天津人爱吃芝麻酱面。


同样是以芝麻酱为作料,芝麻酱面没有四川凉面的辣、也不像武汉热干面那样醇厚。


妈妈煮面、爸爸切菜码,小朋友就负责“澥(音同谢)麻酱”。麻酱要澥得好,得慢慢加水,调稀一点,再加水、再调,这么调出来的麻将和水才是完全融合的。


除了麻酱,还要配上一勺花椒油。花椒和油放在炒菜勺里,小火慢炸,炸到冒烟的时候,立刻把油浇在乘着生抽的碗里,一股子香味儿立刻就蹿出来了。


煮好的面过几遍凉水,拌上黄瓜丝、豆芽、麻将、花椒油,解饿又解暑。

有一天夜里,听何冰念莫言在2003年“非典”时给老爹写的信,听得要流出口水来。


大:


自从家里安了电话,就没有写过信了。


我知道麦子已经收割完毕,家中已经吃上了用新麦子面粉蒸出的馒头了吧?我们在这里吃的面粉,都是陈年麦子磨的,其中还添加了增白剂什么的,白得发青,不好吃,没有麦子味。想起老家的馒头和大葱我就想家。北京的大葱也不好吃。北京管什么都不好吃。北京的大蒜也不够辣。这次闹“非典”,山东一例也没有,我坚信这是吃大蒜吃的。


昨天高密的王大炮来了,扛来了半麻袋大蒜,紫皮,独头,辣得很过瘾,‘后娘的拳头独头蒜’。他说前几天去看过您,说您身体很好,我们很高兴。


中午包饺子给他吃,白菜猪肉馅一种,胡萝卜羊肉馅一种,都很饱满,煮出来白胖,小猪似的。捣了满满一臼子蒜泥,我捣的,加了酱、醋、香油,味道真是好极了。


没有麦子味”,五个字道尽了外面卖的馒头花卷的缺陷,而且面发的太过,一捏就不剩什么了。


小时候妈妈用大锅蒸,不用酵母、发酵粉,是用一块透着酸味儿的老面肥,加适量碱水,揉成白胖的小面团放在蒸屉上,冷水盖锅。


掀开锅后的瞬间,热腾腾的蒸汽带着面香扑面而来,碱面发出来的馒头,细细嚼,有面味儿。

烙饼也是妈妈的必备技能。有个北方的同学,念念不忘她家楼下卖大饼的,表皮香脆、饼瓤柔软,而且所有饼都保持在7层以上。每天早晨,一角烙饼卷一块香肠,或者卷一层炒鸡蛋,一天的元气就靠这张饼了。


家里做的烙饼剩下了,一放就又干又硬。切成细丝,葱花爆锅加洋白菜、胡萝卜丝丝做成炒饼,或者切得粗一点,加水,做焖饼,绝对不给它浪费的机会。

朋友谈起放假回家和家人一起包饺子,几十年了,谁霍馅儿、谁揉面、谁揪剂子、谁擀皮、谁包肉馅儿、谁包素馅儿,都是固定的分工,配合默契、行云流水。


以前的小朋友把能跟着妈妈包饺子当作一件要紧事儿,好像它代表着你长大了似的,不能上桌干活儿也得给一小块面团自己揉吧,放现在,玩会儿iPad不好吗?


那时的孩子,妈妈做饭的时候,蹲在面板旁看她熟练的揉面、手腕的力道、看她闻一闻就知道碱水放得多还是少、三下两下就转出一个漂亮的包子褶都是神一样的技能。


这些技能,我们能学会多少?我们的孩子,还不能不能在我们身上看到巧手在闪光、闻到让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最惦记的烟火气呢?

Lady章

带着发现的眼睛,走天下!

微信号:ladyzhangyan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