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久违了,台湾(下)

一城事 2020-03-25 12:30:18



接上篇《久违了,台湾(上)

你好,台湾。

再见,台湾。


行程概览


厦门搭船到达金门——转飞机到台北(因为是台湾省内,机票会便宜一些)——在台北逗留两天,去了十分、猴硐、中正纪念堂等地——转九份,寻找千与千寻的取景地——坐火车到花莲,逗留两天,逛夜市、艺文空间、书城、吃小吃,租了辆机车去了太鲁阁——返回台北,逛台大、逛猫空、逛动物园、期待偶遇周杰伦——转飞机回金门——搭船回厦门。


总费用:8000出头,2人。

逗留时间:来回8天。


需要准备什么?

别问我,除了带人跟钱跟相机,我是跟着走的那个。


台币先换个1000台币几乎就够了,到了台北机场再换,汇率会高一些。

台北机场可以购买悠游卡(坐捷运用,也可以7-11买东西)。

顺便买一张电信卡,无限流量,也可以打电话,里面有100元台币的话费。有效期10天。


台湾真的到处都是国旗





花莲,感觉市区还没有云霄县城大的一个地方。我们曾经用脚丈量过这片土地。



到达花莲的时候刚好是中午,住的民宿叫做“鼓道民宿”,老板看起来十分有礼貌,据他自己说之前是学架子鼓的。


民宿嘛,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认识着一些有意思的人。



我们先去逛了这个地方,前身是红酒工厂,而今是艺文空间。

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以前人们用来酿酒的工具。



不止跟酒相关的东西,有一些手艺人,会为自己手作的作品开个店,只是,不允许别人拍照。



我很喜欢这个地方。

一个旧工厂,你可以感受着它的呼吸,不急不缓。它也是全新的艺文空间,你可以感受到它的小自得,沾沾自喜。




艺文空间里,有一排典型的日式建筑,没有刻意的翻新,数十年来耸立得还算硬朗,感受不到硬撑的痕迹,看到的是稳重的坦然。


饶了一圈,找到了入口,门却落着一把锁。锁了,我就懂了,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



回去的路上,买了一次刮刮乐,即开即中的那种,中了两百台币,折合成人民多少自己算。


老板娘应该是没见过这么立场坚定的人,中了奖就走,感觉还有点刺激。



第二天,跑去火车站租了辆机车,还好有带了摩托车的驾驶证,办到了租车。一天八百台币,我砍成了五百,可以夸我会砍价,我不会骄傲。


在这里不得不说一下,台湾的交通规则跟大陆的交通规则还是有一些不同的。


比如,我们在红绿灯路口要往左拐,直接会有一个向左的绿色,而台湾不是。

你需要先骑到右边有一个待转区,在那边等直行的绿灯亮起。


这是在我闯了三次路口悟出来的,要感谢我的分享也是应该。



我们先去了,一个满是鹅卵石的沙滩,那里的海水很干净,翻起来的浪也是雪白雪白的。


这里叫做七星潭,一个很美的地方。



岸上有指示牌说明:禁止拾捡鹅卵石。


我心想,我捡一颗放在兜里,偷偷带走又没人知道,对吧?

只是胸中那股共产主义接班人的使命感告诉我不可以,也就作罢。



在这里遇到一位大叔,一手装着假肢,很卖力的吆喝着卖鹅卵石,他说:可以看一看啊,可以拍照,不买也没关系。


台湾人,至少是我到台湾的这趟旅游,遇到的,都是十分和善的台湾人。



下一站,太鲁阁。


我不知道台湾人对于距离的概念是怎样。

去租车的时候,老板一直说太鲁阁特别特别远,跟随大巴车去还得每个人两千元台币,搞得我生怕摩托车的油不够用,把油加到了满。


后来浪了一整天,也才耗掉两格油量(共五格)。

花莲市区,到达太鲁阁,我预估,也就是三十公里左右,在我看来是还好,在台湾群众看好,已经很远了。


可能跟台湾省的海岛总面积有关。

毕竟要见过海浪,你才能知道什么是溪流。



太鲁阁,一个类似于国家地理公园那样的地方。

占地范围很广,可惜去的那几天刚下过大雨,所以水质清澈与浑浊交加,看不到宣传画上湛蓝湛蓝的效果。



花莲是台湾部落存在最多的地方,要深究起来应该是文化最久远也最多的地方。

在去寻找燕子口的时候,恰巧遇到了一个博物馆,里面有很多人工造景,呈现了当时原住民的部落生活。






前面我说什么来着?

台湾是很多日本韩国人去玩的地方,不信你看:


▼人家是组团来玩的


回住所的时候,顺便去看了看传说中的清水断崖。

百度说它是鬼斧神工,不管是不是,你们觉得是就是了。



去了花莲夜市,吃了很多美食,像什么“棺材板”,听名字都想象不出是什么东西的食物。

这里的小吃,感觉也不便宜,跟厦门的台湾夜市有的一拼。

如此算来,厦门的台湾夜市也还算公道,至少没涨价。



在这,每家店几乎都可以使用支付宝,首单8.5折。

去吃了一碗宣传画很诱人很好吃的样子吃起来却感觉也还一般的卤面,临走的时候把零钱包落下了,


离开了好一会儿了,我们大概听了三首歌的时间。

老板追上了我们,拍拍我的肩,我回头,他说:“送你个礼物。”说完,把零钱包递给了我。


我连声说谢谢谢谢,老板笑了笑,摆摆手转身离开。


挺感动的,且不说钱多或少,丢着店里的生意,跑出来追还一个零钱包,就已经足够让人感动了。

大部分的选择是等待客人回头来拿,如果没有回头来找,也就作罢。

台湾人真的是很不按常理出牌呢。


这种不按常理,或许就是最纯粹的东西。也是大部分人都已经遗失的东西,弥足珍贵。



隔天,踏遍花莲,寻访美食。

无图,不赘述,反正吃到肚子里的都是我们的。




第三天,从花莲买火车票,回瑞芳车站。





除了有礼貌,全民素质高,待过花莲之后,我觉得台北真的是太繁华了。



有方便的捷运,有微风商城,有101大楼。

只是,台北有台北的好,花莲也有这花莲的不一样。


一个肆意的繁华,一个简单的纯粹。

还有,台北不能租机车。



我们去台大逛了一下,假装自己也是大学生。

逛了记忆博物馆,在留言簿上留下了一段话,以后得找时间再去看一看。





记忆馆里刚好有一个画展,我很喜欢里面的一幅作品。

一堵普通的墙,一扇开着的窗,一扇关着的窗。

我知道很简单,平平无奇。

我只是觉得,简单就是美好。


成人的世界已经够复杂的了,能简单一点,不是很好吗?



在学校里漫无目的地逛,看到一个园艺花坊,里面没人,应该是园艺专业的学生布置的一个地方,除了蚊子多了点讨人厌,也还算是别有一番趣味的。



下一站,是猫空。



同缆车的是一个小妹妹,随爸爸出来玩。

她的爸爸看起来比较老,猜测有五十左右的年龄了,庆幸没在缆车上说错话。


陪小女孩聊天聊得开心了,这娃娃下了缆车就不想走了,想随我们一起玩,她爸爸无奈地说:“就这么一会儿就要跟着别人走了,连爸爸都不要了。”





猫空茶屋的抹茶冰淇淋很有名。


但是呢,到猫空站下缆车之后再买吧,如果你也想在初始站就被拦下来,说不能带冰淇淋上缆车,然后在那边恨不得一口吃掉冰淇淋的话。

也是可以先买一个尝尝味道。




猫空,我认为,有点世外桃源的意思。


山上清新的空气沁入肺里,夹杂着一点树的味道。原住民不多,也没有那么多的行人。


那个时刻的那些人,就好像是生活在这空间里的,没有外人的打扰,天空是你的,林子也是你的,开的花儿是你的,尽收眼底的小清新,是你的。




人们总是善变的,看到一个喜欢的地方,总会幻想,要是能生活在这里多好啊。


我也不例外。




从猫空站坐缆车下到动物园站,在台北玩的最后一个地方。

进了动物园,可以等待小火车来接你,小火车会接你到动物园的中心,自己选择一个方向,去逛。


毕竟是花了门票钱的。



动物园呢,是一个适合带孩子去学习的地方。

也不用害怕被问倒,每个动物都有详细的讲解,生动而有趣。


也是,动物园有很多带孩子的父母。

台湾人的教育方式,没有大吼大叫,没有恐吓棒刁(闽南语),一如既往的轻声细语,嗲嗲的,教育出来的孩子,大部分也应该是柔软的吧。





金门,一个与厦门隔海相望,还有很大发展空间的地方。



从台北坐飞机到金门作最后的逗留,等待搭船回厦。

跟我们去台湾的时间有关吧,感觉金门挺荒,客流量少得可怜。




金门比较有名的就是高粱酒、金门菜刀,风狮爷。

这些标志性的东西都被制作成了小饰品,也算是文创产品的一种了。

还是挺有意思的。


可能是在金门逗留的时间太短暂,也就对它没有那么多的感触。

没有就是没有,不去编不去杜撰。




旅游嘛,不一定要去收获什么

去看看自己没看过的世界

去试试别人正在过的生活

已然挺好



回程

台湾之旅




只写自己的见闻

要了解详细的历史

请百度



微信号:wxid_xiao-yi

一城事|原创出品




(苹果系统也可以赞赏)

(不客气)



值得一看:

一故事 | 捣臼(二)

一店 | 古懿皂坊

一故事 | 理发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