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莫言:拾馒头的父亲(感动无数人)

雨巷诗社 2018-12-08 06:43:34

【热点重温】

李宗盛这13首歌,写尽了整个人生

天涯何处无芳草的上一句,你知道吗?

10首最经典的绝句,光芒照耀整个大唐!

张爱玲最经典的15句话,关于人生的感悟

赴一场风雅,诗词中的琴棋书画


拾 馒 头 的 父 亲

作者:莫言  


16岁那年,我考上了全县城最好的高中。听人说,考上这所学校就等于一只脚迈进了大学。父亲欣喜不已,千叮咛万嘱咐,希望我将来能考上大学,将来坐办公室就不用下地种田了。


恰巧这时我家在县城的一个亲戚要搬到省城去住,他们想让我父亲去帮忙照看一下房子,还给父亲建议说在县城养猪是条致富路子,因为县城人多,消费水平也高,肯定比农村卖的价钱好。父亲欣然答应,一来这确实是个好法子,二来在县城还可顺便照顾一下我。


等我在高中读了一个学期后,父亲在县城也垒好了猪圈,买来了猪崽。我平时在学校住宿,星期六的时候就去父亲那儿过夜,帮父亲照料一下小猪,好让父亲腾出时间回家去推饲料。


猪渐渐长得大起来,家里的饲料早已吃了个精光,亲戚送给我们家的饲料也日趋减少。买饲料吧,又拿不出钱来,父亲整日显得忧心忡忡。



我也愁在眉上急在心里,但也一筹莫展。有天我去食堂打饭时,发现许多同学常常扔馒头,倒饭菜,我突然想到,把这些东西拾起来喂猪不是挺好吗。


我回去跟父亲一说,父亲高兴得直拍大腿,说真是个好主意,第二天他就去拾馒头剩饭。


我为自己给父亲解决了一个难题而窃喜不已,却未发现这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烦恼。父亲那黑乎乎的头巾,脏兮兮的衣服,粗糙的手立时成为许多同学取笑的对象。他们把诸如“丐帮帮主”、“黑橡胶”等侮辱性的绰号都加在了父亲头上。


我是一个山村里走出来的孩子,我不怕条件艰苦,不怕跌倒疼痛,却害怕别人的歧视。好在同学们都还不知道那是我的父亲,我也尽量躲避着父亲,每到他来时,我就离得远远的。


    

但我内心害怕被别人识破和歧视的恐惧却日复一日地剧增。终于有天我对父亲说:爹,你就别去了,甭叫人家都知道了,会嘲笑我……


父亲脸上的喜悦一下子消失了。在漆黑的夜里,只有父亲的烟锅一红一红的,良久父亲才说:我去还是去吧!不和你打招呼就是了。这些日子,正是猪长膘的时候,不能断了粮的。


我的泪就落下来。对不起了父亲,我是真心爱你的,可你偏偏是在学校里拾馒头,我怕被别人看不起呀!


接下来的日子,父亲继续拾他的馒头,我默默地读书,相安无事。我常常看见父亲对着张贴成绩的布告栏发呆,好在我的成绩名列前茅,可以宽慰父亲的,我想。



1996年的冬天,我期末考的成绩排在了年级前三名,而且还发表了许多文章,一下子名声鹊起。班里要开家长会,老师说,让你父亲来一趟。


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我不知别人知道那拾馒头人就是我父亲时会怎样嘲笑我。伴着满天风雪回到家,我对父亲说:爹,你就别去了,我对老师说你有病……


父亲的脸色很难看,但终究没说什么。


第二天,我挟着风雪冲到了学校,坐在了教室。家长会开始了,鼓掌声和欢笑声不断,我却一直焉焉呆呆,心里冰凉得厉害。父亲啊,你为何偏偏是一个农民,偏偏在我们学校拾馒头呢!


我无心听老师和家长的谈话,随意将目光投向窗外。天哪!父亲,我拾馒头的父亲正站在教室外面一丝不苟地聆听老师和家长们的谈话,他的黑棉袄上落满了厚厚的积雪。



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了下来。我冲出教室,将父亲拉进来,对老师说:这是我爹。掌声一下子如潮雷动……


回去的路上,父亲仍挑着他捡来的两桶馒头和饭菜。父亲说:你其实没必要自卑,别人的歧视都是暂时的,男子汉,只要努力,别人有的,咱们自己也会有。


以后,同学们再也没有取笑过父亲,而且都自觉地将剩饭菜倒进父亲的大铁桶里。


1997年的金秋九月,父亲送我来省城读大学。我们乡下人的打扮在绚丽缤纷的校园里显得那么扎眼,但我却心静如水,没有一丝怕被人嘲笑的忧虑。我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歧视总是难免的,关键是自己要看得起自己。正如父亲说的那样:别人的歧视都是暂时的,男子汉,只要努力,别人有的,咱们自己也会有。



编者按:从小到大,父母总是把最好的给我们,现在我们才明白,世上最美好的事是我们已长大他们还未老我们有能力报答,他们仍然健康,在重阳节分享这篇文章,愿天下父母平安度春秋!


作者:莫言原名管谟业,生于山东高密县,著名作家, 1984年因作品《透明的萝卜》一举成名,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代表作有《红高粱》《蛙》《檀香刑》等。



浮生六记 (汪涵推荐,畅销150万册。沈复给芸娘的绝美情书)

作者:沈复 著 , 张佳玮 译,果麦文化 出品

当当 广告
购买

【雨巷三周年】疯子寄语

(图为雨巷诗社社长万斌,网名:我是疯子)

       稀里糊涂的,一晃又是一年。不知不觉,雨巷3岁了。

       回顾今年点滴,家人们开始一个比一个忙了。蜗牛姐姐忙着公益事业;马大姐忙着开写作培训班;小锦忙着考研;婷婷忙着高考;牛牛忙着考证;小云忙着在中青网当对联讲师。而我,也忙着备课、磨课、研课、上课。对家人们的关心少了许多,使之心有所愧,不能给家人读书、不能给家人讲解诗联、甚至不能和家人聊聊天。我们各自在生活的轴承上,周而复始的忙碌着,一次一次的疲惫打消了进群的念头,一次一次的疏远建起了隔阂的城墙,一次一次的沉默斩断了火热的曾经。

       三年来,我不时在想一个问题,雨巷能走到哪里?走向哪里?后来,看到牛牛写三周年的文字,我,恍然大悟。雨巷有家人,就不会散。雨巷有家人,就会走进每一个家人的心里。无需问为何而来,只明了因何而聚。

       别家诗社办周年,热闹。我们,仅仅是为了纯粹记住这个日子罢了,记住我们相知相守已走过三个春秋。来的欢喜相迎,走的也欢喜相送。只是,疯子有时不太在意谁来了,却感伤谁走了,到底是缺乏一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洒脱情怀。

       我这个社长算不上称职,也没有发挥什么带头作用,这点甚觉惭愧。唯一能坚持的,就是在公众号里发发文章,在部落里选一些精品出来,发给大家学习。

       假大空的话,我说不出口,那些什么给大家一个学习国粹文化的平台,什么寻找诗与远方的崇高,什么人才培养的摇篮,诸如此类,我们既没有资格去说,也没有兴致去说。只是单纯认为,有了一个茶馆,有了一些茶客,自然有了一些茶谈,诗社,亦是如此。生活所致,情趣所致,灵感来了,写上几笔,浅白也好,高深也罢,但凡不是违心之作,我们都值得品上一品。

       有朋友问我,三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想了很久,最后给出一个勉强还算答案的答案:雨巷还活着。

       平淡无味的生活已经麻木了精神,哪有多余的时间精力去玩味什么文字。还好,三年了,雨巷还活着,只是有的活在人的笔下,有的嘛,自然会活在人的心里。

雨巷诗社于2014年10月21日豫章万斌创立,社员仅20人。另有雨巷诗社QQ兴趣部落9,668人;雨巷诗社交流群299人。每月定期举办“每周一同题”“雨巷杯征文交流赛”“雨巷诗社联联看”“每日一对”等特色活动,量虽不多,但每篇作品必附评语。

       雨巷诗社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诗社,没有大腕,没有大活动,更没有影响力,只有尘世中恬淡的一抹丁香。创社两年间,旨“捧一杯闲茶,读一首闲诗,度我一闲身。”非所他求,自得其乐而已。

      雨巷诗社特别感谢高山大神群、中青诗联网、联都论坛、中华国粹网等等各界大神莅临其间开展文学讲座、点评活动,使小社增光,获益良多。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