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小说 | 730服务台·阴阳尸

青铜引 2020-02-17 10:38:47

本文为第二十六章,点击标题穿越之前章节~

1.夜班客服2.阴阳耳

 3.血字4.阴阳师的爱情

5.鬼鸨6.婴灵7.悬丝诊命

8.鬼别墅9.鬼新娘

10.冷面少爷11.纯情女鬼

12.暗香13.阴阳穿行

14.另一扇门15.鬼影随行

16.千面蛊17.生死墙

18.鬼奴19.阴阳婚

20.鬼洞房21.胎灵

22.噤声23.监视

24.修习秘术》《25.阴魂借道


“轩辕少这边请。”立马有女鬼过来招呼,那女鬼送了个秋波,轩辕雄不予理会,反而低着头装作亲昵的样子在我耳边警告:“放心,宋词不会救你的,因为九爷跟他说,你的孩子是石诺的。所以、你现在只能跟我合作。”

我低头看了一下手腕,玉镯还在,不过石诺跟宋词同父异母,玉镯出现在我手上也不奇怪。不过、宋太太不是说是她祖母的么?好复杂的关系。但就像宋词说的他不知道有没有碰过我,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被谁碰过o(╥﹏╥)o心一凛,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孩子是我的,我得保护Ta。就算是他们口中的阴胎又怎么样,我不是还带着个小蓝莓么,有什么好怕的。我决心一定,却忽然发现另一只手腕上的红绳不见了,吊坠自然不知去向。

我赶忙推开轩辕雄,回沙发上找,却一无所获,正打算沿着地毯一路找出去。轩辕雄拽住我的胳膊:“怎么了?”

“我东西不见了,是、是我外婆的遗物。”怕他们听出端倪,我只好这么说。

“什么东西?”

“一个小天使的黄金吊坠,用红绳系着的。”

“你们帮她找一下。”轩辕雄说完抓起我的手,将腕上的玉镯脱了下来,递给女鬼:“还给宋少。”

他这是什么手啊?那天我明明怎么拽都拽不下来,就连九爷身上的女鬼也无计可施,他居然能轻松搞定,果然是个厉害角色,怪不得被鬼楼奉为上宾。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像抓罪犯一样给我戴上了“手铐”,是个金光灿灿的手镯,在幽暗的光线中亮得像一盏探照灯,我自然猜到了他的用意——让我无处可藏。

“喜欢吗?”轩辕雄将我拥在怀里,示意那个女鬼带路,就这么把我“押送”回房间了。

女鬼关上门后,轩辕雄立马变了一个人,连表面功夫也不做了,直接将我按在墙上,手扼住我的脖颈,不过力道并不重。

对于他的所作所为,我只觉得莫名其妙,于是一头雾水地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没想到你投了胎还是这副模样,不过现在可没人惯着你。”他哼了一声,松开手,看那神情好像觉得来日方长,打算慢慢折磨我。

“我们上辈子认识?”

轩辕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纸团扔给我,我打开一看,是一张信笺——轩辕雄,麻烦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落笔是“司徒胧”。

上次在火车站遇见的女鬼叫我“司徒小姐”,莫非我上辈子真的姓司徒?

什么情况?上辈子拒绝过他,那也犯不着报仇吧,这真是君子中的君子了,报仇居然还等到下辈子。不对啊,他上辈子怎么也叫轩辕雄?难道他、是不死之身……

不是吧,什么怪事都碰上了,现在可真是虱多不咬,债多不愁,鬼多不怕了。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却见卫生间的玻璃门上有人影晃动,一个女子的身影在向我招手,好像是凌霄。

“我去一下洗手间。”我站起身说。

轩辕雄转头盯着我:“想耍什么花招?”

“不是,我之前在地窖躲了十几天,都没洗澡,你不觉得我身上有味道吗?”虽说是花招,但也确实是实话,这十几天我只能用纯净水随便洗个头,擦一下身,所以话一说完,我也顾不上是鬼楼还是阴宅了,能洗澡就好。

果然,轩辕雄一副嫌弃的样子,摆手让我快走。我赶紧进了浴室,凌霄并不在里面,难道是幻觉?不应该啊,虽然很累,但我神志还是清楚的。

算了,还是先洗澡吧,而且轩辕雄在外面没听到水声肯定会怀疑。

一通大洗之后我只得入乡随俗地从化妆室的衣柜里拿了件旗袍穿上,正纠结着怎么办,梳妆台下面突然伸出一只手,拽住我的脚踝,于是我又光荣地自由落体了。鬼楼里的成员怎么都这么喜欢出其不意,简直跟监控摄像头似的,每个房间都藏着鬼眼。

这次我摔在一张床上,确切地说是摔在地铺上,虽然不痛,我还是下意识地摸了摸小腹。

“别担心,没事。”一个女鬼走了过来,有点眼熟,是最初在办公大厅遇见的,让我别喝药的女子。

“是你找我来的?”

“我们有事想和你商量。”女鬼将托盘摆在我面前,一碗稀饭和几个小笼包,我尝了一口,居然是久别的食物香味,不禁热泪盈眶,说了谢谢之后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我开始环顾四周,这里、像是一间地下室,而且还是偷偷挖出来的,跟之前呆的地窖差不多,不过墙上多挂了一台旧式转盘电话。这是在鬼楼开公用电话亭的节奏么?

“我叫绿萝。”女鬼从衣襟里拿出一条丝巾,将我腕上的手镯包了起来:“放心,他们找不过来。”

我正想问她有什么事,凌霄和几个女鬼从洞口钻了进来,其中一个是我在火车站遇见的女鬼,她看到我很激动:“你们居然真的能把司徒小姐请过来。”

“是啊,我们说到做到,这下你愿意跟我们合作了么?”凌霄开门见山。

女鬼看了看我,郑重地点头。

奇怪了,她干嘛这么信任我,难道上辈子是生死之交?不过“司徒小姐”这个称呼又显得很客气,好像不太熟似的。但更奇怪的是她们群鬼联盟,怎么还让我参合进来,难道还有我的份?

我本来以为只是让我“入股”,没想到我居然成了她们的主力军。原因很简单,除了我她们都不能离开鬼楼(信任我的女鬼叫颜蔻,她是娆玫的手下,上次去火车站是对她多年来为奴的奖励,放她去火车站见前世的情人一面。)

“你们,有什么打算?”我轻声问道。

“当然是逃离这里。”凌霄清冷一笑:“不对,确切的说,是毁灭这里。”

我瞪大了眼睛,她们萌生反抗的念头很正常,谁愿意永远待在这个鬼地方。可问题是把我当成救命绳索就太牵强了,我现在已经是“八方树敌”、自身难保,还指望通过我跟这座鬼楼斗争,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我们现在商量对策,等计划定了之后会联系你。”凌霄从耳边摘下一只耳环示意我戴上,她的神情很自然,好像确信我会帮她们似的。

相比凌霄的淡定,绿萝显得有些不放心:“鬼楼一日不毁,我们就永远受囚,你不希望你的孩子跟我们一样吧?”

“可是我、啊!”腕上的手镯突然一紧,像一条蛇一样把我箍住,糟糕,轩辕雄不会找过来吧?

“别怕。”凌霄牵着我的手,从洞口钻了出去,没想到这个洞口居然直接通到楼梯的转角,真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们钻出来之后墙面立马恢复了原样。

我居然能穿墙透壁了,现在到底是什么“体质”?

“对了凌霄,那个轩辕雄是什么来头啊?”我小声问道。

“阴阳师。”

“阴阳师!那鬼楼还请他来做客,难道是想笼络他?可是他明显不是好人啊。”

“我说的是阴阳尸,尸体的尸。”

……

“凌霄小姐这么说我恐怕不太好吧。”轩辕雄挑着眉毛,语气冷漠而调侃,如移形换影般出现在凌霄身后。

凌霄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轩辕少、”

轩辕雄嘴角扬起邪恶的弧度,用食指勾起凌霄的下巴:“我记得凌霄小姐好像许久没有出台了。”

凌霄的脸色瞬间苍白,仿佛被捅了一刀。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