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孙小姐嫁给谁都是错的.

猪小浅 2019-12-01 14:08:31


来源:女报(woman1991)作者:柏戚


01


孙妍是在微博里看到自然博物馆要搬迁的消息,才决定拉着赵健良“故地重游”的。


只是孙妍没想到,会再遇到海周。

 

海周站在巨大的马门溪龙骨架下面,举着单反,拍它的嘴。阳光从天顶雾蒙蒙的窗子上照下来,有一点时间倒转的恍惚感。

 

孙妍走过去,拍他的肩膀说:“Hi,给我们拍一张。”

 

于是海周构思许久的画面,拍花了。

 

海周转头看到她,惊讶地说:“孙妍?你不是去英国了吗?”

 

孙妍笑着挽起赵健良的胳膊说:“你这都是几百年前的新闻了,我现在准备结婚了。”

 

“那……祝福你们。”海周尴尬地笑了笑,转身走了。

 

尽管两个人的对白不多,但赵健良依然品鉴出异样的味道来。他陪着孙妍一直逛到二楼的古尸馆,才忍不住问:“你准备去英国?”

 

“是啊。”孙妍轻描淡写地说:“公司福利,不用浪费了。”

 

“那怎么没走?”

 

“不是遇见你了吗?”


02


其实,在结识赵健良之前,孙妍一直筹划着出国的事。

 

28岁的老姑娘,爱情频频失手,事业固步不前。算命书上说她流年不利。孙妍向公司提请出国培训,决定远走他乡,换换运气。


只是身处慢悠悠的欧企,孙妍在等审批的时间里,闪电般地恋爱了。

 

赵健良依然不依不饶,毫不掩饰地追问:“刚才那人谁啊?”

 

孙妍却不想回答。她岔开话题,满脸童真地说:“你知道吗?在上海长大的小朋友,每一个都来过这里。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像《博物馆奇妙夜》那样,所有的标本都活过来,一定是件很有趣的事。”

 

可赵健良完全没有被她神来的“童真”所感染。

 

他瞥了眼身旁那具全身漆黑的明代古尸,小有惊悚地说:“你确定……它们都活过来,是件很有趣的事吗?”


03


赵健良是猎头公司从北京挖过来的“人才”,空降市场部总监,33岁。自他来了一个星期之后,有关他RP的故事,就开始了。

 

比如他送上来的报销单里,混着一张从北京家里打车到机场的出租车发票。财务说:“这人也太会算计了,入职之前的单子也塞进来。”

 

再比如,大家聚餐,他嚷着AA,结果买完单,他一个人把发票要走了。全体哑然。

 

像这样的段子每周都会跳出来一两条,在同事的微博里流传。

 

但这一点也影响不了赵健良蒸蒸日上的势头。他在老板眼里,是不可多得的牛人。Project 什么的一上手,就做得格外漂亮。销售曲线强势上扬。

 

如果是几年前,孙妍会和公司里的一干小朋友一起鄙视这朵奇葩,但现在,她觉得这是人中极品。


因为她渐渐懂得,一个人活在世上,不需要那些无关紧要的人首肯,只要那些关系自己命脉的人喜欢就足够了。

 

赵健良入职后的第二个月,孙妍在公司的业绩墙前遇到了他。他仰着头,看鲜艳的红线。从上而下铺展开的淡黄射灯,漫射在他隐隐得意的脸上。

 

孙妍给自己打了打气,走过去搭讪说:“赵先生,要不要拍照留念呢?”

 

赵健良哈哈地笑了。他说:“要不,就拍一个吧。”

 

孙妍拿过他的手机,对着他“咔”地拍一张,还给他。

 

赵健良笑得更甚了。屏幕上,是孙妍笑靥如花的脸。她换了前置镜头,熟练自拍。

 

赵健良说:“你可真逗。”

 

孙妍却挑了挑眉毛,转身走了。

 

那天晚上,孙妍给一个叫“游走时间”的微博发私信。

 

她说:“我觉得今天自己好贱。”

 

可是“游走时间”没有回复。

 

一直没有回复。

 

甚至连微博,都再也没有更新一条。


04


“游走时间”的头像是条狗。

 

孙妍认识它,是在2011年。它是“游走时间”的狗,也就是海周的狗。

 

初夏,传出卢湾区摘牌与黄浦合并的消息。一时间,卢湾区政府的门牌,成了新热景点。


孙妍这个生在卢湾老房子里的姑娘,赶去拍照留念。她对自己45度仰角猛拍的时候,不远处也传来快门不断的声音。孙妍转过头,看见了海周和他的狗。

 

孙妍走过去,不客气地说:“拿来?”

 

“什么呀?”

 

“别装糊涂,相机。”

 

海周嘿嘿地笑了,他说:“你邮箱给我,我把照片发给你。”

 

孙妍刚要拒绝,海周的狗突然对她叫了两声,接着在地上卖萌地打了个滚。于是,孙妍的气也就生不起来了,还被海周成功约去喝茶。

 

海周算是“老卢湾”,少年时代住在淮海路的弄堂里。光荣的共青团就是在他家旁边建立的。海周是喜欢怀旧的人,话语与笑容都带着淡淡的温暖感。


他给她看手机里的相册,都是些零零散散、已经消失或者濒临消失的城市地标。孙妍在最后面的几张里,看到了被拆除的襄阳路市场。

 

她无限感慨地说:“哎,我的第一个A货,就在这里买的。那时候刚毕业,70块,超便宜。”

 

海周摸着他的狗的头,说:“你觉不觉得,现在改来改去,有人情味的地方,变得越来越少了。”

 

孙妍忽然就有种臭味相投的感觉了,她靠在椅背上说:“何止是城市呢?人也一样吧。”


05


5 月,赵健良出差柏林,带了手信回来,办公室里每人一瓶餐酒。出手之前,孙妍随便瞄了一眼,心中暗惊。


别人带手信,好歹也是个三四欧的东西。赵健良带来的那货,居然只要一块六毛八。

 

她心中暗暗嘀咕,这真是会过日子的男人,出差也忙里偷闲,逛个柏林大卖场。

 

她说:“我的呢?”

 

“什么啊?”

 

“别装傻啊。”

 

“咱俩谁跟谁啊,都快一家人了,就免了吧。”

 

孙妍被“咱俩”和“一家人”这五字,搅得有点恶心。但她不能否认,自己的后半生,要与眼前这个人夹缠不清了。她相信,赵健良会是个成家的好材料。有房,有车,高职,高薪,高福利,嫁给他,就是嫁给光明。尽管他满脑子小算盘,但心地还算善良。只是,总归是她示好在先,爱情里,也就难免稍显下风。

 

赵健良看出孙妍的不高兴,说:“乖,这些小东西有什么好的。我正托印度的同事,给你买裸钻呢。孟买的货,又大又便宜。”

 

孙妍说:“用你们北京话说,我是不是就是那种贱卖的货?”

 

“嗨,真生气啦,就一破手信,你至于吗?”

 

“至于!”

 

孙妍在心里呐喊了一声,可是没有说出口。因为有必要吵架吗?没有。她的目的那么清楚,就是嫁给赵健良。那么,吵架不是给自己铺下绊脚石吗?


06


其实说起吵架,她和海周倒是经常有的事。

 

有时候,就为了哪家生煎馒头好吃,都能吵上半天。海周比孙妍小一岁,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他已经“文”了很多年,职位依然不见长进。

 

但对于海周来说不算什么,只要饿不死就够了,家里的两套房子,总有一天都是他的,未来就是住一套,租一套。因此,他有的是闲心,提着单反,满世界找情调。

 

在遇到赵健良之前,孙妍也曾想过把他纳入“寻夫”目标之中的。

 

她有意无意地,时常提起些有关奋进、打拼事业之类的话。可海周总是有意无意地,把话题岔开了。

 

某一天,海周约孙妍到家里吃饭。据说,他是从外婆那里学来的传世手艺。四菜一汤,浓淡两相宜。

 

海周从怀旧,谈到人品;从人品,谈到女人。他说:“现在真搞不懂本地女孩,眼界太高。上来就问有没有房子,一个月赚多少。”

 

孙妍用筷头拨着红烧肉说:“相亲去了?”

 

“家里安排的,随便看看。”

 

“相亲都这样啊,先谈条件,再谈感情。”

 

海周默默地喝了杯酒说:“两情相悦,衣食无忧,不就够了吗?”

 

孙妍已经隐隐察觉到气氛的转变了。海周散淡的眼神,似乎潜藏着蠢蠢欲动的光。孙妍百折千回地打了算盘。


其实,像海周这样小富即安的男人也蛮好,感性而传统,温暖又温吞。可是这一天,赵健良这个男人已经入职一周了。那个精明的钻石级王老五,更接近她理想中的男人。

 

她说:“其实……是不够的,女人青春有限,得卖个好价钱。”

 

“看不出来,你也这么庸俗。”海周震惊于孙妍的直白,说话也就没了遮拦。

 

孙妍轻轻笑着说:“海周,别为自己混世找借口,女人让男人有点追求,不算庸俗。”

 

这一天,大概算是他们彼此做了个了断。从此前情暧昧,一拍两散了。


07


孙妍的婚事,办得好快。

 

赵健良出房子,孙妍出装修;赵健良出车子,孙妍出车牌;赵健良提议办婚礼不如去旅行,孙妍与他一拍即合。


不过,赵健良还有个提议,就是四六开。他说:“你挣得少,出四;我挣得多,出六。”

 

孙妍觉得不算欺负自己,欣然订票。他们去了美国,接着转战欧洲,从巴塞罗那逛到罗马。


后来,在火车站等车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个很帅的意大利小伙子。

 

他的骨子里有法拉利的热情,说起话来笑容迷人,眉毛乱动。他用蹩脚的英文,说了许多赞美的话,然后在孙妍和赵健良的手腕上系了代表祝福的红绳。


赵健良刚要表示感谢,小伙子伸出四根手指说:“2根40欧。”

 

赵健良连忙要摘下来,于是一群热情的意大利小伙子围过来。孙妍帮他翻译了那些犀利的意式眼神。她用手肘撞了撞赵健良说:“唉,识相点啊。”

 

赵健良无奈地说:“好吧,我二十四,你十六啊。”

 

孙妍真惊讶,在这样紧迫的情况下,他依然算得这样精准无误。

 

那位很帅的小伙子,像是看懂了什么。他只拿了赵健良的24块,眼里掠过毫无保留的傲慢与鄙视。

 

赵健良后来不满地说:“一个抢钱的牛什么,我没报警就不错了。”

 

孙妍却笑而不答,没说话。

 

那天晚上,孙妍躺在酒店上,翻来覆去地翻微博。不知道什么时候,海周@了自己。


他发了张照片,是某一天的自然博物馆。孙妍和赵健良站在马门溪龙的巨嘴下。他们一个欣喜,一个厌弃,像一对貌合神离的标本,凝立在橘黄的灯光里。

 

孙妍轻轻叹了口气。她开始有一点点后悔了,也有一点点怀念那些碌碌无为的日子。

 

可是和海周以及他的狗在一起就一定快乐吗?

 

人生啊……也许选择哪一个,都是错的吧。

 


01.往期文章推荐

裸婚后,赵太太写了一张爱情欠条。

被劈腿的谢小姐差点面瘫了。


02.猪小浅:一个写爱情故事的老少女。写小清新,也写重口味。住在上海,静静生活。


03.讲述故事可添加猪小浅:zhuxiaoqian0614。爱你们,么么哒。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