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创意写作 | 魔都赋—舌尖上的上海

强辞说理 2018-06-12 14:12:31

魔都赋——舌尖上的上海

复旦附中 高一(1)班  竹筠

指导老师: 王召强



上海,这么一个国际化大都市,有个自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便出现的别称——魔都。

魔都一词最早发源于旅居上海的日本名作家村松梢风在大概一个世纪以前的畅销小说《魔都》,在这部作品中村松梢风发明了“魔都”一词来指代上海。对于二十世纪初叶那些蛰居上海的日本文人墨客而言,他们虽然长时期地耽于斯、游于斯,却始终未能参透上海之所以为上海的那种幻象,只是以日本人特有的感觉,在作品中竭力描摹他们的所见所闻。这些作品也许会使读者对那个时代的上海增添一些好奇感,而在上海史研究者那里,它们更像是稗官野史的渊薮。

20世纪初旅居上海的日本作家村松梢风的畅销小说《魔都》,便是这些作品中的代表作。村松梢风大概是第一个把上海称为“魔都”的人,此后,魔都一词被许多人用来形容上海那错综迷离的世相。

如今,上海那扑朔迷离、纸醉金迷的奢华时代已然过去,留下的只有推动上海成为我国经济中心的助力,和那历久弥新的一道道佳肴。



小吃的魅力

说起上海,大概首先进入脑海的便是那鲜美的生煎和小笼包了吧。生煎可以说是土生土长的上海点心,据说已有上百年的历史。用半发酵面包馅,排放平底锅内,用油煎、喷水若干次即熟。“皮薄不破又不焦,二分酵头靠烘烤,鲜馅汤汁满口来,底厚焦枯是败品。”不仅介绍了生煎的优点,也提醒食客,凡是“底厚焦枯”的可以不买,其至“罢吃”。底酥、皮薄、肉香。一口咬上去,肉汁裹着肉香、油香、葱香、芝麻香喷薄而出,味道一级。

南翔小笼驰名中外,已有百年历史。初名“南翔大肉馒头”,后称“南翔大馒头”,再称“古猗园小笼”,现叫“南翔小笼”。大肉馒头采取“重馅薄皮,以大改小”的方法,选用精白面粉擀成薄皮;又以精肉为馅,不用味精,用鸡汤煮肉皮取冻拌入,以取其鲜,洒入少量研细的芝麻,以取其香;还根据不同节令取蟹粉或春竹、虾仁和入肉馅,每只馒头折裥十四只以上,一两面粉制作十只,形如荸荠呈半透明状,小巧玲珑。

在台湾的街头也有种名为水煎包的街头小吃,外观与生煎很是类似,只是比生煎大了一圈。小时候的我便痴迷于水煎包酥脆的外皮与鲜美的汤汁。来到上海后,首先便尝了尝与其相似的生煎的滋味。只消一口,便让我爱上这小小的生煎。与水煎包不同,生煎上还撒上了些许葱花和芝麻,带来的香气令我无法抵御。只是生煎多油,吃多了会让人感到油腻。我现在就处于就算知道好吃,却仍提不起勇气吃下一口油的地步。

除此之外,上海还有其他不少特色小吃,如吃起来酥、松、香的蟹壳黄,发酵面加油酥制成皮加馅的酥饼。饼色与形状酷似煮熟的蟹壳。成品呈褐黄色。早期上海的所有茶楼、老虎灶(开水专营店)的店面处,大都设有一个立式烘缸和一个平底煎盘炉,边做边卖两件小点心——蟹壳黄和生煎馒头。经济实惠的排骨年糕,选用常州、无锡等地的猪脊骨肉,用酱油腌渍后,再放入用酱油、油、糖、葱姜末、酒等混合的油锅中氽,氽至色呈紫红、肉质鲜嫩、味道浓香时取出。与此同时,将松江大米煮熟后,放在石臼里用榔头反复捶打,待捶打至米已无整粒后取出,每500克切20根,每根里裹一小块已经氽过的排骨,再入酱汁油锅中煮氽。带着清淡悠长的青草香的青团(恕我直言我真的没办法欣赏“青草香”,一直爱不上青团)等等,各具特色,等待各位客官前来品尝一番。

当然我最爱的就是生煎和小笼啦!在这里也就只有这两样小吃能抚慰我想念台湾小吃的心了。



特别的口味

说起上海菜,我的第一印象,没别的,就是甜。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一次不记得到了哪间餐馆,点了一碗台湾卤肉饭。满怀希望地吃进第一口,没想到熟悉的咸味竟变成了甜味。虽然这对热爱甜食的我没什么影响,但确实令我吃惊——一向偏咸的台湾菜竟成了甜味。

不过褪去这层外皮,不能不承认,上海菜的确挺合我胃口的。它甜得恰到好处,不腻,也不会索然无味。不过还是因为习惯吧,我并不常吃甜甜的上海菜,而是习惯于自家从小到大的味道。

上海菜中,我又偏爱家常菜,尤其是大排和熏鱼(大概……是上海菜吧)。在台湾,像“大排”一类的卤肉食中加的调料不会很多(可能是我吃到的不好吃吧),主要用于去腥,于是难免给人(尤其像我这样吃饭较重口的人)索然无味之感。但这里的大排不一样,肉质嫩,入味,而且酱汁十分好吃。甜甜的滋味让我欲罢不能。

熏鱼就更加吸引我了。身为一个爱吃鱼的孩子,从小便痴迷于各种不同做法的鱼。熏鱼是我来到上海后才碰到的一道菜,鲢鱼调味腌制并油炸后的口感令我着迷。不像外表的粗糙,肉质鲜美,甜味得当。正因这样,这道菜成了我每周必吃的一道菜。

还有一样大家耳熟能详并且也吃过很多次的——小馄饨。上海小馄饨,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小吃,属于沪菜系。鸡脯肉、葱切末,加入虾皮、榨菜、胡椒粉、盐、味精调匀,用筷子顺时针拌成黏稠状。馄饨皮取出,中央放适量鸡脯肉馅,逐个包好。净锅烧开水,下入馄饨煮熟后,捞出盛入有鲜汤的碗中,再加入香菜,葱即成。

又说到了,台湾也有小馄饨,但内馅可真是清淡而无味啊,一度成为童年时的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刚来到上海时一直不敢轻易尝试小馄饨。直到有天被阿姨强行拖去“千里香”,点了多少年来第一碗小馄饨。小小的一个馄饨,一口一个,终于让我吃到了有味道的小馄饨,内馅的调味太合我胃口了!从此爱上小馄饨,一去不复返。

当然,上海菜还有许多不同的佳肴,就等着你来探索呢!



高端大气上档次

虽说上海早已不是过去那个纸醉金迷的奢华地带,但仍然是我国的经济中心,是个与世界接轨的国际化大都市,仍然是魔都。在这里当然少不了高端大气上档次我这种平民百姓消费不起的高级餐厅,以显示魔都的地位。

说起高级餐厅,首先想到的通常都是各式创意西式料理和日式料理,但魔都就有以中国菜闻名的高级餐厅——荣府宴和思南江宴。

荣府宴位于思南公馆55号独栋四层花园洋房,内饰也是一派老式格调。走在木地板和木楼梯上,能听到仿佛岁月留下的嘎吱声;许多家具都是老板收来的古董,和充满怀旧感的彩色玻璃,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上面,好像在播放历史的幻灯片。

荣府宴不设菜单,十人套餐一般有6-8个冷菜、6-8个热菜,均由厨师团队根据时令挑选食材、定制搭配,同时包含餐前水果。出品稳定一如即住地美味,不论是鮰鱼肚,还是官燕,高档食材搭配健康原材料,返璞归真别无二家。

“思南江宴”所在的复兴中路539号,曾是宋霭龄与丈夫孔祥熙在上海的驻居地之一,集聚海派文化的精髓。这对夫妻在上世纪显赫无比、富可敌国的“蒋宋孔陈”四大家族里占据两席,顾盼流连,是否还能听到舞影觥筹、高谈阔论,在这幢三层独立花园洋房回响?

思南江宴以“江鲜”为特色。所有的江鲜均选自江阴地区最好的食材。无论是主材还是配料都定点采购。每天清早,由上海阳光蔬菜农场提供当天采摘的新鲜有机蔬菜,江鲜则通过真氧运输的方式,让水温控制在零度恒温状态,保持江鲜的新鲜肉质。除此之外,长江里的野生虾、昂刺鱼等鲜美食材也出现在思南江宴的菜单中,通过严格的采购机制,保证出众的食材品质。

当然,既然是国际大都市魔都,少不了出挑的西式料理:有每个营业日晚上只接待10个人的Ultraviolet by Paul Pairet、能欣赏最美黄浦江之湾的Otto e Mezzo BOMBANA等等奢华米其林餐厅(人均三四千往上我就别想了吧)。等着有能力的各位食客一一品尝。

上海不再是过去那个自己奢华的上海,魔都也褪去了过去的扑朔迷离。如今的魔都,现代、时尚、充满希望,让人不住地拼命往前赶。魔都的美食亦是如此,有承载历史印记的小吃,有代表海派文化的外来饮食文化,多元、有趣。

这就是舌尖上的上海,魔都的魅力。

 

后记:

说实话,当初在知道要写这篇《魔都赋》时,很是惊慌失措,毕竟才来到这里没几年,了解不是很深。没想到最后凭着自己这短短几年吃下来的感想也能写成这篇文章,果然DDL截止期限是写作业的动力!

在写“高端大气上档次”这一部分时,看着网上对这些人均三四千五六千的餐厅的简介,着实吓得不轻。平淡就好,平淡就好。

不管怎么说,能写出这篇文章还是很开心的,抒发了一下自己这几年对吃的感想还是很开心的!

如果写着写着不是“赋”了,那我也是很绝望的……


评语:

这篇文章在写上海饮食文化的同时,将其与自己熟悉的台湾类似的小吃进行对比,让读者既了解到上海小吃的魅力,有对台湾小吃有一点了解。以后可以在文笔上更加精进,将文章写得更美。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