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赵小姐宕机中 参加这个活动我可以不用说话吗?

73烟纸店 2019-12-05 13:55:31

73
烟纸店

故事本该

英勇且美好




BEAUTY

“哎呀今天下雨啦!”

“是的,然后呢?”


“So,how are things?”

“WHICH things?”


━━━━━


23岁那年,我在电视台上班。有天在大堂等电梯时看见台长,恭恭敬敬地对他打招呼道,”X台早!” 我们一起走进电梯,电梯里没有其他人, 从1楼直到17楼,就,始终,静静地,痛苦地……除了”X台再见”,我没能想出第二句话来跟他说。身为一名正在争取做新节目的主持人,我就这样花了17层楼的时间,向领导证明了我是一个不会聊天的人。

 


其实我并不是不会讲话,给我个PPT,我能聊二十分钟不带打磕巴儿的;去哪个节目当嘉宾,一只生煎馒头也能被我说出两种传统来——总之,给我一个主题,哪怕只是”你觉得他俩该不该离”,我都可以有头有尾地把话说流畅,但当说完正事进入随机聊闲篇环节时,我的盲区就开始了。为什么要进行这些小对话呢,他们是多么地无聊!


“哎呀今天下雨啦!” “是的,然后呢?”

“So,how are things?” “WHICH things?”



人们对我最大的误会,就是当过主持的人都长袖善舞,而我,好死不死地,最讨厌跟陌生人社交——站在台上主持的时候,我面对的只有摄像机和组织好的现场观众,说完我想说的,或者甚至只需要背完串词,我就可以下班了,并不需要跟任何人社交; 微博微信上,我可以单方面地表达,我记录我想记录的事,人们的留言我可以不看不回,我可以保持愉快的零互动。


然而,活人的世界可大不相同,有老板,有同事,有客户,有下属,有亲戚朋友,不说话是不可能的,说错话又很容易给自己的生活工作造成直接的负面影响,我就像一个木讷版的韦小宝,同时被七个老婆、朝廷、和天地会看着,不敢瞎说话,也不敢不说话




可是我的这些内心戏老板并不知道啊。我工作过的每个公司,不管我的履历上写得多么清楚:本科电视主持,硕士新闻纪录片,硕士东亚研究——都把我默认设置在市场营销部门——我一个拍纪录片的懂个毛营销啊我,为了糊口,也只能硬着头皮出门社交。


江湖上的场面话说难很难,说简单也简单,磕磕绊绊地经历了各种冷场的尴尬,又幸运地碰上了几个真正长袖善舞的老油子,再加上一个前情景剧女演员的基本表演能力,我终于勉强掌握了点社交场上的生存技巧。


我至今记得一次被空降到公司的北京总部,在做完各种痛苦的人员裁撤薪资调整以后,一个人跟所有新下属艰难社交的场景:


早上电梯门口碰到昨天刚刚减了薪水的同事:哎呀你也在吃这家的煎饼果子,多好啊公司门口有这么好吃的早饭。(对方:呵呵是吧)


会后收拾东西,对刚刚吵过KPI分配的同事:哎呀你的衣服好好看,丢个链接给我!(对方:对不起我是在chloe买的,我没有淘宝账号)


晚上下班,对加班加成狗的美编:哇北京好冷啊,等你忙完了,我们去喝一杯吧?(对方:呃,我已经在办公室住了两天了,我要回家)


(P.S.对以上所有尴尬场景,我有一句万能的回答:哦……对了,你相信星座吗?)




那段经历,至今历历在目:每周一早上坐7点整的东航MU5137飞去北京的时候,我都要拼命抑制住自己想停止安检,收拾好手提电脑回家的冲动,花一整个京沪航班的时间来做心理建设,八点五十下飞机,九点在九号门坐上公司张师傅的车,九点半准时在公司电梯门口对自己在心里大喊三声不要怕啊赵若虹!不要怕! 接着,3,2,1,action!“早啊,这家的煎饼果子真的好好吃啊!”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还有重度脸盲症,那些企管鸡汤里说的,认清楚脸记清楚名字的能力我是完全地没有。乌泱泱地上来一群新的人,我常反应不过来谁是谁。这时候,我假想自己是一名周旋在十里洋场的地下党,用尽我不多的脑子一边周旋,一边努力回想对方是谁。“你今天这衣服怎么这么好看,哪儿买的?”“你们最近怎么样,很忙吧,一切都还好吧?”......


蛛丝马迹之中,总能慢慢摸清线索——七年之后,我当时的同事小张写了篇回忆文章,说初见到我的时候觉得我真是特别假,因为连着好几周,每次来出差都对她说一遍“你的衣服怎么这么好看,哪儿买的”.......我也不知道告诉她真相,对我们的友情有没有益处。




更可怕的,是跟客户开会。做完pitch聊完价钱,总会有一个热心的客户对他的同事介绍说,“哎,你能认出赵小姐吗她以前是主持人哦。


对方的回答,永远地,是他妈不能 (对不起我现在不看电视的对不起我只看美剧,对不起我现在看blah blah),然后热心的客户就坚持解释我主持过什么演过什么如何辞职走了,他是如何看我电视长大的;我就小心翼翼地打着哈哈,对那位只看美剧的高级人说不看电视很正常的,我演的也不是什么大节目,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啊,对了,你们的时间表是怎样的,我们正式报价最晚要什么时候给啊?




最让我有心理负担的,是那些有的没的饭局。一群相干不相干的人凑在一起,说些敏感不敏感的大大小小的话题,不说话大家觉得你不合群,说太多人家觉得你爱出风头,说深了有人传话说你不通人情世故,聊浅了大家回家说你看,她就是个主持人,没内涵——我从前不懂那些喜欢一边在饭局上劝酒,一边在朋友圈给同桌人点赞的人,后来我变得特别佩服他们:用人类表演学的理论来解释,他们在一个不得不去的舞台上,从第一分钟开始,就给自己找到了合理的舞台动机和舞台动作。




我讨厌劝酒,于是我准备了自己的一套的流程:你相信星座吗?你觉得苏珊大妈

准吗?我有一个朋友最近正碰上水逆 (blahblah讲他十分钟的故事),我们办公室有一个处女座,他如何如何(讲豆子十分钟的故事,sorry豆公),我老公是摩羯座,他最近在写罪案手记(讲三十分钟犯罪故事或者奇闻异事),最后,Donald Trump!Can you believe it ?? 开启全饭局对全世界的吐槽,半小时后在大家对全球经济形势的声声叹息中问,你们是开车来的吗,要叫代驾吗?




就这样,托星座和大选的福,我作为一个极度讨厌小聊天的人,靠着这些套路从各种场合中存活了下来。我也开始理解了有时这些看似无聊的社交对话:父母孩子家长里短儿子上学喂猫遛狗,能让陌生的都市人之间慢慢集腋成裘地找到一点一点的共同点,让他们敢把信任的手交给对方。 我依然不信星座,但是慢慢不再抗拒社交。有时候,我竟也渐渐真跟人们一样,以为自己是个擅长社交的人。


直到有一天,我问跟我相亲认识的老公,媒人当时到底是怎么介绍我的? “他说你看上去特别能跟人聊天”,那多答,“但一不留神就会暴露出那个笨拙的害羞的本我。”




那一刻,我决定写下我这些年的场面话技能进化史,给那个23岁那年,跟台长一起坐电梯到17楼,不知该说什么话的自己。



别急着退出!

彩蛋时间,

送上几枚来自同事的横炮:



@盈盈eiei:


哈哈想想当时你在全国婚尚大会的时候,1000多人,每个人都要打个招呼,你要多崩溃啊!而且活动还要持续三天,很可能第一天跟你打过招呼的人,第二天继续来跟你说话,你认出那其实是昨天聊过天的人了嘛?还记得之前参加某位珠宝客户的活动,对方对着装颜色有要求,你只好为了Social把指甲油全部卸掉重新涂一遍,但是第二天发现,压根没有其他人遵守那个五页的PPT要求……我知道,你对Social绝对尽力了。





@豆子:


在我心中赵小姐就是温柔善良,说话得体,从不硬拗造型的好老板!对了,那天你和赵静她老公说他们双十一体检卡卖得很好的时候,真没发现是说错了吗?体检卡卖得好的是另一个人啊。当然,这不影响你的温柔善良和说话得体。 





@小张老师:


至今记得你去西安参加活动的状况,我到会场的时候你们所有人正在门口拍大合影,有几百人。你就坐在那几百人的正中间,拍了半个小时的照。我看着,都惊呆了。几百人啊,你还好吗?后来发现你就惦记着吃羊肉泡馍,我才放心。



━━━━━


※  赵若虹:高跟73小时品牌主理人,73烟纸店老板娘兼KOL担当。


曾经为了逃避高考,误打误撞进了播音主持专业,一点运气、一点英文和无数轮面试笔试让我成为了屏幕上的主持人,喜剧片里的嗲妹妹。后来据说女主持人要有内涵,所以又去耶鲁和纽约大学读了两个硕士,回来之后,他们却说,还是年轻美貌重要。我最想做的事情,是开餐馆和卖高跟鞋,我也都做到了。小的时候会对自己的人生有很多的规划,但是后来越长大越明白,只管尽情生活,上天自有安排。


※  本文图片来自美国摄影师Harry Callahan;Eleven11dream。

 如果你也有故事想要分享,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信箱:yanzhidian@73hours.com.cn



73烟纸店

解忧杂货店

故事收藏馆

美丽实验室


微信号:yanzhidian73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