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余生不问归期小说免费

磕剐菊 2019-11-28 12:32:20

余生不问归期小说免费

第1章 临时秘书

从那间豪华的总统套回到自己的单间里,梁晓素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咚咚狂跳!脸颊很是绯红,滚烫滚烫的!她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刚才的一幕就像做梦一样,到现在她都没有从梦中走出来——那个高大威猛器宇轩昂的男人,以前在她眼里那么高不可攀的男人,刚才是实实在在地和她在一起,而且他们之间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她弄不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心里对他是有抗拒的,却在最后离开时情不自禁地和他吻别了!

难道……

梁晓素双手捂着发烫的脸颊,魂不守舍地坐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前方,她感觉自己的眼前还是他的样子,他那笑起来弯弯的眼睛,稍显急促的呼吸,还有他那健硕的身体,和极其富有磁性的声音——

“丫头——丫头——”

她闭上眼睛,几乎要陶醉在他的声音里……拥有这种声音的男人对女人来说,有种天然的吸引力,何况他还是那么高大,英俊。

抛开他身上的权力附属,她都感觉自己已经被他深深吸引——

但是,如果不是县委书记杜秀青对她做出的这个特殊安排,她是绝对不可能走进他的房间,也不可能和他有这样特殊的“亲密”接触——

“晓素,今晚你把这些日子李书记调研的资料整理一下,送到他的房间里——”

杜秀青交代的这个“特殊任务”,让她十分忐忑不安。

她本以为,那个高高在上大权在握的男人,今晚一定会让她无处可逃!可是,她错了!现在回想起来,和他在一起的这几个小时,已经完全改变了她以往对他的那份印象……

这一夜,梁晓素失眠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叫早的电话就把梁晓素从模模糊糊中叫醒了。

梳洗好来到餐厅,她看见李成鑫已经坐在餐厅里吃早餐了。

“李……书记……早!”她走到他跟前,笑着问好道。

“晓素啊,早!来,坐这儿……”李成鑫看着她,很是慈祥和蔼地说道。

从他脸上,似乎看不出任何的不愉快!梁晓素揪紧的心终于放松了!

她本以为,昨晚她的“任务”完成得不够好,一定惹他不高兴了!没想到他还是这么和蔼可亲,对她反而更亲切了!

梁晓素挑选好了早餐,鼓足勇气坐在了他的对面。

虽然他没有生气,但是,坐在他的对面,她心里依然是那么紧张,心跳加速。

他很快就吃完了。擦了擦嘴,微笑着看向她。

这个小丫头啊,在他心里也已经和此前不同了!呵呵!真是怎么看都是那么美:标准的瓜子脸,鼻梁高挺,肌肤若雪,明眸皓齿,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带着无限的神韵,还有那一头垂直的长发,看上去犹如出水芙蓉般清纯。

普通的工作服穿在她身上,也是那么得体,难掩她俏丽的身姿。官场中很少有这样的女孩儿了!李成鑫不由得在心里感叹,看她的眼神也自然多了一份异样的情愫。

梁晓素看他已经吃完了,只吃了那么几口就不敢再吃了。

哪有领导等秘书吃饭的?梁晓素很是腼腆地看着他笑了笑。

“怎么不吃了?”他笑着问道。

“吃饱了——”她放下碗筷弱弱地说道。

“呵呵,你就像是只小猫,吃那么少?”他笑着说道,“再吃点儿——”

“吃饱了——”她再次说道,再次心跳加速了。

“呵呵——别把自己饿坏了啊!还没到时间,你还可以再吃点儿——”他很是关心地说道。

“……我去给您取东西吧?”她说道。

“东西都拿下来了,不用上去取了,我们走吧——”他边说边站了起来。

她赶紧走过去拿过他的包和水杯,跟在他的身后往楼下走去。

他的背影是那么高大,她走在他后边儿,前面的人基本上是看不到的。

今天,梁晓素照旧要陪着他下乡去调研。整个过程,李成鑫走村串户,访问农村低保对象,和他们拉家常,嘘寒问暖,非常亲民,非常敬业。

梁晓素在他身边,给他拿包,同时还负责记录。

第二天,李成鑫结束了在余河县的调研工作,返回省城。

临上车前,李成鑫很亲切地握了握梁晓素的手,笑着说:“辛苦晓素了,这两天陪着我下乡,回去好好休息……”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车子离去,梁晓素居然感觉自己的鼻翼有些发酸,心中有种无法言说的感觉……

只是,梁晓素没有想到,县委书记杜秀青对她的这次安排,会彻底改变她的命运,并且一把把她推入官场的快车道。

作为女县委书记杜秀青的女秘书,梁晓素的世界还是相对单纯的。

只要负责好杜秀青的日常工作安排,有时候为她写写材料,写写发言稿,但是,更多的时候,这种事情,有县委办的人来具体负责,她只负责审核,亲手写稿子写材料的时候并不多,所以,她其实更多的是担任生活秘书的角色。

这天上班后,杜秀青把梁晓素叫到跟前,看着她说:“晓素,这两天交给你一个特殊的任务,务必要圆满完成!”

“是,我一定好好完成!”梁晓素说道。

至于是什么任务,她都不需要具体问清楚,只要等着杜秀青的指示。因为杜秀青对她的安排,她从来就没有拒绝过。“省委副书记李成鑫要到余河来考察上访事情的落实情况,正好他的秘书有事不能随行,你作为地接,全程负责李书记这几天在余河的生活起居和日常事务。”杜秀青看着梁晓素说道。

“……好的,我明白……”梁晓素心里立马有点惧怕,但是,她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负责省委副书记李成鑫的生活起居和日常事务……这个事情貌似很不好做!

李成鑫上次陪同中央首长到余河来召开全国血防工作会议,梁晓素见过,长得高大,威猛,四十五上下,看起来很严肃,很有领导的派头,这样的人,是不是太难接近了?

都说伴官如伴虎,这伺候人的事情可不好干,干得好没有人表扬你,干不好那可就惹大麻烦了,何况还是省级高官……

唉,怎么弄这么个差事呢?梁晓素心里嘀咕着。

“怎么了?”杜秀青看她低着头,笑着问道。

“没,没什么……”梁晓素嗫嚅着,脸上却露出一些不自然的神情。

“晓素,李书记是个很和蔼很慈祥的人,很随和,很会为下属着想,你放宽心,大方地去接待他,他一定会很满意的……”杜秀青看着她说道。

“好,我知道了……”梁晓素点着头说,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这样的事情她可是从来都没有做过,伺候人她也只会伺候女人,伺候男人的事情可是从来没有干过。

看着梁晓素这副弱弱的模样,杜秀青心里却是一阵欢喜。

梁晓素长得清纯靓丽,娇娇小小的,很惹人怜爱,尤其是那双弯弯的眼睛,很有神韵,笑起来就像会说话似的,特别招人喜欢。

梁晓素大学毕业后参加公务员考试,考到余河团县委,从那个时候就认识了在团县委任书记的杜秀青,一年后杜秀青到平安镇担任书记,也带着她到平安镇去挂了个宣传员,副科级,算是到基层去锻炼了一下。

去年杜秀青从县委副书记晋升为县委书记后,直接把她从平安镇调进了县委办,担任杜秀青的专职秘书。

只是,这么几年下来,也没见梁晓素找男朋友,谈婚论嫁。

杜秀青曾经问过她,她只说没有碰到合适的,个中缘由,只有她自己清楚吧。

不过,像梁晓素这样清纯靓丽的女孩,恰恰是很多“老男人”钟情的对象。

尤其是有权有钱有势的老男人,就更喜欢梁晓素这号的,据说他们能从这样的女孩身上找回当年的青春,激起老男人心中的第二春,从而焕发生命的活力。

让梁晓素去接待李成鑫,是因为上次李成鑫到余河来召开全国血防工作会议时说的那句话。

那一次梁晓素在接待的过程中,和李成鑫有过几次短暂的接触,事后,李成鑫当着杜秀青的面夸奖梁晓素道:晓素姑娘不错!

呵呵,一句话,听得杜秀青心里沉甸甸的。

这回李成鑫再来,却不带秘书,点名要杜秀青给他安排一个人来负责他在余河的工作,杜秀青一下子就明白了,只有梁晓素合适,也只能是梁晓素合适!

李成鑫回省城了,梁晓素的生活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

跟着杜秀青,如影随形的,重复着以前的工作。

只是杜秀青对梁晓素的感觉却完全变了。

李成鑫最后走的时候,握着梁晓素的手,那一瞬间的眼神,深深地印刻在杜秀青的脑海里。

李成鑫看着梁晓素的眼神,是那么慈爱,那么温情,似乎还有那么一丝不舍,他脸上挂着笑,但是眼里却有些亮晶晶的东西在闪烁。

整个过程,梁晓素低着头,几乎都不敢看李成鑫的眼睛,那么羞涩,不安,还有那么一点依恋,她虽然没有和他四目相对,但是看得出来,她心里是五味杂陈的。

那一晚,发生了什么,杜秀青用脚趾头想,都可以想象得到。

第2章 怦然心动

但是,她完全没有想到,李成鑫分别的时候会对梁晓素是这种感觉,难道他真的是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娘?

呵呵,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梁晓素的未来就定然是充满了希望的!

看着梁晓素,杜秀青心里也很是感慨。

她无意把梁晓素推上这条路,但是,命运却给了梁晓素这样的机遇,让李成鑫看上了这个涉世不深的小丫头。

这是幸运还是不幸?杜秀青无从回答。

但是,她回忆自己当初被镇党委书记胡春平送进县委书记黄钟明房间里的那一刻,内心的那份痛苦和纠结,至今都是历历在目的!

她当时已经是别人的妻子,而且已然为人母,她心里很清楚,走进那儿,就是一种赤裸裸的交易,那个高大霸道的男人,能给予她的,就是权力带来的附加值,她用她的身体,换取了仕途上的升迁,除此之外,她别想其他,也不能奢望其他……

那么梁晓素呢?她的这一夜,会给她的人生带来怎样的改变?她无从知道,梁晓素自然也无从知道。

只是梁晓素还是个待嫁的姑娘,心态和当初的杜秀青应该是完全不同的。

但是,杜秀青相信,这一夜之后,梁晓素心里定然是有期待的,至于是什么样的期待,杜秀青就不得而知了。

晚上,梁晓素从外面买来了套餐,和杜秀青在办公室里吃。

简单的晚餐,她们都是这样解决。晚上如果没有特殊的交代,县委食堂一般不做饭,因为绝大部分人员都回家吃饭,很多领导又经常在外面吃饭。而杜秀青却是经常留在办公室里的,为此梁晓素就定点到老吴饭庄里定了套餐,保证杜秀青能吃到一点可口的饭菜。

两人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饭。

正好是江南卫视播放江南新闻联播的时间。

一般省台的新闻都在新闻联播之前,而这两个新闻节目,像杜秀青这样的官员,那是一定要看的,除非有重要事情,否则绝对不会错过。

普通人觉得看新闻很无聊,但是,对于官员来说,这却是每天必须要上的一堂政治课,因为新闻联播往往是政治的晴雨表,是人事调整的风向标。从新闻里能看出很多很多微妙的东西。

据说华西村的老书记吴仁宝是几十年如一日,坚持看新闻联播,从新闻联播里读懂政治,更读懂商机,由此来决定华西村的每一次重大决策。

而吴仁宝因为善于从新闻联播里读懂政治,他的每一次决策都和中央的政策相吻合,由此获得了发展的先机,成就了华西村神话般的发展王国。

新闻的头条是省委吴书记的,大概几分钟过后,李成鑫的画面出现在电视上,而旁边正好站着的就是县委书记杜秀青,还有县长蒋三发,再就是梁晓素。

李成鑫正在走访特困户的画面,记者抓拍的角度很好,李成鑫的样子非常和蔼,非常慈祥,眉目之间都含着笑意,和特困户在亲切交谈。梁晓素在旁边低着头记录着。

镜头很快就锁定在李成鑫一个人身上,进行特写了。

电视里的画外音:省委副书记李成鑫近日到信江市安河县进行调研,了解特困户的生产生活情况……

看到这里,杜秀青特意转过头,看了看坐着旁边的梁晓素,杜秀青发现,梁晓素的脸居然红了!

那一抹少女的娇羞,透过那丝红晕不自主地流露了出来……

梁晓素也在紧盯着电视画面,目不转睛地看着。

看到李成鑫那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电视里,她的心居然瞬间开始砰砰直跳!这种感觉很久很久都没有了!太奇怪了!按理他走了,就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怎么看到他的画面,她却会有“砰然心动”的感觉?

而且,她和他之间就是那么几个小时的相处,他走了,就彻底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

可是,此刻面对电视上的这个男人,她的心里和以前的感觉却真是截然不同的。

以前在电视上看到他,她没有任何的反应,和看到其他的官员是一样的。

他就是一个官员,一位省级高官,一个政治符号而已,和她这个小小的县委秘书,是决然不同的两个世界里的人。

但是,她没有想到,经过了那一夜之后,她看到他的感觉却不知不觉中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连她自己都想不到,自己的心什么时候被他牵走了?

电视里的那个男人,还是那么高大,那么慈祥,那么和蔼,那么敬业,那么亲民……和往日的电视形象无异,可是,在梁晓素的心里,他已经不仅仅是这样的一个领导了!

那一夜,他是那么温存,那么善解人意,那么怜香惜玉……他没有霸王她,没有强行占有她,没有用他的权力和欲望来征服她……

是的,他保全了她的尊严,保全了她的完整……

她很清楚,如果他要强占她,凭他的体力,她是丝毫没有还手之力的,只有束手待毙……成为他身下的残花败蕾……

可是,他没有,而是微笑着看着她离开,让她完好无损地走出了那个房间……

现在,看着电视里的他,她无法说清楚心里的感觉,有那么一丝感动,更有那么一丝感激,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留恋……

呵……无法言说的感觉……

总之,这个男人,在她心里的形象变得更加立体了,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政治形象。

他不仅仅是个官人,政客,不仅仅严肃,亲民,他还是个懂得疼惜人的男人,是个有人性的官员……

是的,应该说是有人性……

梁晓素心里想。

有几个男人,能够做到面对“可口猎物”而罢手?有几个拥有权力的男人,能够容忍女人的拒绝?尤其是他想要的女人,如此的拒绝他!

都说人到了一定的职位,拥有了至高的权力之后,心态多少会变得有些不同寻常——不容拒绝,不容反抗,不容不同意见,唯我独尊,唯我独大。

可是,她看到的他,却是有人性的,是丝毫没有变态的一个官人,一个男人……

只是,这样想着的时候,她的脸不知不觉红了,她并不知道自己这微妙的表情变化会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展露无遗,会出卖了她内心最隐私的秘密……

“晓素……”杜秀青在她耳边叫了一声。

她居然没有听到,没有任何的反应,眼睛依旧盯着电视看。

“晓素……”杜秀青又喊了了一声,这回加重了语气。

“哦……”梁晓素恍然大悟似的,从自己的思绪中回到了眼前,然后木木地看着眼前的杜秀青。

“李书记对你的评价不错……”杜秀青看着她说。

“呵呵……”梁晓素微微一笑,算是回答。

其实,她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杜秀青的话。

“李书记多次在我面前表扬你,说晓素不错,对你这次的工作也很满意……”杜秀青继续说道,“李书记是江南省的少壮派,刚好五十出头,在省级干部里面,也算是比较年轻的,明年两会之后,中央人事调整,江南省也会有大调整,吴书记在江南省已经八年了……”

杜秀青后面的话,似乎是自言自语,但是,梁晓素却句句都听得很清楚……

如果,如果他能……那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是啊,没有任何的关系!梁晓素心里笑了一下。

她和他之间本来就没有发生任何关系,就算是发生了,又能怎么样?都说男人拔卵无情,对于这样的高官,你如此弱小的一个小虾米,还想利用身体上位?呵呵,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更何况,她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就更谈不上其他的了!

所以,他的未来怎么样,那都是别人的故事,与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想明白了这一点后,梁晓素的心里居然很快就淡然了。

“晓素,好好干,有机会的话,我会推荐你的……”杜秀青看着梁晓素说。

“谢谢杜书记,我会尽力的……”梁晓素回答道。

“呵呵……好,尽力而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时候啊,机遇来了,挡都挡不住……”杜秀青笑着说。

梁晓素不太理解地看着杜秀青,一脸的狐疑。

“以后你会明白的……”杜秀青再次说道,“当然,这里面的分寸要把握好!”

分寸?什么分寸?梁晓素似乎更听不懂了。

周末,梁晓素回到家里,为了工作,她已经两个周末没有回家陪父母了。

梁晓素的父母都是普通公务人员,现在已经退休在家。

她的妈妈是信江市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平时的工作就是检验火车,查看到站的火车有没有故障。

小时候梁晓素经常跟着妈妈到车站里去,有时候就在旁边看着妈妈工作。

那时候看到妈妈工作的样子,她觉得妈妈很伟大,很了不起,能检修火车这个庞然大物,这是多大的本事啊!

可是,慢慢长大了之后,她才觉得,这份工作和娇娇弱弱的妈妈很不相称。

梁晓素长得很像妈妈。

妈妈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很惹人怜爱的女孩子。

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依然很显年轻,皮肤不怎么保养,也是那么白嫩。只是眼角的那些皱纹,才看得出岁月对她的侵蚀。

第3章 青涩初恋

如果妈妈是车站的播音员,那该多好啊!有一天梁晓素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听着车站里广播员的声音,她觉得那应该是妈妈的声音,那里面应该坐着像妈妈这样的美丽小巧的女人才合适。

可是,有一次她无意中看到了那个播音员,她大吃一惊,原来那个播音员也长得很漂亮,身材比妈妈好多了!

而且更让梁晓素羡慕的是,那个播音员穿着那身工作服依然是那么有女人味,曲线有致,走路的样子都是昂首挺胸的,非常有吸引力!

而不像她的妈妈,工作的时候穿着那么宽大的,沾满了油污的工作服,还带着一双白色的大手套,每天要像个男人那样去查验火车……

梁晓素至今没有弄明白,妈妈当年怎么选了这么个不合适的工作?

梁晓素的爸爸是信江市自来水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员。

爸爸老实勤恳,与世无争,干了一辈子,连个最低的级别都没有混上。

最早是在公司里抄水表,每天到各个小区去抄水表,骑着一辆最古老的自行车,穿街过巷。

后来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了,就被召回到公司,放在办公室里打打杂养老,算是照顾他了。

这样的家庭,普通而又平凡,但却是一份稳定踏实的生活,没有大富大贵,却有真实质朴的幸福。

梁晓素大学毕业了,虽然考进了公务员队伍,但是,她这样的家庭,没有任何的背景,要想在官场上混出什么名堂来,是很难的。换句话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如今在公务员队伍里,两种人最吃香,一种就是官二代,含着金钥匙出身的,脚踩着风火轮进入政界的,那上升的速度,犹如坐火箭,让人叹为观止!

还有一种人,那就是富二代,家族里拥有金钱和势力,投身到公务员队伍,为的是混个官职,能够更好地为家族服务。这种人,也是一样平步青云,势不可挡。

像梁晓素这样,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的,而是属于贫二代的,这辈子或许就永远只能做个普通公务人员。

刚进入公务员队伍的梁晓素就是这样想的,对官路,她没有任何的奢望,要的只是这份稳定的工作,继而选择一种稳定的生活。

然后找一个和她一样稳定的男人,重复她爸爸妈妈平凡而又简单的生活。

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杜秀青,这位平民出身的女县委书记,后来还成为了杜秀青的秘书。

这或许是她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

走进家门,妈妈笑着迎了上来,说:“闺女回来啦,你爸爸在厨房给你包包子,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梁晓素从小就喜欢吃小笼包,而她爸爸为了她能吃到最好吃的小笼包,楞是在外面学到了做小笼包的技术,经过改良,爸爸包的小笼包比外面卖的还好吃。

“嗯,我就知道回家有好吃的!”梁晓素笑着来到了厨房。

“爸爸……好香啊!”梁晓素看着爸爸系着围裙忙碌着,心里好一阵感动。

“嗯,丫头回来了,好好,马上就可以吃了!”爸爸转过头,看到她立马眉开眼笑,一脸的满足。

“晓素啊,来来来,先喝点水……”妈妈在客厅里招呼她。

梁晓素像风一样跑着来到了客厅里,妈妈已经给她倒好了水。

在家里,梁晓素才能还原一个女孩子的本真,可以天真,可以撒娇,可以风风火火地跑来跑去……

“晓素啊,妈妈昨天晚上在新闻里看到你了……”妈妈看着晓素高兴地说道,“你和省委副书记在一起……”

梁晓素吃惊地看着妈妈,她从来不关心新闻的,怎么昨天突然间看到了她呢?

“呵呵,是的,李书记下来调研,没有带秘书,我被临时抽调过去负责他的日常工作……”梁晓素边喝水边说。

“哦……”妈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想了想,又说,“大人物不好伺候吧?”

“不会,挺好的,他很随和,很慈祥,是个很不错的人……”梁晓素由衷地说道。

“那就好,这样的官员很难得……”妈妈感慨道,“我们是普通人家,妈妈不指望你能飞黄腾达,只要你能平安幸福就好!”

“妈,这就是工作,李书记说我做得不错……”梁晓素笑着说,“你想多了……”

“晓素啊,听妈一句话,该解决个人问题了,你也不小了,找个合适的小伙子……”妈妈看着她说,“你看看你的同学,一个个都结婚了,没结婚的,也已经名花有主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而且,这女人结婚就像是庄稼逢春一样,一定要在春天里开花,秋天才能结果,孩子,人生的季节也要抓住,千万别错过了……”

唉,又来了!梁晓素在心里感叹道。

每次回家,妈妈都要唠叨这样的话,总是催着她早点找男朋友,早点结婚。

甚至有几次,还安排她去相亲,逼着她去和陌生的男人见面。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梁晓素最怕的就是这个。

“好了,吃包子吃包子,美味的灌汤小笼包来啦……”爸爸笑呵呵地从厨房里出来了,手里端着一笼刚蒸熟的热腾腾的包子。

“闻着就想流口水了……”梁晓素笑着说,立马从爸爸手上接过蒸笼放到了餐桌上,打开蒸笼,一股热腾腾的蒸汽和着包子的香味儿飘了出来。

梁晓素拿起筷子夹了一个放进嘴里,咬了一口,满嘴的汁水溢出,真是美味无比!

“爱心牌小笼包,吃一回就忘不了……”梁晓素边吃边笑着说,“爸爸,你可以开个包子铺,就叫一号爱心包子铺,保准全城第一家!”

“哈哈,那好,等我好好考察市场后,再把技术提高些,我就改行卖包子去!”爸爸也笑着说,“现在我暂时还只能为我家的小丫头服务……”

爸爸说完,又钻进厨房,继续去做菜。

每次梁晓素回来,爸爸都要做一顿大餐给她吃,包子只是饭前的点心,接下来的才是正餐。

每次看到爸爸忙碌的背影,梁晓素都会感叹,爸爸除了事业上没有什么成就外,其他方面,真的算得上是最好的男人:顾家,爱老婆,疼孩子,这一辈子,他都把妈妈当个宝似的疼爱着,在家里,梁晓素很少看到妈妈下厨,似乎买菜做饭这样的杂活儿,都是爸爸的专利,妈妈从来不操心。

梁晓素记得,爸爸要是有事出门,如果有几天的时间,那一定会做好几天的菜放到冰箱里,让妈妈每天热着吃。

总之,妈妈是从来不买菜做饭的。

梁晓素以前一直就想找一个像爸爸这样的好男人。虽然没事业,但是顾家,能照顾好这个家,她觉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幸福,平凡踏实的幸福。

可是,命运却似乎要和她开玩笑似的,在她以为自己找到了这样的幸福时,上天却无情地从她手里夺走了这份幸福!

吃过晚饭,梁晓素陪着父母喝了一会儿茶,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拉开中间的那个抽屉,那张帅气的灿烂的笑脸出现在眼前……虽然过去两年了,可是,他的音容笑貌,他的一言一行,他每次呼唤她的名字,都是那么清晰地出现在眼前,回响在耳边。

是啊,两年了,可他似乎从未从她的世界离开,从来没有……

她的手抚摸着照片上的他,泪水开始模糊了双眼……

“王成……你在那边还好吗?”

她的心随着记忆飞回到了美丽的大学校园里……

江南大学的樱花园里,是梁晓素最爱去的一个地方。

这儿,每年春季开学后,是江南大学最美丽的地方,也是最浪漫的地方。

梁晓素就是在这儿邂逅了她的爱情,遇到了她心中的“王子”。

大二那年,在那个春雨霏霏的季节,一个樱花怒放的日子,梁晓素在樱花园流连忘返。

偶尔有一对情侣在雨中漫步,撑着伞,走在铺满樱花的小径上,这份美丽和浪漫,真正是让人陶醉的。

梁晓素孤单一人,手里拿着伞,却并没有撑开。

她喜欢被这细细的雨丝打湿头发的感觉,朦胧中的湿润,似乎空气中都带着甜味儿,带着香味儿,让人很惬意,很陶醉。

当然,这样的时候,她同样也渴望有个人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只是,在大学校园里,这个花儿众多的地方,梁晓素并不是最出众的那一个,加上她是那么默默无闻,从不主动接触异性,自然不会是招蜂引蝶般的人物。

在许多人都出双入对的时候,她依然是享受着一个人的孤独。

看着春雨中怒放的樱花儿,梁晓素有些想入非非,没有留心脚下,没想到雨天路滑,她一个不小心,脚底一滑,摔倒在地,居然把脚给扭伤了!

梁晓素看看周围,居然没有发现一个人影,她只好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地往回走,却不曾想越走越疼!这脚似乎强行跟她作对,走到后面几步简直是无力抬起来了……

她疼得龇牙咧嘴的,正期望有同学路过能来帮她一把,正好迎面走来一个男同学,看那样子,应该也是本校的。

看到她这么痛苦的表情,他忍不住在她身边停下来,问道:“你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梁晓素抬头一看,心里立刻惊喜不已:好高大英俊的男孩!他那有棱有角的脸庞,和香港明星郭富城很像,尤其是那双眼睛,看着她的时候,都像在传递着电波似的……

.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