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正月过完了

Fun的话 2019-03-13 14:03:27


今天是二月初一了。我是正月初八回的广州,可能因为年还没过完,广州的车流还没往常那么拥堵,上地铁也轻松了许多。相较于三线城市,这种一线城市不太拥挤的感觉其实还挺舒服的。但目前城市的竞争力又好像体现于它的拥挤状况,不知道我这种感觉对不对。


早睡早起是一种非常舒服的状态,如果没什么非熬夜做不可的事情的话,早睡是很有必要的,早起又可以避免了一天大量的纷杂的信息干扰。玩手机绝对不是什么深夜里非做不可的事情。


公司楼下的小笼包涨价了,年前的4.5到现在的5元。印象中小笼包价格是2元起步的,那会我还在上小学,也就过去了十几年吧。房价涨的就和小笼包不太一样了。


校门口几家餐饮店:大碗面算是门口餐饮的霸主吧,囊括了饭、粥、粉、面、麻辣烫,最好吃的应该是大碗麻辣烫了,毕竟碗真的大,经营效率也高,从点餐到上菜流程都很流畅,就是服务态度不太好。大碗面里还有一个档位是上海小笼包,皮厚馅少,完全违背了小笼包的做法,吃起来有如嚼面粉一般。街中的沙县小吃中华老字号,汤饭是我的最爱,主要是汤好喝。公交站转角处新开的一家笼仔饭,不太好吃,看得出是刚刚经营餐饮,服务上非常不娴熟,没有效率,用餐体验不好。这个位置,此前已经关闭了好几家了,难道是风水不好?不知这家能不能撑半年。


每天处于很紧张的状态时,精神总是很难聚焦,就连在路上我都没法精神集中。于是我就会经常性的丢东西,比如丢口罩丢雨伞丢公交卡,我戏称我与这些东西命里相克。


大多时候早上都选择吃公司楼下的麦当劳,一到点餐的时候我就特别纳闷排在我前面的人,干嘛不先想好要吃什么呢,早餐的品类选择并没有很多啊,让服务员一个个介绍我觉得挺费劲的。顺便说下麦当劳早餐的粥还是挺不错的,只是料实在太少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工作效率非常的高,因为这个时候微信没人发朋友圈也没人可以聊天,完全脱离了纷杂的信息对自己的干扰。但是经常在夜里干活并不是什么好事,这样容易掏空身体,甚至猝死。年轻的时候,还是保命要紧。


我是一个95年的年轻人,在大城市生活了几年也算见了那么一点世面。现在年轻一代大有作为的不在少数,年纪轻轻身家百万千万这不是什么稀奇事。不过有一点我其实挺好奇的,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驾驭几百万几千万在我看来这完全没什么问题,但能够驾驭得住几个亿吗?我暂时还没见到过。


这一周的新闻热点很多。

六六又骂了京东,对,是又骂了,京东股票也随着跌了几个点。六六骂京东假货倒没什么,文章里扯上女权我就不太明白了。

那个蓝色记者朝着红色记者翻了白眼这事反响也挺大,但我对于“提问婊”这一类人确实很想翻白眼。

纪梵希老爷子去世了,直到他去世我才知道原来纪梵希创始人是个男的。

霍金也去世了,霍金去世的影响力非常大,大到需要很多文章来讨论不懂物理的人在朋友圈悼念霍金到底是不是在跟风。我确实对黑洞理论等等物理著论一窍不通,霍金对我也没有产生过很大影响,顶多是出现在我的中学作文里,他是为人类科学探索有过巨大贡献的人,真诚的悼念一下没什么可以酸的。而那些甚至用笑话来嘲笑讽刺的人,其实大多数也不见得看过时间简史。

蓝标的员工在315用一篇10w➕爆文让蓝标出来为大家展示下蓝标的公关实力究竟如何。不过昨天蓝标的股价倒是跌了不少。

今年315晚会最大的亮点就在于对三四线城市人民来讲起到很好的科普作用了,至于其他亮点,可能得研究才能看出来。


李嘉诚昨天宣布退休了,说实在的我都不敢相信他已经90了。李嘉诚在我眼里一直是个传奇的人物,尽管现在很多人的言论对李先生并不太友好。可是李嘉诚20岁做到了总经理的位置,1950年才22岁用7000美元(注意是1950年,7000美元在当时可是巨额)开始创业,这样的能力早已经注定了他必有辉煌的一生。

李超人是个潮汕人,一直以来不仅仅商业界乃至大部分潮汕人都会以李超人为骄傲。我一直很佩服李超人,不仅仅是商业上的眼光,更是他对教育的投入。汕头大学是全国至今唯一一所私人建立的公立学校,李超人也说过汕头大学对于他来讲是具有超越生命意义的。汕头大学的校歌《大学问》我非常喜欢。

一直流传着李嘉诚司机跟着他炒股发财的坊间故事,我也想讲一个我父辈一直流传的李嘉诚的坊间故事。全社会都知道李嘉诚靠房地产发财的,但几十年前能意识到房地产是坐大金山的人并不多。传闻李嘉诚当年有个算命大师指点(一说是梦里梦见高人),告诉他哪里哪里的地皮很值钱,现在买下来以后肯定能发财,于是他就去买下来了。春江水暖李先知啊。当然,这个故事很大可能是假的,说这个故事不只是想说李嘉诚的商业眼光真的非常长,也想说地产在中国真的很赚钱。


(标题党词库不够用的结果)


今天北京下雪了,下雪好啊,瑞雪兆丰年。

提醒下,戊午年正月已经过完了,2018已经过去快一个季度了。



<  以上  >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