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鹿庄桥(二十四)

中都不肖生 2020-11-20 12:50:59


二十四  上海的夜

 

田雨在上海每天白天都是紧张的忙碌,一到了夜晚,他的生活就变得多姿多彩。

外滩的灯光、闪烁的霓虹、喧闹的街道、拥挤的人群,路边的排挡,让那些老上海人也玩到深夜都留连忘返。

孟秀玲初到上海,因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她就没事去逛街,她好奇、贪玩,还时常迷路,田雨下了班就成了她的免费向导。

外滩、人民广场、淮海路、南京路、城隍庙,他们转了一遍又一遍。

上海一些比较有名的小吃,比如城隍庙绿波廊的蟹粉小笼、鸡鸭血汤、西施豆腐;吴江路的小杨生煎、云南路的排骨年糕、小绍兴三黄鸡、生煎馒头、南翔小笼包、三鲜小馄饨、油豆腐线粉汤、开洋葱油拌面,条头糕薄荷糕、海棠糕、蟹壳黄等,田雨也带秀玲吃遍了大上海。

在上海吃住老贵,总没有工作也不是办法,不到半个月,秀玲带去的5000块钱花光了,而且还不带她一个月的房租1500,田雨也跟着花了3000多。

田雨一看这样不行,他帮助孟秀玲找到了一份给房地产公司做销售的工作,工资底薪4000加提成,交四险一金,工作也不累。

但孟秀玲在上海人生地不熟、也从来没有房产销售经验,让她跟人家好好学,挖点儿别人的客户资源,她还不用心。田雨成了她的唯一依靠,做业务、购通客户、包括带客户去看房子,她都让田雨有空来领路。

田雨身心疲惫,而孟秀玲却是自我感觉良好,她开始暗恋起了田雨,田雨一下班,孟秀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而田雨通过给妈妈的公司做APP平台,发现郭秋玲是个性格内敛,素质全面的女孩,他越发喜欢与郭秋玲联系,孟秀玲有电话,他就以晚上加班为由加以推托。

田雨也知道,在上海也只是暂时打工,开开眼界,上海消费惊人,一个月没有两万块钱的工资也就根本无法立足,田雨也想着能有一天,还是能回到老家来创业。

袁梅给田雨打电话,让他回来跟表大爷帮忙,这让田雨找到了离开上海的借口。

他辞掉了工作,买了从上海虹桥到曲阜东的高铁票。他给孟秀玲打电话,说晚上下了班一起逛街、吃饭,这让秀玲兴奋不已。

天空又飘起了小雨,上海的雨不稀奇,但今夜这场雨,对孟秀玲来说,则显得那么冷酷无情。

孟秀玲特意化了妆,穿上自己最喜欢的套装,两个人各打着一把小雨伞,来到了云南南路的小金陵老鸭粉丝汤店,两人各要了一碗这里的招牌菜—老鸭粉丝汤,十元一碗,价格也不贵。

老鸭粉丝汤店里的背景音乐重复着情歌王子王杰的歌曲:《无情的雨》……

两人聊在上海的所见所闻、说上海的夜,聊到了最近的工作和生活。秀玲在田雨的帮助下做成了一单,销售有了业绩,她对工作充满信心,但她又认为,自己的房租太高了,而且马上就要再交房租。

“不如我们合租个房子吧!”孟秀玲突然心血来潮。“有你在身边,我有安全感,我睡床,你睡地板。”

“男女混搭,有这样租房子的吗?”田雨认为孟秀玲是在瞎想。

“咋没有,我公司那几个售楼女生都是和男生合租的”孟秀玲说。

“人家可能是男女朋友,我们则不同。”田雨说:“咱是老乡,我得保证你的安全。”

“有你在,我就安全。”孟秀玲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是我把你带到上海来的,我得保证你的安全。”田雨说。

“不是你带我来的,是车站偶遇!”孟秀玲说:“我自己来的大上海,只是在曲阜东偶然遇见了你。”

“那倒是。”田雨承认。

“谢谢你这一段时间照顾我。”孟秀玲表达她对田雨的感激之情。

“这段时间开心吗?”田雨问。

“开心!上海是国际大都市,这里什么都比咱家里好!”孟秀玲说。

“可这里容不下咱,我们只是个来打工的。”田雨想说出自己的想法。

“如果不是自己当老板,在哪里都是打工。”孟秀玲很坚持自己的想法。

“我想回去,上海不可久留,这里的房子我们买不起!”田雨说。

“都是租房子,谁在这里买房子啊!”孟秀玲说。

“你不是在做房产销售吗?怎么会没有人买房子?我是说,我买不起这里的房子,上海不可能成为我以后长期生活的地方。”田雨非常理智。

“我们可以合租房子,降低生活费。”孟秀玲提醒田雨:“是合租!”

“我已经辞职了,我买了回家的车票,妈妈叫我回去,去帮我表大爷创业。”田雨说。

“你辞职了?一月一万多块钱你辞职了?”孟秀玲不可理解。

“在家里挣3000也比这里剩的多,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田雨说。

“你真的打算要回去?”孟秀玲开始相信田雨的话是真的。

“对,我已经买好了车票,上海虹桥到曲阜东,后天一早七点的。”田雨说:“今天约你出来,也是想知道你现在的工作和生活,顺便跟你来道个别。”

“道别?我来了才一个月,你道别?”孟秀玲有些不可思议。

“表大爷从北京搬来了自己的企业,投资3个亿,在开发区组建了新公司,是他让我回去跟他去创业。”田雨说:“你若喜欢这里,你就继续,我已经决定了回去。”

“我不回去,我在服装厂干了三年,一天干十多个小时,3000块钱的工资,也就是个缝纫机器,到了晚上,家里一片寂静,吃的、玩的,都没有。”孟秀玲说。

“如果你的业务做的可以,在上海做房产销售收入也不低,但你得付出百倍的努力。”田雨说:“上海是按规则办事,收入看业绩。”

“我会努力的,我不回去。”孟秀玲说。

“今天,是我来给你道别。希望以后你一个人在上海,自己要保护好自己,晚上尽量不要上街、也少花钱。”田雨提醒孟秀玲。

“我会保护我自己。”孟秀玲哭了:“也希望你回去后,能经常与我联系。”

“如果以后真的在这里呆不下去了,你就回去,我会让表大爷考虑一下给你留个位置,我想,他会帮你的。”田雨说。

从云南路出来,小雨依然淅淅沥沥,两人漫无目的地聊到深夜,田雨提醒孟秀玲:“到你住处了,你回去吧!”

“我想让你抱抱我!”孟秀玲眼含泪水:“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

“有微信,随时可以联系的。”见孟秀玲哭的伤心,田雨木木地呆在那里。

“抱抱我,我喜欢你!”孟秀玲去拉田雨的两只胳膊。

“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田雨说。

“我要你抱我!不然我就不回去!”孟秀玲大声说。

“好,好,我抱,我抱!”田雨张开胳膊。

孟秀玲扔掉手中的雨伞,她投进了田雨的怀里。

两人相拥了几分钟,孟秀玲不断的哭泣。

从鹿庄桥走出去的两个年轻人,他们在上海滩的这段短暂情缘,也将随着田雨的离去,会在这淅淅沥沥飘着的无情雨中而终止。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