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因为有你,我成了最怕死的人

科盈心理 2018-12-05 16:20:11

本文已获授权

来源:拾遗(ID:shiyi201633)

作者:拾遗

拾遗物语

"因为你,我害怕死去。平生第一次,我对死亡产生了恐惧。我竟然产生了想要永远活着的愚蠢念头,不是因为贪恋,而是因为挂念。"

——剧作家廖一梅



昨天,与一位朋友一起回家。

我俩在过斑马线的时候,

一辆抢时间的出租飞驰而来,

朋友一闪身,躲过了车头,

但衣服还是被反光镜擦了一下。

一直善于控制情绪的他,

竟然全身颤抖起来:

“刚刚真的要吓脱魂了。”

说着说着,他竟蹲在路边哭了起来。

哭了好几分钟,才站起来说:

“如果我今天出了事,家里的天就塌了。”

说着说着,这老爷们眼泪又下来了:

“以前年轻时,天不怕地不怕,

啥都敢做,一点都不爱惜自己。

自从结了婚生了娃,

我就变得特别怕死了。

我要是死了,她俩可怎么办啊?”

我被这句话突然击中了胸口,

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是啊,我们曾经都活得肆无忌惮,

但有一天终于因为某个人,

而成了世间最怕死的人。



玉女梁咏琪,

年轻时有个绰号叫“梁大胆”。

为什么叫“梁大胆”呢?

因为她喜欢玩极限运动,比如冲浪。

“我喜欢被大浪打入海底,

体验那种死亡的滋味。”

2016年,鲁豫采访了梁咏琪,

此时,她已是一岁孩子的妈妈。

鲁豫问梁咏琪:

“今年是你出道二十周年,

你对人生和事业还有什么期待?”

梁咏琪给出了非常意外的回答:

“我就想活得更久一点。”

为什么?

梁咏琪解释说:

“我跟先生在研究各种长命大法,

之所以想长命,

是因为放心不下女儿,

我要看着她长大,

看着她结婚生子,

等到那个时候,

我才能了无牵挂地安心死去。”

那个曾经爱好体验死亡滋味的梁大胆,

终于因为女儿,变成了一个怕死的人。



《爸爸去哪儿5》有这样一个片段:

节目组问Jasper:“怕不怕爸爸变老?”

Jasper回答:“不要。”

节目组又问:“为什么?”

Jasper答:“因为我不喜欢老。”

节目组再问:

“那你有没有看过一些人头发都白了,

眼睛也看不见了,走路都走不动了?”

Jasper用力摇头,拼命答:

“不要!我不要爸爸变老。”

陈小春听到这句话后,

用手捂住脸,哭到崩溃了:

记者问他:“有什么事情是之前不会怕,现在会害怕的吗?”

陈小春答:“死。”

记者:“为什么?”

陈小春有点羞涩地说:

“之前很多东西都敢去冒险。

但自从有了老婆和儿子后,

我变得越来越怕死。

现在会想,假如我不在了,

最难过的会是身边的人,

所以我想活得老一点,

让自己成为那个比较难过的人。”

硬汉陈小春,因为孩子,终于变怂了。


▲ 张丽君


26岁的上海姑娘张丽君,

刚刚怀孕5个月的时候,

被诊断出了胰腺癌晚期。

医生建议:“先引产,再接受治疗。”

张丽君却一口拒绝了:

“我好歹活了26年,

孩子却还没有来世界看过一眼。

无论如何,

我都要把她带到这个世界来看看。”

孩子出生后,张丽君的生命已走到尽头。

她一点不怕死,

她只怕孩子以后没有妈妈。

所以她决定干一件大事——为孩子录制生日祝福视频。

“我要录18个不同的视频,

让老公在孩子每年生日的时候放给她看,

让孩子觉得一直有妈妈在陪她长大。”

第一个视频是这样的:

“嘿,小笼包,

今天是2016年12月3日对不对,

我们的小笼包一周岁了!

妈妈现在这里祝你生日快乐,

叫妈妈,妈妈就有礼物送给你哦,

每年的生日,妈妈都会陪你一起过……”

因为爱,已经逝世的张丽君,

也要让自己陪孩子一直活着。


▲ 吴树梁


2003年,吴树梁从河南来到深圳打工。

随后进入一家公司做了保安。

2012年,是吴树梁的大喜之年,

他被评为“深圳优秀保安员”,

因此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深圳户口。

可还没高兴多久,

灾祸就来了,他被查出晚期肺癌。

医生说:“只能活3到6个月。”

吴树梁立马陷入恐慌:

“我不是怕死,

我是担心老婆无法在深圳落户。”

深圳市户籍政策规定:

丈夫落户三年后,老婆户籍才能随迁。”

于是,吴树梁开始死撑。

因为家里没什么积蓄,

他就让自己做各种抗癌新药的小白鼠,

虽然危害大,但是不花钱。

为了尽量延长生命,

他拼命地做各种化疗、放疗。

抗癌新药以及化疗产生的副作用,

让他便秘、痉挛,疼得生不如死,

于是他就大量吃吗啡:

“我一天要服用24粒吗啡,

别人说这几乎是致死量,

但还是抑制不住那个疼。”

坚持了33个月之后,吴树梁终于走了。

但因为爱,他创下了宁养院一个纪录:

免费领取止痛药时间最长的晚期肺癌患者。


▲ 蒋贵英


蒋贵英,今年已经82岁了。

姊妹五个,她是老四。

其他四姊妹都已经走了,

现在就剩下她一个,

她说:“我是一个没有资格去死的人。”

她为什么没有资格去死呢?

因为她丈夫已经89岁了,

得了重度肺病,难以行走。

她还有一个59岁的傻女儿,

天天需要她照顾吃喝拉撒。

蒋贵英想找个地方打工挣钱,

以维持丈夫和女儿医疗费用,

但都被对方一口回绝了:

“你这么大年纪了,出了事我们可担不起。”

于是蒋贵英婆婆只好去捡垃圾。

每天走很多很多路,捡很多很多垃圾,

才能挣个三四十元钱。

现在只有68斤的她,

越来越背不动垃圾了,

好几次,她都晕倒在地,

在地上躺了不知多久才醒来。

医生说:“你这是累出来的,以后少干点活。”

蒋贵英叹了口气说:

“等送走老头、送走女儿,

我就可以不干活了,

就可以无牵无挂地去死了。”


▲ 陈元成(左)一家三口


陈元成为儿子奔走呼号了22年。

1992年12月27日,

海口市钟作宽被人杀死焚烧。

不久,嫌疑人陈满被警方抓捕。

1994年11月,海口中院,

以故意杀人罪和放火罪,

判处陈满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根本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是我儿子杀的人。”

于是,陈元成走上了漫长的伸冤路。

22年里,他辗转海南、北京、成都等地,

四处搜集证据。

其间,很多亲朋都劝他:

“你身体一直有病,还是算了吧。”

陈元成却回答说:

“儿子回不来,我死了也闭不上眼。”

因为四处奔波,他的身体越来越差。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

2016年2月1日,浙江省高院宣布:

“陈满无罪,当庭释放。”

出狱后的陈满高兴得不得了,

“我今后一定要让父亲好好享福。”

可20天后,陈元成就撒手西去了。

陈满泪流满面:

“原来父亲的身体早就不行了,

他强忍这一口气,不愿死去,

就是为了要给我伸冤昭雪。”


▲ 郭家学


2006年10月,郭家学哭了。

“这是我成年后唯一的一次嚎啕大哭。”

此前,郭家学一直很风光,

拿着170元开始创业的他,

33岁就成了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

由于疯狂收购,资金链断裂,

2006年,他一下负债32亿元。

每天都有很多债主找上门,

每天都有新闻报道抨击他,

他承受不了,一场大哭后,

想到了死——跳楼。

就在他准备自杀的那个下午,

察出端倪的手下赶到了办公室:

“如果你死了,

你就把所有为梦想而追随你的兄弟都害死了。

你死了,我们怎么办……”

郭家学沉默半小时后,

站起来对兄弟们说:“对,我不能死。”

随后,他带领这帮兄弟,

用6年时间还清了所有债务。

东盛,就这样起死回生。

后来,郭家学在回忆这次事件时说:
“那一天,我终于懂得了一句话:

真正的勇敢不是为某件事壮烈地死去,

而是为某件事卑贱地活着。”


▲ 《独生子》


前几天,全国摄影艺术展的一张照片,

刷爆了整个朋友圈。

这张照片的名字叫做《独生子》。

狭窄的病房里,

摆放着两张床,

床上躺着一对年迈的夫妻。

两张床中间坐着他们的儿子。

儿子用手撑着两个床沿,

背影是那么孤单和脆弱。

这张照片让很多独生子女唏嘘不已。

知乎上有一个热门话题——独生子女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点赞数最高的回答是这样说的:

“不敢死不敢穷不敢远嫁,因为父母只有我。”

另一位“80后”回答得更扎心:

“我们可以不成功,可以没地位,

可以没有钱,可以没有名气,

可以没豪宅,可以没好车,

但是我们得好好活着,

只要我们活着,

父母才有生活下去的意义。”



张春在《一生中的某一刻》书里,

提到了哥哥写给侄女的一篇日记:

“好好,我接到你妈妈的电话时,

正得意洋洋地骑着电动车去上班。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你爸爸我,

不是从来都不管别人,

别人也管不了我吗?

这样浑身是刺的一个小子,

怎么突然就成了你们娘儿俩的依靠呢?

我以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算准备好了要一个小孩。

现在我知道,

就是当我怕死的时候,就准备好了。”

是啊,我们曾经都是那么天不怕地不怕,

怎么突然有一天就变得怕死了呢?

每一次过马路都那么小心翼翼,

每一次出远门都那么瞻前顾后,

每一次体检都那么提心吊胆……

为什么呢?

表弟是个老烟枪,

叔叔喊他戒烟,喊了很多年,

但表弟从来都是当耳边风。

但前年,他终于有了女朋友。

女朋友就一句话,他就把烟戒了。

叔叔问他:“为什么?”

表弟说:“我很爱她,所以变得很怕死。”

这就是答案:因为有了爱,所以我们很怕死。



拾壹

上周,读廖一梅的《琥珀》,

被书中一句话击穿了心脏:

“因为你,我害怕死去。

平生第一次,我对死亡产生了恐惧。

我竟然产生了想要永远活着的愚蠢念头,

不是因为贪恋,而是因为挂念。”

以前我一直觉得,

命嘛,不就是那么回事吗,

就应该活得肆无忌惮,

能多自由就多自由,

能多潇洒就多潇洒,

自由够了潇洒够了,就去死。

但现在,我终于变得怕死了。

结了婚,有了孩子,

人到中年,父母老去,

便自动加入了“超级怕死集团”,

对身边的人,突然有了一种,

我要活得比你长的责任。

很喜欢林夕的一句歌词:

“我也曾把我光阴浪费,

甚至莽撞到视死如归,

却因为爱上了你,

才开始渴望长命百岁。”

因为爱,我们有了铠甲。

因为爱,我们也有了软肋。

我们很怕死,但因此而幸福着。



本文转载自“拾遗”(ID:shiyi201633)。
一个有趣、有品、有态度的文

化生活微刊。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