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喜欢偷拍又怕挨打,喜欢说真话又怕挨骂.

三笑徒然当一痴 2020-01-13 16:23:26


歌一定要听。


去江阴路买十字绣作业的材料,

赶着到了,

老板已经关门离开。

在看网上的信息,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上午九点至下午五点,

现在是下午六点十八分。

小店在弄堂里,

我站了十多分钟不想走,

二楼收衣服的大爷出来看了一次又一次,

猜测我这个陌生人想要干嘛。


在路转角看到一家表店,

门口坐着一位抱着吉他,

穿着花衬衫的近四十岁男人,

很像广州街头艺人。

和老板说,

表链摔断了一扣,

能不能换一个?

老板说,

只能重新配一条,

要过几天来拿。

我说,

那把断了的这扣拆下来吧。

老板说,

我给你拆了你带下试试,

不要你钱,

拆坏也不能算我的。

我说,

好。

老板拆完重新装上,

递给我。

略紧,

还能带的上。

我说,

凑合带一下好啦。

多少钱?

老板说,

十块钱。

我说,

便宜点。

老板说,

五块钱,

你说便宜点就便宜点。

我准备微信扫码,

老板说,

你有零钱可以给我吗?

我说,

我们年轻人出门已经不带钱了。

老板说,

那你转吧,

名字叫唐田。

我看了一眼收款头像,

收款人是您儿子吧?

老板点了点头,

是。


门口的“类广东街头艺人”还在弹着没在调的吉他,

对路过的女性唱着:

我已经不小啦,

有没有那么一位美丽的好姑娘,

愿意走进我心房。


两个半小时候回到宿舍,

脱表的时候,

发现手腕被勒出一圈红色的印记,

很多事情,

都需要刚刚好。



《阁》


《人力三轮》


《错致》


《杂货铺》


《巷口老人》


《修车》


《下一个春天》


《竹编》


《很喜欢的很多从弄堂里出来的人要走的的路》


《上海邻居》


《旋转的门》


《修车·门》


《只有一个客人和一个员工躺着玩手机的足疗店》


《理发店的毛巾》


《不知道是杂货店还是杂货间》


《自行车与后座》


《还有多少人会去改衣服》


《妯娌鸭血粉丝汤+南翔小笼包》


《镇楼》



良久无梦,

昨晚梦见嫁人了,

不知道嫁给了谁,

过了一段时间想我妈,

苦寻无果,

着急出汗,

踢被子,

今天重感冒。

还是不要做梦好叻。



前段时间上海突然变暖,

江艺和我说他穿短袖了,

我说小心感冒,

他说身体好很久没有感冒了,

第二天就病倒。

我一直在心里回想着,

自己差不多也有一年多没感冒,

嘴上是不敢说出来,

哪知道心里也不能想,

想那么几次,

也会很灵验。

真的会有些不想要的超能力。




每日份矛盾对话。

灵魂对肉体说:

去看个电影吧?

肉体坐在电脑前:

做作业!


灵魂对肉体说:

去吃烤鱼吧?

肉体坐在电脑前:

做作业!


灵魂对肉体说:

去民生艺术馆吧?

肉体坐在电脑前:

做作业!


灵魂对肉体说:

去舟山或者绍兴吧?

肉体坐在电脑前:

做作业!


灵魂对肉体说:

去育音堂看演出吧?

肉体坐在电脑前:

做作业!


灵魂对肉体说:

去拍照吧?

肉体坐在电脑前:

做作业!


灵魂对肉体说:

去看会儿《红拂夜奔》吧?

肉体坐在电脑前:

做作业!


灵魂对肉体说:

做作业吧?

肉体对灵魂说:

再睡会儿。




一句明知会喷但还是很想说的话,

真的很讨厌偶像练习生。

一群拿着父母的钱,

或者自己打工赚的钱,

没日没夜,

放下本应做的事情,

去给一群月入多少就不说了的木偶刷钱,

真不如去玩玩小米的兔子。

大众麻痹式狂欢,

消费的是寂寞,

还是快乐。




刚刚和我妈视频,

说了梦,

我妈说,

你看,

你也没有嫁人,

我也还在这。

突然安心的想流眼泪。


2018/4/1

许大大大大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