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如果你要做我的小女仆,我可以考虑考虑!

看书馆 2020-05-21 15:46:49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1

 初秋的阳光尚带着一丝炎热炙烤着大地,然对于满怀憧憬的唐若瑶来说,却丝毫察觉不到闷热。
  看着眼前眼前如欧洲古城堡般美轮美奂的校园,她的心情再次飞扬起来。
  “My beautifu luniversity,我来啦!”站着圣岚学院的大门口,唐若瑶伸开双臂,闭上眼睛,呢喃道。
  有三三两两的同学从她的身边路过,看着她土不拉几的打扮和怪异的动作,皆是朝她投去嘲讽的一笑。
  然而,唐若瑶丝毫不在意!
  拖着行李箱,走进学校,快速地找到新生报到处,为自己报了名,领了生活用品之后,唐若瑶就将行李丢到自己新分到的宿舍,这时她才觉察到自己的肚子已经闹起了空城计。
  来到学校的餐厅后,唐若瑶看着琳琅满目的食物,又想想自己不多的生活费,决定还是先为自己买张手抓饼垫吧垫吧。
  “师傅,给我来张手抓饼!”
  “好的,五块钱!”卖饼的师傅很和善地报了价格。
  唐若瑶吓了一跳,一张手抓饼五块钱?抢劫啊!
  在她的家乡,一张这样的手抓饼不过五毛钱!这里居然是十倍的价格!
  “小姑娘,你到底要是不要?”见到唐若瑶半天没有反应,卖饼师傅不乐意地说道。
  “不……不要了!”唐若瑶吞了吞唾沫,拖着咕咕叫的肚子重新回了寝室,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找出一包方便面,用热水泡开了吃下。
  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情再也不像刚进校园时那么愉悦了。
  这圣岚学院各方面都好,然而这物价也是……
  照这样的物价,凭着她带的三百块钱生活费,估计一周都不够吃!
  她必须制定一个赚钱的计划,来为自己赚得一些生活费!
  于是乎,第二天,唐若瑶手里拿着一大叠手写的宣传单上了大街,宣传单上写着家教的消息,她希望能够寻得一份家教。
  挨个角落将宣传单贴出去之后,她又跑了几家外面的店铺,为自己找了一份送外面的工作。
  疲累地回到学校,唐若瑶啃着从街上买回来的廉价白馒头,唐若瑶再次陷入了沮丧,这工作是找到了,可是要拿到钱,也得等一个月后,这一个月呢?难道真要把带来的生活费全花掉吗?万一有点急事,她不是一分钱都没有了吗?
  心一横,唐若瑶狠狠地咬了几分馒头,朝着学校食堂走去!

2

如果你是认为唐若瑶是去食堂吃饭的话,那就错了!她要去学生食堂的贵宾堂要求做钟点帮手,只希望能够每天免费吃饭即可。
  不愧为贵宾级的食堂,就连装潢都这么的奢华!站在食堂门口,唐若瑶再次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朝着里面走去。
  听了唐若瑶的要求后,食堂的师傅狐疑地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身材单薄瘦弱的唐若瑶:“你确定你要在这里打工,只为吃个饱饭?”
  食堂师傅鄙夷的眼神让唐若瑶很是不爽,她不就是瘦了点吗?可好歹也是贫穷人家出身的孩子,干个活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当下,她很是负气地说道:“对!只求师傅能够给我这个机会!”
  于是乎,唐若瑶就这样进圣岚学院的第二天,就在学校食堂做起了帮工,每天工作两个小时,免费三餐吃饱喝足。
  这不,吃饭的时间到了,唐若瑶按时去了学校食堂贵宾堂。
  今日的食堂似乎特别特闹,尤其是贵宾堂这边,简直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唐若瑶很是狐疑,难道这圣岚学院的学生都这么有钱吗?可是她明明记得昨天似乎没有这么热闹的,难道是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管了!反正有没有什么事都跟她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她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吃饱饭好好学习就行,其他的事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这样想这,唐若瑶奋力挤进贵宾堂,从后门进去帮工。
  “小瑶,穿上这身衣服,将这盘香辣鱼汤端到16号包间去!”刚刚接待唐若瑶的赵师傅将一身崭新的白色衣服塞到唐若瑶手里,唐若瑶答应着,迅速将衣服披到身上,然后结果赵师傅手里的香辣鱼汤。
  16包间位于贵宾堂的左侧,是一件装潢很是典雅的包间,唐若瑶刚走到跟前,就听到了里面传来嬉闹声,听起来里面的人应该不少!
  “宇少爷,这几天你不在学校可想想死我了!这次说什么也要好好陪陪人家哦!”
  唐若瑶推开包间的门,就见一个穿着粉色吊带裙,留着一头大波浪卷发,长相妖艳魅人的女生挂在一个男生的身上,嗲声嗲气地说道。
  对于女生的要求,那个男生却是丝毫没有回应,只是依旧冷漠地端着茶水,轻轻地啜着。
  唐若瑶奇怪是什么样的男生能够让这样一个女生近乎倒贴地“黏着”他,不由朝那个男生看去。
  这一看,她愣在了当下,几乎忘记了手里还端着香辣鱼汤。
  这个男生比她见过的任何男生都要好看,他有着刀削斧刻般棱角分明的脸,黑如曜石的眼睛深邃冰冷,一身银蓝色的西服彰显着他的不俗和高贵的气质。
  “这哪来的傻服务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菜端上来!”大波浪卷发女生间一个服务员都这么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的宇少爷看,顿时不悦地命令道。
  “哦!”被她这么一吼,唐若瑶清醒过来,忙端着鱼汤就要放到桌上,然而慌乱中的她没有注意到她的脚悲催帝绊倒了一个东西。
  “哗!”一盘香辣鱼汤尽数倾倒到了那个冷酷的男生身上。
  顿时全场一片寂静,所有的目光盯向了那个冷酷男生洛亦宇的身上。

3

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低了几度,唐若瑶惊恐地看着那个冷酷男生身上那貌似价值不菲的银蓝色西服上,红色油腻的汤水流了下来,从上衣滴落到裤子上,再滴落到……那擦拭的漆黑发亮的皮鞋上!
  “对……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擦!我给你擦!”唐若瑶摸遍了身上,掏出一块皱皱巴巴的卫生纸,在洛亦宇的身上胡乱地擦了起来。
  她的手似乎都在发抖,这一发抖,她非但没有将洛亦宇身上的汤汁擦掉,反而将之在他的身上涂抹的更加均匀!
  “滚!”洛亦宇几乎是咬着牙将在他身上作乱的唐若瑶推了开来。
  寒芒在他的眼底越聚越浓,下一秒一句非常残酷的话语从他的口中吐出:“江浩,你去通知这家餐厅的老板,敢派这么差劲没品的服务员给我,他可以卷铺盖从圣岚学院滚蛋了!”
  唐若瑶震惊地看着他,他在说什么?让这家餐厅的老板卷铺盖滚蛋?就因为她将一盘菜泼到了他的身上,就让老板卷铺盖?然而,不容她多想,她就听到了他对她的直接惩罚。
  “至于你……帮我将这身已经脏了的衣服给脱了,丢到垃圾桶里!然后给我赔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否则,你就等着承担后果!”
  洛亦宇看着眼前穿着白色工作服,一脸惊恐地看着他的唐若瑶,脸上闪现出一丝厌恶。
  他见过笨手笨脚的服务员,但还没有见过如此有花痴又没品又笨拙的服务员!这样的服务员居然也配出现在圣岚学院学生食堂的贵宾堂?
  “没听到宇少爷的话吗?还不照着去做?”一直黏在洛亦宇身上的那个大波浪-女生瞪着还在发愣中的唐若瑶尖声斥责道。
  哼!花痴没用的服务员,就这样搅了他们的雅兴!简直不可饶恕!
  本来还在为自己不小心犯下的错而惶恐的唐若瑶听到洛亦宇和大波浪-女生先后的话语,不禁怒从中来。
  不就是一件西服吗?
  他至于又是让餐厅老板卷铺盖,又是威胁她吗?
  霍地一声站到洛亦宇的身边,唐若瑶怒斥道:“你有钱了不起啊?你有钱就可以这样欺负人了吗?我是弄脏了你的西服,可我也有给你道歉,你不原谅我也就罢了,至于这样欺负人吗?我告诉你!赔衣服,我没钱!还有,我从不帮别人脱衣服,你自己脱掉外衣,我给你洗干净!”
  洛亦宇的脸色似结上了一层寒霜,越来越冰冷,唐若瑶几乎可以感觉到室温在急剧下降。
  他终于一把推开了黏着他的大波浪-女生,然后一把揪起唐若瑶的衣领,咬牙说道:“有种你再说一遍!不过是一个低贱的服务员,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跟本少爷说话?”
  一句“你不过是一个低贱的服务员”彻底触犯了唐若瑶的底线,她的怒火不断从胸中升腾而起。
  她唐若瑶长这么大,最痛恨别人说她是低贱的人!

4

虽然出身渔民家庭,自小家境贫寒,但是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家庭又多见不到人,反而一直都以自己的父母为骄傲,他们在那样艰苦的情况之下,依然将她培养成一个相对出色的学生。
  现在,她不过是靠着自己的一双手来赚取自己的伙食,他凭什么说她低贱?
  在怒气的支撑下,唐若瑶不知道是打哪里来的力量,只见瘦弱的她,一把甩开了拎着她衣领的洛亦宇,指责他冷笑道:“我低贱?起码我是靠着自己的双手赚取生活费!而你,虽然名义上听着是一个少爷,而实际上不过是一个蛀虫而已,你不劳而获,简直就是一个败类、人渣!”
  洛亦宇听到她的骂语,脸色已然变成青紫,极为难看,就在他要暴怒的时候,一只胳膊拉住了他。
  “宇,算了!这可不像你,在我的记忆中,几乎就没有见过你的脸上有多余的表情,今天居然为一个小姑娘一再变脸……”
  温和如春风般的话语,让人听着有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
  唐若瑶诧异地看向说话的男生,她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会有人站出来帮她说话!
  刚刚她只顾着注意这个冷酷男生,居然没有注意到这包间里,居然还有一个超级大帅哥!
  这个大帅哥,有着一头亚麻色的头发,皮肤白皙细腻,面色温和如三月的阳光。这样一个极品的帅哥,居然会在此时站出来替她说话?而且,那个冷酷男生貌似对他的态度比对别人的态度要好很多!她的大脑短暂性的短路了!!
  “哼!花痴的贱女生!刚刚直直盯着我们的宇少爷看,现在又盯着我们的轩少爷,真是不知廉耻!”
  本就因为被洛亦宇推开也心存不爽的大波浪-女生逮着机会再次嘲讽起唐若瑶。
  “宇,刚刚这个服务员也说了,要你脱下西服,她会帮你洗干净,我想既然这样,你不如就发个善心,如果她真洗干净了,这事就这么算了,毕竟她也不是故意的,如果她给你洗不干净,到时候再惩罚她也不迟!”被称为轩少爷的温和男生,没有理会大波浪-女生的话,而是接着对脸色有点松动的洛亦宇说道。
  之所以会选择在最后帮助那个小服务员,是看在她的勇气可嘉上,她是他见过唯一一个敢这样跟洛亦宇说话的人!这样一个女生让他产生了好感。
  就在唐若瑶以为那个自大不可一世的冷酷男生不会答应的时候,一件滴着汤水的衣服盖到了她的头上,她的眼前瞬间一片漆黑。
  她忙将衣服从头上扒了下来,拎在手中。
  “将衣服洗干净送到大二一班!如果到时候,衣服上留下一点油渍,你等着承担后果!”洛亦宇看着狼狈的唐若瑶,冷冷地说道。
  刚刚为唐若瑶说话的那个枫少爷看着洛亦宇终于松开,忙朝唐若瑶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她趁着洛亦宇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赶紧离开这里。
  唐若瑶接到他的眼神,慌忙拎起衣服退了出去,一刻也没有多留。

5

唐若瑶发誓,在她所洗过的衣服当中,这件沾了辣椒油的西服绝对是最难洗的一件!
  她洗了足足两个小时,就差将这件西服直接洗烂了。
  看着干净到几乎退了色的银蓝色西服,唐若瑶终于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唐若瑶将折叠的整整齐齐的西服装入一个精美的袋子,早早地出了寝室,准备将西服送到大二一班去。
  "呼!她终于走了!起那么早,净打扰我们睡觉。"唐若瑶走后,同宿舍的一个女生嫌恶地说道。
  "是啊,你看她鬼鬼祟祟的样子,是不是去私会男生呢?"另一个女生符合道。
  “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她昨天拎着一个西服回来了,而且那西服看上去不像是一般的人能穿得起的。她似乎对那西服宝贝的不得了呢!洗了整整两个小时,而且今天一早就在那叠了半天,这么是带着那西服出去了。唉!可怜了我们,跟着这样一个神经质的女生,连个觉也睡不好!”第三个女生一边从床上坐起来,一边叹息道。
  “真是倒霉!”第一个说话的女生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道。
  三个女生再也没有了睡意,纷纷从床上坐起,准备收拾一下去教室。
  而此刻的唐若瑶,拿着那件衣服,已经走到了教学楼前,一路上,她没有遇到多少人,貌似早起的人不多。然而,走到教学楼前,她却是惊呆了。
  那里围着很多同学,似乎在看什么热闹。
  唐若瑶对于热闹不感兴趣,她还要赶紧送还了衣服,回去读会书呢!
  然而,唐若瑶的脚步刚绕开众人,准备离去,就听到一个女生戚戚哀哀的声音。
  “不要啊!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听起来似乎是有人在虐待这个女生,而这个女生在无助地求着。
  唐若瑶“霍地”止住了脚步,她平时最看不惯的,就是一个男生欺负一个女生,或是一群人欺负一个人……
  这事情,既然让她遇到了,她一定要弄清楚,如果是犯了她的忌讳,那么她是一定要管的!
  这样想着,唐若瑶已经快步走向人群,拼命挤开一个缝。
  只见人群当中,几个男生围着一个女生,其中一个男生的脚还踩在那个女生的手上。
  唐若瑶的火气“腾地”就上来了,这是什么情况?不仅是男生欺负女生,而且还是一群男生欺负一个女生!而周围这么多的人看热闹,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那个女生说话,反而一个个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住手!快放开她!”唐若瑶带着怒火地冲到几人中间,挡在那个女生的面前,怒视着那几个男生。
  “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你们还要不要脸?”唐若瑶怒骂道。
  现场立刻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这个不知道打哪里冒出来的女生身上。
  她的身上穿着土气的运动衣,头发简单地挽着一个马尾,脸上写满着愤怒。
  “这哪里冒出来的乡巴佬?居然敢管宇少爷的事情!”人群中渐渐有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6

“啪!”下一秒,唐若瑶就被一个男生拎着,丢到一边。
  “你最后马上滚蛋!否则连你一起揍!”那个男生恶狠狠地说道。
  可怜的唐若瑶就这么一丢,整个屁股和大地来了个亲密的接触,痛得她直想掉眼泪,同时心里的怒火更盛。
  她就不信了,这么一个文明当地的贵族学院,发生这样一个群殴事件,还没有人管了!
  “你们最好马上住手!否则,我立马去报告给教导处!”唐若瑶此刻看着那几个凶神恶煞的男生,虽然也有点害怕,可是她不能服输!不能任由他们欺负女生!
  然而,她的所谓的警告,在那几个男生眼里,是那么的可笑,他们正要给她一脚,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又是你?看来昨天没有惩罚你,实在是一个疏忽!”
  唐若瑶抬头,看到了声音的主人,他正是昨天那个被她浇了一身菜汤,差点被他“勒索”的冷酷男生。
  “我的衣服呢?”他冷冷地接着说道,“你最好是已经给我洗干净了!”
  唐若瑶在看到他出现的一刹那,算是明白了,一定是这个女生不小心招惹到了这个冷如恶魔的男生,而被他的人群殴的!
  这一下,她对他的印象更差了!
  一个男生,拥有天使般的帅气容颜,却有着恶魔般的心肠,到处欺负别人,这样的人让她鄙视!
  正要开头斥骂他,他突然走到她的跟前,邪魅地勾唇。
  “丫头,你再一次惹到我了,你可想好要付出什么代价了?”洛亦宇鄙夷地勾起她的下巴说道。
  被他脸上的鄙夷刺激到,唐若瑶甩开他勾着她下巴的手,开口骂道:“惹到你?我呸!你个欺负弱小的大坏蛋,你还惹到我了呢!”虽然心里害怕,她依然仰起一张倔强不服输的小脸怒瞪着他。同时,她将洗好的西服狠狠地扔到他的身上。
  “大胆!哪来的疯丫头,居然敢这样跟宇少爷说话!”一个男生怒视着唐若瑶,就要上去将她拎起来。
  洛亦宇将西服拿在手里,摆了摆手示意那个男生退下,然而直视着唐若瑶。
  “你是我见过第一个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人,第一个敢将东西扔到我身上的人,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他冷漠没有温度的话语,几乎让在场的所有人打了一个寒颤。
  他们大多是知道这个宇少爷的。
  他是M市龙头企业龙天企业的总裁独子,人称宇少爷,现在圣岚学院大二一班就读,然而却很少来学校。他待人冰冷无情,不论对方是男生还是女生,是老人还是小孩,但凡他看不过的,没有一个好下场!暗地里有人称呼他为“恶魔殿下”,明着却是无人敢这么叫。
  从来,圣岚学院的学生和老师,都是不敢招惹、得罪他的。每一个人都是拼了命地巴结逢迎他。
  而此刻,这个不知道打哪来的狂丫头,居然敢管宇少爷的事情。
  有学生开始在心中同情起唐若瑶,她怕是不能在圣岚学院继续立稳脚了吧?甚至,还有可能立马被开除!

由于篇幅有限,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全文继续阅读


往期精彩

谁告诉她,这夜夜潜入她的闺房化身为狼的那个男人是谁?

为了心中所爱她终于疯狂一次,设计了他和自己的抵死纠缠...

污秽的身体,是不配拥有纯洁的感情;为报复,她心甘情愿用...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继续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