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美食发现 在黄天源用糕团寻找多种可能性的生活

张家港美食地图 2020-08-09 12:23:51

点击上方可快速关注 “云美食”



从前在一家混乱的公司兼职过,时不时碰到债主讨钱上门。有次有个债主厉害,雇佣了一个苏州女人上门讨债,这显然不走硬路线,而是进门就哭倒在地,显示自己的苦楚。旁边还堆着她清早从苏州买来的黄天源,饱满的一大盒,显然是早起赶火车前准备的,讨钱讨到有礼有兵,非常地有章法。也算旧时风范。


我不是南方人,完全不知道黄天源在江湖上的地位,初次尝到,一味觉得甜,外加猪油的冷腻,并不发觉妙处。初次到苏州,还是穷学生的我甚至还遭遇了一个扒手老团伙,所以未觉闹忙的观前街有何妙处。



那时候观前街的夜宵摊很流行一种小吃,就是碗底放满了韭菜和豆芽,然后浇上热的汤面。后来街道改造后,这种食物就在苏州彻底消失了。即便是老苏州都道不清楚,那一碗汤面倒像是我的一个痴梦。


至于老字号黄天源、采芝斋之流,也是满街人群麻木而不自知的吃的所在。各种蜜饯糕团,丰满到了不堪的地步。我也没有耐心尝,只是随大流买了薄荷猪油糕,只觉得腻,一种特有的白腻,像苏州娘姨的皮肤。



第一次知道黄天源的好,还是从日本回国。在那里见识到了随着四季更迭变换的和菓子,绵密的甜压住抹茶的苦,恰似双方在口腔里的调情。而国内,似乎只有苏州的黄天源可以在这种有备而来的精致攻势下抵抗一阵。


苏州的黄天源是热闹而俗世的,就像中国人的过日子,什么空虚和痛苦都要用食物来填满。并非单纯为茶而备,而是功能多样,充斥着人生的各种状态。也是按照季节更迭,空口吃也好,茶食也行。


大约是1949年后大家多了求实惠的心态,所有的食物一味的大,非常饱满,让你到手后觉得凭空占了便宜,比如春天的酒酿饼,烘得热热的出炉,拿在手上像个小香包,褐色的外皮,香包里面却是实在的基础的食物,猪油加酒糟的馅心,是粗枝大叶的精美,像落难的人的食品;还有炒肉团子,一种奇观的点心,用瘦肉切丁,和黄花木耳天目山笋片炒成馅料,点缀一点虾仁,包进糯米团子中,是夏天的妙馔,大约补充夏季容易失去的盐分,比什么鲜肉月饼多了许多细巧的部分,可是完全不知道这么精致的馅心,藏在那砣状物中丝毫不显露,用意何在。


同类的还有炒肉面,用同样的料加在阔面里,那面和苏州别的面也不同,先用冷水撩过。因为吃面的房间藏得极深,所以只有熟识的吃客才能似老马寻味一般找到。热闹的大厦后面辟出一间屋子,虽大却脏,像是富贵人家专门用来招待穷亲戚的地方,也像是给轿夫匆匆应付一餐的地方。地方虽然不讲究,面却是极为细巧,有着破落人间的精微感。


这种老食品店至今仍然粗拙地经营着。老板承包下店面,员工们呆的久了自然就靠一种感情联系在了一起,工作也变得像过日子一般需要齐心协力,需要相互扶持,混过最艰难的年岁,一直在柜台后面忙碌到现在。


店堂里仿佛还有一条隐形的“三八线”,将出租柜面和本店柜台划分得泾渭分明。老店员全是能吃能做的苏州女人,精明而精密,甚至有一种“看穿一切”的骄傲,因为她们能一眼看出谁是懂行者谁是外地游客凑热闹,不断对游客啧啧不耐烦着,你报出三种食物名字,她瞬间已经全部拿好,催促着你报下一种。如果是对付本地老客人,则是亲热的不耐烦,哦,玫瑰猪油糕还剩两块,正好,全部给你。



出租的柜台则不同,显然更热情,忙活着的是一群楞楞而热情的苏北男女,一边热闹地卖着鲜肉月饼,一边还要顶着来自苏州阿姨鄙视的冷风,老店员们瞧不上承保柜台的贪婪粗糙,这可不是姑苏人家细致到近乎刁钻的生活态度。在这里,眼神的交汇可不是含情脉脉,而是刀光剑影,你来我往,至今也胜负未分。


一直觉得苏州是最像日本京都,除了城市格局很像,对待生活的悠闲态度也像,比如对待“吃”这件事,大多也是“看天色”。春天吃的青团子溢出的是昆山麦草青涩的植物气息;闹哄哄的夏天则是铺天盖地的清凉绿豆糕、薄荷糕和各种米糕;秋天的重阳糕踩着时令而来;即便是南方以湿冷闻名的冬天也不会少了团子。


近年喝茶多,四处寻觅茶食,结果发现了黄天源,大概是中国最好的茶食。米香和茶香不冲突,虽然里面不免有些猪油,可是要是喝了一下午单枞,到时很需要一块饱满芳香的薄荷糕来填补自己不期而至的空虚感。


柜台里面的人过日子满足,外面的人也凑热闹,一大早就有来排队的,尤其是春节。四大名旦糕团,说起来热闹,也就是猪油年糕,八宝饭,酒酿圆子和白糖年糕,都是糯米白糖的混合食物,却分出了细致的花样,比如猪油年糕是要裹了蛋液在油锅里炸的,白糖年糕要切小块,和酒酿圆子一起煮,甜腻到了不堪,却是初一必须食用的食物,外界再怎么风云变幻,苏州人总能借这糕团过上这个年。



我只喜欢他们的八宝饭,小块,一蒸一小碗,比起上海的王家沙沈大成和杏花楼,都小了许多,却是非常细致扎实,有种乡下人家过年的感动,馅料特别饱满,细沙,果仁,外加蜜枣,全部都是精心挑选的。过年的桌上,我父亲的最爱。


这种聚集精神的过日子,应该是农业社会的几代同堂的产物,老的老,小的小,全部兴奋地挤满在房间里。甜食是最好的填充物,像填鸭,也像麻醉剂,年轻时候并不稀罕,可是人,总有需要麻醉自己的刹那。



黄天源糕团(总店)


地址:苏州市平江区观前街86号(玄妙观旁)

电话:0512-67706106



(图文消息整理于网络)

- END -


云美食

最吸引眼球的美食事件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