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沂水的“春三鲜儿”之——荠菜

乡郎图志 2019-05-15 07:17:03

春天来了,万物甦生,厚如毛毡的枯黄舌苔,也如麋鹿换毛整片子地脱落,鲜活的味蕾,急需要鲜物的刺激,才能够从凤凰涅槃般的新生中冷静下来,在唾液腺蠢蠢欲动的催生下,老饕们的眼珠子亮了,脑子活了,自然要在春情萌动的日子里踅摸些鲜儿大打犒劳,这样才不辜负阳春三月似的。

挖挖荠菜,我的菜。




和伟大的祖国比起来,沂水就是九牛一毛,仅仅是东西广78公里、南北阔67.5公里,总面积2434.8平方公里,虽然区划面积名列全省县级行政之三甲,但地不大自然不可能物阜。有的也就是沂蒙山区一隅的山旮旯子的物产,除非自然便是道地的人工,难免会有崔家峪黄金纸的豆腐皮、黄山铺的韭花酱、姚店子集市的馋老锅子、漫山遍野的十条腿的山蝎子等小众却又迷人的小吃食,不要笑话沂水人说起家乡的吃食来就如数家珍,虽然属于狗肉上不得台面大席的级别,但带着家乡基因烙印的这些佐餐美食啊,惦念起来哪一个不带着敝帚自珍的小资情调呢?特别是开春之后,春思蓬勃地回忆起那漫山遍野、荒村野林的许多“鲜”字当头的吃物们,让城里的疲于案牍忙于经济的老饕们情何以堪徒唤奈何!

春天萌生的鲜物很多,比如说头茬的红根韭、筷子粗细的蒌葱、二月二磨下的割酱……似乎有数不胜数之意,古人云“三生万物”,三为阳为大,因此在献芹之际略作遴选挑拔,说点沂水自己的“春三鲜儿”。

青青荠菜,我的爱。




“……

在春天里

我们挖掘荠菜

踩响一个童话

……

这是二十多年前,在莱钢莱芜铁矿做下井工时,所写的一首《荠菜》的诗歌,应该发表在《莱钢报》的副刊上,掐头去尾的都忘了,单单记住这么一段话,想着还有什么“荠菜来不及盛开/便赶在我们味蕾上开放”之类语句。其实很早之前挖荠菜还算是“贴补家用”的活络,想想看那些地瓜粉子烙的煎饼,又酸又甜,光卷着葱叶子咸菜条吃,早就将胃伤的一听吃煎饼就折腾着嘴里淌酸水的应激性反应。而倘若能挖上一小篮子荠菜烙塌煎饼,那是多么珍馐的一件事情啊。很后的以来再挖荠菜,吃荠菜,那是应景、是换个口味吃吃。

因此与自己有生死契阔之约的自然是荠菜,贫困时有她充饥,富足时有她提味,荠菜可以说是女神般的存在。荠菜小茹介籽的种子生于秋播,历经霜雪而不改其灰蒙蒙的绿颜色,一到开春,比麦子还性急的它们不知道哪天就将层次丰富的绿滩在了大地上,从草心到植株的外缘,柔弱粉嫩的羞羞的绿,一直过渡甚至略带紫红的醇厚的绿。好像一条被抢发的消息,每一张叶片的字里行间里,都藏着有关于春的启示,需要你温馨的呵护,仔细的研读。

像萝卜一样横陈的山岗,披着绿的黄的、灰色的衣裳;从远处来的风路过,又恋恋不舍却义无反顾的离开,像影子一样一生一世的追随,却又在这含混暧昧的季节里,离你而去,播撒下伤逝的离愁别恨。我们欢喜在她赋予的礼物的热闹气氛中,只有到了秋天,兴许才会记起“没有开始也就没有结束”这句箴言至理所在。当然豁达的人自然可以将此作为去留随意中一场有关于季节的邂逅,它带来最实际的便是挖荠菜的小惊喜,也许这也是春天想留给也能留下的最美好的东西,它不仅仅是滋味,更是横亘夏秋冬的难忘回忆。

挖荠菜需要小扁铲、需要个小篮子、需要呼朋引伴,在田野间撒开散兵线去寻找。暖暖的阳、煦煦的风、宽松的腰肢似乎都要趁着这个光景纵向横向地疏散疏散。带着泥土气息的肥根,壮硕的如小拇指粗的人参,略一打扑掼进蓬蓬松松的篮子里。如果凑手用还带着残冬梦的小河里的水洗濯一番,不用鸡蛋皮儿的妆点,荠菜特有的凛冽的鲜香充盈鼻翼,倘若再有鲜地瓜粉子加工的粉条,泡糯了切上那么小半把儿,最要紧的是包子皮要擀得薄如挑豆腐皮,几乎透明的亮为度。滚水下水饺,一开便笊篱急旋三两转起过,因为醋能醒味,所以蘸醋最妙,最好不要蒜泥,有喧宾夺主之虞。

荠菜荠菜,快到桌上来。




东皋早市上,荠菜已经应市个多星期了。乡野的村人敞着怀,野蛮地将这些不可能在城里扎根的野菜从蛇皮袋里抖出来,她们惊慌失措挤作一团;为了个好卖相,有的已经被精细的村妇采择地如裸体圣女,光洁的身子瑟瑟发抖,在熙熙攘攘的人流车潮中,仿佛被贩卖的女奴一样楚楚可怜。在买卖的交易中,一旦浸染了铜臭,荠菜便丢失了自己的个性、本真,被迫蜕变为一种商品,这好比长篇通讯和报告文学判若泥云。试问那些买荠菜吃的人们,你们还能吃出躬身力行而来的滋味么?

荠菜生于乡野,带着乡野的烟火色,便永远只是乡野间的一袭味道。这种味道来源于荠菜本身,更蕴含在或沙松或粘糯的土壤之中、浸淫于清雨白露之内、沐浴着日月精华。撷于你手,便有你选拔取舍的滋味;若贾于钱财,你的挑拣兴许就被每一根荠菜的容色所左右。

中看不中吃的事情,有没有?


注:图片来源于百度搜索,对莫名作者表示热忱感谢。谢谢你们!

分享沂水特色小吃,食材,有兴趣就联系,喜欢任性傲娇的饕客们。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