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我们丧精想要转个运咋这么难

日常奔丧 2019-05-14 14:18:40


昨天春分。

不知道哪来的说法。

春分这天可以立鸡蛋。

把鸡蛋放在光滑的桌面让它立起来。

真立起来了,你这一年都会走好运。

听起来很锦鲤。

任何不需要花费太多成本就可能增加运气的事情。

我们这种丧精都非常愿意试一试。

毕竟别人都在指望转粉红海豚、一张锦鲤图就能逆转人生了。

我还不能立个鸡蛋了?

我不同意。



我很久都没有这么虔诚过了。

沐浴焚香更衣,涂了800遍护手霜,从冰箱里拿了一颗鸡蛋。

跪在地板上准备立鸡蛋。

第一次,没立住。

第二住,没立住。

第三次,我把鸡蛋砸了。

立你妹的鸡蛋,净他妈谣传。

鸡蛋没立起来,我的心堵的要死了。

一想到,我这一年可能没有好运了。

我就觉得,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身为一个丧精,我容易吗!

连个鸡蛋都欺负我。



越想越气,我躺在沙发上刷朋友圈。

国庆新发了一条动态。

国庆是我姐们儿,却有个男人的名字。

没办法,她爸太爱国了。

国庆竟然立起了一颗鸡蛋。

我不信。

我发微信问她。

“你的鸡蛋是不是煮熟的。”

国庆飞快地回了我。

“你放屁,我买的新鲜鸡蛋。”

见鬼,东城第一丧国庆,要开始转运了?



我和国庆能成为好友也是有原因的。

最主要、最根本、最关键的是——她丧,我也丧。

我是朝阳第一丧,她是东城第一丧。

丧精总与丧精惺惺相惜。

命运总是对我们这么好。

你自己丧就算了。

还得给你赠送一个丧精闺蜜。



国庆有多丧呢?

这说来话长。



前段时间。

国庆点了个外卖。

从10点半,等到1点半。

送餐员来了。

哭丧着脸,跟国庆道歉。

“真是对不起啊,您的餐被偷了。我赔您钱吧。”

国庆特别郁闷。

不就点了个鸭血粉丝汤吗?

怎么还被偷了。

别人的都没丢。

就她的丢了。

要我,我也想不明白。

你就不能吃点别的吗?

非得吃一碗没加鸭血的鸭血粉丝汤。

国庆拿着送餐员给赔的钱。

已然饱了。



有一次我们一起加班。

到很晚了,感觉还要再加上88个小时也做不完。

爱岗敬业啊,但是抵不过肚子饿。

国庆放下手头工作。转到我跟前。

“我请你吃麻辣烫。”

也没询问我的意见。

直接擅自点了张亮麻辣烫。

时间过去了四十分钟,PPT才做了三页不到。

我俩都饿得前心贴后肺。

还好,这该死的餐可算到了。



我和国庆放下手头工作去吃麻辣烫。

刚没搅拌几下。

钢丝球铁丝、蟑螂,还带一苍蝇。

嚯,真够全的。

国庆跟我面面相觑。

我们这种加班狗,就不该动吃饭的念想。

不然PPT都要替天行道。

给你饭里加点料。

麻辣烫是吃不了了。

PPT还得继续。

毕竟不是对电脑大吼一声。

PPT就自己生成了。

智能社会。

一点也不智能。

净骗人了。

有工夫研究无人车无人机。

怎么就没人研究一下大吼一声就可以完成的PPT呢。

这可真的是十四亿人的中国梦啊!



去年冬天。

国庆一直舍不得买一件羽绒服。

原因太简单了。

贵,死贵。

打完8折,还要将近3000块。

我说。

“你狠狠心,买了吧。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国庆白了我一眼。

“你可拉鸡巴倒吧,我狠了,喝风肯定是稳了。”

不是女人不愿意狠。

根本原因是——没钱啊。

有钱谁不想买成排的口红,而不是买一只都要犹犹豫豫的。

大冬天,裹着穿了三年羽绒服的国庆。

瑟瑟发抖,像只迎风流泪的狗。



阳光总在风雨后。

希望总在转角处。

我和国庆离开店铺没多远。

就碰上了一个彩票摊。

国庆看了看我。

“刮一刮?万一中了呢。”

呵。

女人。

永远都是做梦的好手。

不过,我闺蜜的梦,我愿意陪她一起疯。

不然该说我是塑料姐妹花了。



我和国庆一人买了100块钱的刮刮乐。

拿着一块钱的硬币。

在风里,手机械地刮着彩票。

刮一张,没中。

又一张,还没中。

刮到最后。

一毛钱没有。

赔了。

一人赔了两百块。

气得我肝儿疼,想当街暴打国庆。

但是我的素质让我忍住了。

姐妹还是要做的。

一声姐妹大过天啊。

就当我跟她一起花钱买经验了。



当晚。

国庆就疯了。

生气地在微博疯狂地转发起来了。

“转发这只粉色海豚三天后会有好消息”。

“转发这张星空图,本月都会交好运”。

“转发此锦鲤,这个月都能有意想不到的财运”。

女人发起疯来。

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能做起来。

国庆疯了得有挺久。

但是这种疯。

没救。

自我选择疯球的。

谁拉都没有用。



有时候啊,苍天总是辜负有心人。

你不服都不行。

国庆大概转了一万条转运的微博。

屁用没有。

点的外卖里照样有头发。

上个厕所手机掉坑里。

……

惨不惨?

惨。

我朝阳第一丧都想给她盖章。

那叫一个公认的惨。

最终,国庆卸载了微博。

哭着对我说,微博上的锦鲤,都是骗人的。



但是,万万没想到。

她立住了鸡蛋。

她这一年都要交好运了。

晚上睡觉前。

我看她又发了一条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朋友圈。

女人的幸福,有时候真简单啊。

不过,话说回来。

你能指望一个丧精对生活有多高的追求呢。

平平淡淡已然很好了啊。



今天早上。

国庆来了,拎着一屉小笼包。

人逢喜事精神爽是真的啊。

我看她气色都好了不少。

我说。

“气色不错啊!”

“屁,昨晚激动得失眠了,今天打了半斤腮红。”

心疼。

这半斤腮红,够我使好几年。

“不过,挺好的,毕竟我是立住鸡蛋的女人。”

“放眼朋友圈,还有谁能与我争锋?”

呵呵。

立鸡蛋的蠢货。

也就我俩吧。

奚落谁呢。

嘚瑟。



国庆打开袋子,倒上醋和辣椒,准备开始吃了。

下一秒,她哭了。

“他妈的,有根头发。”

我……

果然,丧精想要转运。

很难啊。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