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北京往事(三)~做馒头

薄光轻雾 2019-03-13 13:02:17




北京往事(三)~做馒头


文 / 华子 


 


在老家都是母亲做饭,我不会做饭,哥哥从小跟父亲在北京,很小自己就会做饭。老家除了过年过节能吃上馒头,平日只吃玉米饼子。来北京却不一样,天天吃馒头、米饭,这也是小时候爱来北京的原因之一。

 

来北京后,一般都是哥哥做饭。有时哥哥不在,我就自己瞎对付,只会做疙瘩汤。隔壁李婶做了好吃的会给我送一点,至今我还记得她包的饺子特别香,很好吃。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想做馒头给父亲和哥哥吃。于是我拿出面盆倒上面,浇上水,放上泡好的接面,开始揉。面硬了放点水,软了再放点面,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总算和好了一盆面。醒了一会,就开始做馒头。圆圆的馒头一做好,就放锅里蒸。

 

父亲和哥哥回家了,我高兴的告诉他们,已做好了馒头,让他们坐饭桌旁,等我端馒头给他们吃。哥哥说,“真好耶,我们也有给做饭的人了。”说着和父亲一块坐饭桌旁等我的馒头吃。


我摆好碗筷,去拾馒头。谁知一掀锅盖,“啊”吓的我大叫一声,哥哥赶紧过来。


看着满锅的馒头,哥哥笑着说“怎么好象放了毒药。”

“我也不知道。”一锅馒头又青又黑,象石头一样。

 “面发了吗?”

“不知道。”

“你面没发,所以蒸出的馒头象石头。不启发。”哥哥一边拾馒头,一边告诉我,“揉好面,要等面发开以后,再做馒头,馒头做好了,还要行一行,用手掂一掂,馒头轻了,才能蒸。只有经过这几道工序,蒸出来的馒头,才又白又软好吃。”


我恍然大悟,原来蒸馒头还有这么多道道。哥哥只好重新做饭。

 

馒头又硬又粘,一点不好吃。我要把馒头全扔掉,父亲舍不得,说:“你们不吃拉到,我爱吃,这样的馒头有嚼头、耐饥。谁也不许给我扔了。”最后所有的馒头我和哥哥一点也没吃,父亲一个人吃了好多顿。

 

那时生活困难,大家的粮食都不太够吃,父亲不但没怪我做的馒头不好吃,还说他爱吃,我知道他怕浪费了粮食,才这么说的。因我一次小小的失败,却害父亲吃了几天石馒头。但从那以后我就学会做馒头了,并且每次做的都很好。

 

父亲老夸,“看看我这二姑娘,就是有学识,一学就会。”我说:“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吃石头了。”父亲笑着说:“那样的更好吃喽。”

 

仁慈的父亲。

                           

  2014.12.9号写于北京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