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小馄饨传奇之灵魂互换by silentcarol

隔壁扫文组 2019-05-01 21:50:04

脑洞大开的一篇短萌,轻松无虐小甜饼,番外算是解释前因后果,很逗趣了!推荐~

攻是典型霸总,一丝不苟,冷酷严谨还有强迫症。每天从两万平米的大床上醒来,健身规律,严格控制饮食。

受年方十八,是个在学校食堂卖小馄饨的小可怜,还欠下高利贷,每日勤恳工作,身行瘦弱但唇红齿白看上去糯糯的。

本文一开始就是攻受奇妙地相互魂穿了。身形强健的霸总攻魂穿到了左膝盖有伤病的受身上,醒来一看,身下是80cm宽的木板小床,还是在车库里。更要命的是,还得跟着合伙的小伙伴去食堂卖馄饨。呆萌的受混穿到了攻身上,住着两百万平米的豪宅。但是受是个勤劳朴实滴好孩子,不会平白无故占用人家的身体和财富,愣是走了十几公里回到车库房找“自己”。就这样,攻受就产生了交集,攻就着这幅身躯把受带了回去,对外称自己是特助。很小清新的一篇短篇,有萌点有笑点。攻受都很讨喜的。当睡前萌文看呀~

内容摘录

第01章 

  严琛是个霸总,很主流的那种霸总。

  他又有钱又冷酷,有格调爱装逼,还有点强迫症,每天严格按照时间表作息。

  这一天严总没能准时在早上七点伴着音乐闹钟富有品味的铃声在他两万平米的豪华大床上醒来,他是被呼噜声震醒的。

  这件事情就很魔幻了,严总睁开眼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破房间里,身下是一张仅80cm宽的单人木板小床,房间里又潮又冷被窝也不保暖,黑暗中隐约可以看到不远处另一张床上睡着个不知道什么人。

  严总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看了看,凌晨4点。

  那个手机也很奇怪,感觉是那种几百块钱的垃圾智能机。

  严琛觉得他应该是在做梦,虽然这个梦有点画风清奇匪夷所思,他猜这大概和上周去谈某工程项目在民工宿舍参观了一圈有关。

  他决定再睡一会儿。

  这时候,屋里的另一个人却停止了呼噜,打开灯坐了起来。那是个胖子。

  “小鬼,你今天怎么不叫我,啊,都四点多了。”胖子一面穿衣服一面嘀嘀咕咕,“发什么愣,快穿衣服,今天起晚了。”

  四点多叫起晚了?

  等等,你叫谁小鬼??

  再等等,我他妈这是在哪儿???

第02章 

  严琛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卖馄饨的穷小子,并跟他的合伙人一起——姑且称他为合伙人吧,其实是个做包子的死胖子——大清早天还没亮就来到某大学二楼的外包食堂,收拾东西开始准备早餐,并卖了一整天的午餐以及晚餐。

  馄饨馅儿是前一天晚上准备好的,早上他只需要包好馄饨,再下锅随手捞一捞,卖给络绎不绝的客人——有些是学生老师,有些是跑来学校培训的外来人士,还有些不知道什么人……谁能料到一破学校的客流量能这么大?

  这一整天相当之忙,忙到半下午的时候严琛实在累得够呛,他在想这是什么破梦,没完没了地做馄饨是什么鬼?到底怎样才能醒来?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严琛觉得这个梦还是挺有意思的,梦里他活得又穷又累,那种底层生活的感觉相当新奇也相当逼真,完全是自己没体验过的人生。

  他跟胖子合租的住处很破旧,是一个小区公寓一楼车库改装的租房,连个窗都没有,也没有热水和暖气,大冷天里冻得要命;身上这件羽绒衣也是旧到乱钻毛,一点都不保暖。严琛早上翻边全身和家里,只找到20块钱。手机上了锁打不开,也不知道银行或某付宝里有没有存款……极大可能性是没有的。

  下午他趁着上厕所的空档在卫生间抽了一根烟,看着镜子里这张陌生的年轻苍白的脸和那一双因为身体太过瘦弱而显得大到离谱的眼睛,一时间有些恍惚。

  严琛从不抽烟,刚才掏烟点火一整套动作却麻利得不行,跟条件反射似的。

  做馄饨也是,仿佛一抓起馄饨皮就知道怎么包了,略离奇。

  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这个梦的真实感太强,细节也太丰富了。

  早上严琛在外套内袋里掏到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上的信息显示,他现在是个刚满18周岁的年轻小伙儿,来自H省某农村,名字也很诡异,叫黎小癸。

  这就难怪早上那胖子“小鬼小鬼”地叫个没完了。

  哦,说来胖子的名字更奇葩,叫郑成功,好像是黎小癸的同乡。

  真是越没文化的家庭越喜欢乱起名字。

  严琛一面在心底默默吐槽一面抽着烟,伸手揉了揉发疼的左膝盖。

  这设定也太破了,严琛想,好不容易一朝做梦变回小鲜肉,竟然是个小瘸子?左膝盖处有个明显的陈伤,碰到这种湿冷的天气就隐隐作疼,走路都不利索。

  梦里能感觉到疼吗?他不确定,只知道实在累的够呛,除了睡觉只想睡觉,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

  晚上八点小吃窗口收工打烊的时候,供应商——姑且称他为供应商吧,其实是附近菜市负责送货的工人——扛来了半麻袋猪肉,哐当一声砸在案面上。

  郑成功麻利地打开了绞肉机器:“小鬼,还发呆呢?快来做肉馅。”

  严琛翻了个白眼,揉了揉酸疼的膝盖扭头就走:“你看着做吧。”

  开玩笑,严大少长这么大什么时候拌过肉馅?今天能做个馄饨都是开挂了好吗!

  “哎,你今天怎么回事啊?”郑成功兀自在背后嘀嘀咕咕,“笑也不笑,话也不说,你平常不这样。”

  我平常就这样,严琛心说,唉,扛不住,这身体太虚了,我只想马上睡一觉。


隔壁扫文组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可以直接观看全文呢,更多的精彩尽在隔壁扫文组!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