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想不出吃什么就去苏州

江阴吃香喝辣 2018-07-27 14:45:20

想不出吃什么就去苏州

这是“小吃货”对一个城市最真情的告白……


有一种流行叫“来一趟说走有走的旅行”;紧接着是“说没就没的假期和说空就空的钱包”,那……不能在一个地儿闷死吧?

通常是礼拜六睡醒,在床上挣扎着思考人生最严肃哲学命题之今天吃什么,然后biu地一声,小吃货就在苏州了,因为近……



一碗苏州面


在平常时节,通常吃一碗面就可以补满血槽。名气最响的是同得兴陆振兴裕兴记的两面黄也是时髦之选,不过小吃货吃得最多的还是书院巷琼琳阁的白汤面当然是因为名字听上去逼格最高

北方同学们肯定觉得苏州面简直异端,讲真,对美食没有一颗海纳百川的心就不要自称吃货了。咸豆花甜豆花都嗲的,甜粽子咸粽子也都幸福的,唯一应该被视作敌人的,只有【难吃的东西】本身。


讲回这碗白汤面,汤头清亮,有鸡汤和火腿吊鲜,面条的出锅时机掐得恰到好处(太硬夹生,太软不摇滚),空口吃光面都可以消灭掉一碗。

但我们要炫一下富,所以点了八个浇头。雪菜黄鱼倒进面里汤就就更咸鲜,大肠浸一浸立刻变糯软,爆鳝稍微有点硬要扣分不过手剥虾仁很有诚意,蜜汁肉排是蜜汁浓稠加强版叉烧,然后再总归要来点素菜地吃两口双菇木耳鸡毛菜。


面店功夫好不好,端上来第一眼就能看个大概。熟手师父大筷子一挥,chua chua chua,面在碗里,就像稀薄的头发在秃头阿伯的头上一样整齐划一方向一致根根分明。不然就像上图那样,头上青丝风里乱,摆盘再花样百出也是零分。

白汤面吃琼琳阁,红汤面就吃胥城大厦金瑰厅。一个老牌干部风星级酒店中餐厅,天天卖面,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红汤面比白汤面甜,胥城大厦卖的是奥灶面,比一般性红汤面还要稍微再甜一点点(不过还是比不上无锡人的甜)。点几盘小菜,面来了以后往上码一码,我码了一点咸菜毛豆、两块熏鱼、两块酱鸭。

他们家的清炒河虾仁虽然比杭州凯悦的龙井虾仁略逊,但绝对也是小只肉弹新鲜手剥,小南国苏浙汇什么的统统输掉。



一钵鸡头米


面只是平常吃吃,有鸡头米的时节,只满足于吃面就太亏了。9月份上市,撑足两个月时间,过季了只能碾成粉去做芡实糕——对,鸡头米其实就是新鲜芡实。

至于为什么要叫鸡头米,可能是因为它长得比较猥琐。


不过后来苏州人民的科普读物《水八仙》打了我的脸,原来上面那种长相猥琐的是北芡实,而苏南的芡实是下图这样,光溜水滑。真是芡生南则鸡头,生北就只能去勾芡啊。


一个鸡头里大概有个几十粒,每一粒都非常难剥,所以市场上新鲜的鸡头米通常要卖到一百二三十块一斤,路边小饭店里小小一碗也要三十块,比莲子贵多了。

买新鲜鸡头米要去葑门市场。但是买回来还要自己烧,谁高兴啦。苏州人民有一点好,当季的东西一定会上菜单。只要是苏帮菜的馆子,管它是游客爱吃的松鹤楼还是本地人随便吃吃的笑园楼,肯定都有鸡头米。


两家都有的、街头巷尾最常见的桂花鸡头米甜汤,滴溜溜的鸡头米吃进嘴里,伴着桂花糖水的香气嚼两下,不要太开心。


笑园楼的木瓜炖鸡头米(有点密恐),第一次吃到这种配搭,意外很合适。木瓜味重,鸡头米清香;木瓜软糯,鸡头米小有弹性咬起来巴滋巴滋,是本轮鸡头米最高分。


一枚鲜肉月饼


虽然鲜肉月饼现在已经像嘉兴粽子一样全年都有卖了,但人体生物钟是个很奥妙的玄学,季节不对,吃起来就顶多算解馋,根本没有诗情画意。虽然听起来明明就是被逼格玩弄于股掌之中,但总之!秋天去苏州吃鲜肉月饼就对了!

在此前漫长的岁月里,小吃货只知道胥城鲜肉月饼(对,就是那个卖红汤面的老干部星级酒店)。


酥皮层层叠叠,肉馅丰盈鲜甜,算得上是一只好鲜肉月饼,比南京路上天天排长队的老大房已经有所超越。

然而这次小吃货要去长发大厦下面买长发鲜肉月饼


远远的看见一排三个烘月饼的炉子正在轮番上阵,就觉得这家肯定好吃的。


跟胥城的比起来,外型上要小一圈,一个个躺在盘子里好萌。买了两盒拎在手里,没走几步已经被香气熏晕了,根本把持不住!在河边随便找个栏杆坐下,就开盖吃了起来。

长发月饼的皮子更薄,所以更容易烘得透,底子很脆,上层则悉悉簌簌在嘴里碎成满口渣。不悉悉簌簌的皮子不是好酥皮,这个酥皮简直可以打十分。


刚刚烘出来的月饼,还有一点点稠稠的肉汁淌出来,不会像小笼或者生煎馒头的肉汁那样多到飙,很保守羞涩的一点点,挂在酥皮上,惊艳而不狼狈。

肉馅紧实扎足又润泽,混着酥松的脆皮一起咬下去……好想抓住路过的人让他们吃一口啊!好不好吃你港!说不好吃的把你推到水里去哦!


一口哑巴生煎


苏州“哑巴生煎”的创始人叫俞二媛,因9岁时生了一场病而丧失了说话的能力。13岁被家人送到一家小吃店当学徒,学满3年后回到父亲开的生煎馒头店帮忙。

学徒期间学得了馅料的秘方:肉馅里一定要放入肉皮冻,再加上因他又聋又哑,干活时从不受外界的干扰,煎生煎时十分专注,火候拿捏得十分到位,煎出来的生煎特别好吃,久而久之,“哑巴生煎”的名气就打响了。


2009年,哑巴师傅已经七十多岁了,他逐渐将秘诀传授给下一代,如今下一代把“哑巴生煎”越做越红火,在寸土寸金的观前街附近开了一家,门口挂了一副对联:食客口福有口皆碑享誉苏城,哑巴无言传承姑苏生煎真谛。


去苏州,务必尝尝哑巴生煎,虽然要排漫长的队,但等你一口咬下,你就成哑巴了(太好吃,说不出话)……


一盒回头货“黄天源”


黄天源,是苏州的汉族糕团老字号。苏州人大都爱吃甜糯之食,糕团食品自古也是苏州人时令饮食的一种习俗。


黄天源糕团店,它创设于道光元年(1821年),一年四季都有适时花色品种推出,如正月初一供应糖年糕、猪油年糕、糕汤圆子,正月十五供应糖汤圆子,二月初二供应油煎年糕,三月清明节供应青团子,四月十四供应神仙糕,五月初五供应各色粽子,六月供应绿豆糕薄荷糕、米枫糕,七月十五供应豇豆糕,八月十五供应糖芋艿糖油山芋、焐熟藕,九月初九供应重阳糕,十月供应南瓜团子,十一月冬至节供应冬至团子,十二月供应各式年糕。




饿死了

明天周六

苏州见……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