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中央商场,修理铺子都不在了,更别说小馄饨和女歌星

蝴蝶厨房 2019-05-14 15:09:01

小时候去中央商场吃小馄饨是最爱,大了最后一次去那是去采访女歌星周冰倩。如今,连鼎鼎有名的修理铺子都不在了,更别说小馄饨和女歌星了。


中央商场离外滩很近,在南京路、四川路和九江路之间。大名鼎鼎的德大饭店就在它门口。这里最出名的一是修理铺子,二就是各种零散便宜货。想当年二战的时候,美国大兵手里有些多余的稀罕东西就在这摆摊头,人多成市,喜欢淘进口东西的都会在这碰碰运气。打火机、自动钢笔,还有女人喜欢的香水、胭脂,这里样样都有,最主要的是要比马路对面的惠罗公司便宜。



美国大兵走了,买卖留下了。一直到49年解放前,这里造了新康联合商场里面有90多个柜台,加上外面的中央弄,沙市一路,沙市二路上的露天摊,合在一起成了中央商场。中央商场的大门就开在四川路和南京路的交汇处,天天车流不息,热闹的很。那时候,上海滩舞照跳,马照跑,时髦的日子少不了时髦的东西。中央商场里有很多市面上买不到的东西,奶粉、巧克力、雪茄,还有穿的用的。塑料、尼龙在那个时候是时髦货,上海人管它们叫“玻璃”制品,橱窗里放的塑料凉鞋,叫做玻璃鞋子,丝袜叫做玻璃丝袜,甚至夸张得说中央商场这里是“玻璃房子,玻璃世界”,弄得女人三天两头想往这里跑。



这种热闹一直延续了很久很久,反正到我小时候,什么时候去中央商场都是人挨人,挤不动的。不过这里慢慢已经不是时髦的代言词了,去那是为了“做人家”。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种光荣传统是那时候全国人民都讲得,但是,上海人例外。要节约,又要好看,上海女人哪怕用零头布也能做出新式样来。做个假领子,还得配好花纹和颜色,打补丁的衣服是绝对不会让男人穿出门的,那是要叫邻居笑掉大牙的。女人们去中央商场能抢到各种零头布料,零头毛线,回家拼拼弄弄,别说假领子了,《雪疑》里山口百惠穿的洋装都能做出来。这种“人家”拼得就是能耐。


男人呢,在中央商场里要去淘电子产品。我们家的大舅舅就是传说中的电子小高手。从收音机开始就自己装,然后到电视机。开始是一个台,两个台,配上天线,马上就多收两个台,好看《大西洋底来的人》电子管,各种零配件就是这么一点点淘出来的。记得他有个铁皮箱子,打开全是各种电路板,电焊烧热了,这里点点,那里碰碰,然后,喇叭就响了。立体声,环绕立体声,要听啥样有啥样。




除此之外,中央商场的王牌是修理。大到进口的日立牌彩电,小到换钢中锅底,配热水瓶单,甚至是塑料拖鞋带子坏了,这里都修。记得修理部柜台一个挨着一个,分门别类的,抬头看看挂着的白底蓝色的牌子就能找到自己需要的。不同的柜台前围着的人还是有很大差异的,比方讲钟表柜台,修理师傅年龄普遍大些,见多识广,进口的名表摸过无数个,什么劳力士、欧米茄、23钻、陀飞轮,听听指针的声音就晓得问题出在哪。同样是带着袖套、穿着蓝涤卡工作服,但钟表师傅的手上一定带着块不错的手表,表带铮亮。每天出门前头要梳好,皮鞋擦亮,手表表盘也不能沾一点灰。这个城的体面就在这些人的身上。至于周边的围观群众有的是正儿八经去修理表的,上班时候买的第一块上海牌坏了,要去搞一搞;家里老人解放前留下的英纳格秒针断了,换一下才好带。还有一大波钟表爱好者在一旁嘎闹忙的,在这才是正儿八经的涨知识。经常能碰到那些用手帕包着传家宝过来找师傅看的,出的问题也是五花八门,听听看看,时间一长自己就成行家了。当然不至于说就能吃上这口饭,但这是见识,是炫耀的资本。人有时候,就得有点与众不同的地方。



物全、价廉,加上各种服务,中央商场在上海滩的名字绝对是想当当的。反正这么讲,如果这里都买不到的东西那全上海也就不可能再有了,如果这里都修不好的东西,各么你就好扔掉了。上海人一直以这里为骄傲,也常陪外地亲眷来这里买东西。那时候有种卡布龙袜子,除了上海其他地方很难买到。其实就是尼龙袜,男袜大多是咖啡色的,女士的有白的、米色的,上面还带点花纹。夏天穿风凉镂空皮鞋配着,时髦过一段时间。对了,中央商场还上过一次外国电影,1987年的时候,斯皮尔伯格拍《太阳帝国》。在上海拍了21天,剧里各种上海地标,其中有场戏就在中央商场取的景。一段高空俯拍的镜头里,烟火弥漫,路上四处逃亡,一旁就是很清晰得新康大厦。



但这一切,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小时候喜欢中央商场,是喜欢那里的小吃店。沙市路小吃一条街,只有72 米长,4米宽,一眼就能看到那边。据说走一趟也就20,但这是大人的步子,我那时候人小,走一趟感觉还是有点时间的,主要这里天天人挤人。小孩子个子小,看起来全是腿,要仰着脖子才能从缝隙里看到店家的招牌。沙市路上有各种好吃的点心,小馄饨配小笼;咖喱牛肉粉丝汤配生煎馒头。还有各种浇头面,面拖黄鱼、排骨年糕。如今很多旅游景点也有这种小吃集散地,号称是去一趟就能把一个城的名小吃尝遍,但大家都晓得这种是骗野人头的。去趟城隍庙,那里能吃的没有几家,别说是上海点心了,连上海话都听不到,走哪都有烤羊肉串和铁板鱿鱼,这怎么也不能算上海特产。



中央商场里的点心铺那是做给上海人吃的,6家铺子,鼎盛的时候能做出64个品种。老底子说点心铺里的四块面团〔发面、呆面、粉面、油面),这里全有。铺子里位子小,要坐下来吃肯定是要等位子的,柜台上买好拿着筹子,眼睛要放亮,看看哪个台子上快吃完了,赶紧走过去。所以店里一天到晚人生鼎沸的,到处听到上海姆妈在那喊快点呀,这里快好了,还有两个小馄饨了“热闹是热闹的不得了。如果怕等,各么也可以买了边走边吃,梅花糕、海棠糕都蛮好吃的。我最欢喜一种叫“顶顶糕”的米糕。在小木桶里放上米粉,加一点豆沙馅,再盖上一层米粉,然后放在炉子上蒸,五分钟后拿下里用竹签捅出来,然后再加了米粉继续蒸。做米糕的有五六个小木桶就这么来回倒腾,像玩杂技一样。我站在那里边等边看,比大世界还好玩。记得那糕有白的和粉红色,用一张小小的牛皮纸包着递到手上,很烫很烫。糕不太甜,有股米香。很多很多年后,有次去乌镇看到有卖,马上围上去要一个白色的,边走边吃,还一边不停的吹气,烫呀。


但花无白日红,中央商场的里的那些零散货已经不再那么奇货可居了,慢慢得开始卖些廉价货和仿制品。后来一度襄阳路火热,其实中央商场的摊主们早就开始动着脑筋了,只是没有成气候,生意是一天比一天难做。慢慢得开始有人传出来,中央商场要动迁建了,政府要在这派大用场。外滩的地皮值铜钿,这时候外滩三号,外滩十八号都开始改动换面卖高档货了,除了东风饭店还在那关着大门,里面黑漆漆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就这样,一传又传了十年。这么多年里,南京路上的老商铺开始一个个的消失,朋街没了,冠龙没了,对面的那个音像制片店也没了。我最后一次去中央商场是为了杂志拍摄,采访周冰倩。




对的,就是那个唱《真的好想你》的那个周冰倩。一头卷发,会拉二胡的,那时候她真的很红,不管走到那都能听到这首歌。能和它媲美的,估计也就是《爱的奉献》了。不得不说,歌名起得真好!


周冰倩是上海人,去过日本混了一圈又回来,唱了那首歌后就红了。再后来,也真的不再记得她还唱过什么。据说前段时间又复出了,还带着些虐心得故事,反正贵圈很乱很八卦。书归真传,周冰倩有套房子就在中央商场里,我是去拍她的家。想想,早些时候蝴蝶也去过挺多明星家的,没办法,十五六前做家居杂志,要想找一个养眼的家是很困难的。明星算是先富起来的那一批,多少开过点眼界,加上老百姓又喜闻乐见,人人都怀着颗八卦的心,想窥视下明星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我也是辗转再辗转,找到的她。周冰倩倒是不搭架子,答应了。



当时那篇稿子的标题貌似就叫“周冰倩的家,南京路上的老洋房”。标题是俗了点,但很务实。如今查查度娘,搜“周冰倩家”铁定出来这篇文章,然而,署名却是五花八门的,这就是我们的“互联网”!作孽!



那个家是周冰倩妈妈单位里分配的,在中央商场里的唯一一栋电梯房里。楼道里很暗,去敲门的时候,主人还没到,一旁的邻居马上出来质问我们“找谁”!看着我们带着摄影器材,警惕性就更高了,说“这家人不在的”,好在周姑娘带着助理来了,才拎着一个洗菜篮子进去了。


进了屋,周冰倩很大方,泡了咖啡,让我们随便拍。我一边指挥摄影师,一边和她聊两句,算采访。这里原先她小时候住过段时间,买了其他地方的房子,这里就空着了。征得妈妈同意,周冰倩改造了一下自己派用场。20平米原先是一室一厅,她全部敲掉,只保留了卫生间。房间里被她刷了很浓的颜色,橘黄、大红、墨绿。据说妈妈看了后的评价是“像庙”。如今看看这个家,肯定不算时髦了,顶多也就是《交换空间》的水准。但在当时,还是有亮点的。周冰倩在这里听听音乐,会会朋友,是自己的一个私密空间,还是很惬意的。记得当时她也在打听这里到底什么时候动迁,多少也有点舍不得。所以拍照的时候,一再要求帮她多拍几张,留个纪念。



采访结束后,我真的就再也没进过中央商场,路过也都是绕着走,没有想过再进去。里面的海棠糕,小馄饨,也不再吸引我了。2006年底,中央商场全部打烊了。动拆迁真的来了!大门关上,里面开始拆除,然后拆拆停停,至于说以后派什么用场,谁也说不清楚。



去年终于出新闻了,说这里要盖“生活时尚秀中心”。不光是中央商场,中央大厦、美伦大楼、华侨银行大楼、新康大楼一起动掉。造酒店,盖商场,还要有娱乐设施,说是2017年的时候会好。难道这里,要弄成一个新的“大世界”?上海人还会那么爱白相么?至于中央商场里的维修铺子,曾经搬到天津路去了,这一说又是十年了,2016它们都还会在么?




这是2015年的最后一天

祝大家新年快乐!


明年,蝴蝶和大家再会。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