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舌尖上的复旦(三)

傅踢踢 2019-06-04 19:08:34

承接上期(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今天推送《舌尖上的复旦》最后四集。


第七集《炭火的天堂》


清华有西门鸡翅,北大有西门鸡翅,潘金莲有西门公子,罗永浩有西门子。孵蛋不作兴“西腔”,却有一个“露天夜总会”叫阿康。



说像露天夜总会,因为欢声笑语彻夜不绝,可阿康实际是大型烧烤排挡。曾经风雨飘摇,兀自岿然在二楼的风中,如今也已换上新颜,搭成了明媚而忧伤的玻璃房子。


每个孵蛋人都有事关一段阿康的记忆,最多的无非是迎新会、同乡会、散伙聚,或是兄弟之间推杯换盏斛筹交错,来一盘羊肉羊排羊腰子牛肉牛心牛板筋鸡翅鸡心鸡大腿,热腾腾膻乎乎就着啤酒咕嘟咕嘟吃下去。如果碰到个文艺的,失恋了拉人倾诉,也是“咕嘟”喝下去,越喝越“孤独”。


在孵蛋呆久了,不免见到许多野猫,有爱的拿来喂食,恶劣的就拿去吃食。所以环绕阿康喧嚣的光环的,始终是一层雾霾,四个字概括叫:猫肉羊尿。具体什么意思你们懂的。


可中国人民的伟大在于,从头到尾贯彻着一则信条:死管死,吃管吃。所以阿康非但活到现在,还愈加红火,以至但凡名字里有个“康”字的,不管叫大康小康还是康夫,统一起个绰号叫阿康。


所以不经意在校园里听到类似“阿康,阿康去”的咒语,千万不要惊诧,就像听到“大家好,我是范范范玮琪”,不必疑心她是个结巴一样。相比很多装逼所在,阿康有多美味倒难说,关键是热络、交心、勾肩、搭背(不能再说下去,越说越基了),酒后尽是真心。如果甄嬛知道有阿康烧烤这么个神所在,晚景一定不会那么凄凉。


东区附近的国定路有过一家阿康的分店,也不知是字号联营还是山寨仿冒,因为门面狭小,远不及南区的热闹。偶尔有些东区的学生,叫点烧烤外卖,顺带几罐冰啤,也算是寝室夜聊或看球的标配。



南区五教对面新近开了一家烧烤摊,同样门面窄小,却胜在营业时间够长,每晚到2店才关门。白天不懂夜的黑,许多体己话只有夜深人静才说得出口。如果碰巧夜不归宿路过,且放心大胆地听,这里是孵蛋,半夜的烧烤摊只讨论软妹之,没有十八big,更不会像北京高校学子们一般糅合着讨论十八big与软妹之。


北区左近有两家烧烤店,小东北烧烤饱受东北童鞋赞许,除了豆皮包裹香菜的豆皮卷味道别致,其余无甚特别。倒是在留学生出没的武东路上,有着一家新疆烧烤王,生蚝新鲜、扇贝肥美,肉类相对经济,蔬菜也品相饱满。只是2005年前后人均30元左右的烧烤花销,如今已翻了一倍不止,共和国的土地上也每每是学生被宰后血染的风采。华东之大,放不下一张平静的烧烤桌!


也不是不凄凉的。(同期声:啊呀不要因为提了一句甄嬛就阴魂不散好吗魂淡!)



第八集《家常的温暖》


米纳桑,哦哈哟~瓦塔西瓦日本料理专辑迪斯~(侧目:萌卖完了,但好像混进了奇怪的东西!)


新中国迄今为止最成功的爱国主义教育片——《中华小当家》告诉我们,料理是带给人们幸福的东西。相较孵蛋周边穿梭的规模庞大的韩国留学生摩托车方阵,日本同学来得更安静些。可能也是因为人数较少的缘故,校园周边专设的日本料理也不算多。


可年来日料已成为国人的美食新宠,门面再小,只要有引人的点,自然会集聚不少拥趸。最不值得说的先过。五角场商圈的大渔和大诚,作为开设较早的日本料理自助,价格从150元盘旋到如今近170,刺身的颜色也从橘色成了绛红色,让人不敢轻涉。再者,连锁的大型日料自助,比上不及百合福或也已落没的金钱豹,价格又非普通学生能承受,门庭总显得冷落些。至于禾绿回转或者吉野家等快餐,除了个别物事,比如日式海鲜粥和牛肉饭,其他也不值一提。


真正能体现日剧里说的“妈妈的味道”,还得是小店。在沪上较有声望的是宝寿司,原本在政肃路上小小一家门店,老板算是负笈东瀛亲自学艺,带着一个木讷的小哥,主营所谓创意寿司。(同期声:不是说妈妈的味道吗,说好的妈妈呢!)


虽然也做手卷和手握,但宝寿司最摄人的还是诸如李公主卷、摩托罗拉卷等创意寿司。三文鱼配上牛油果简直是天生良伴,一如皮克携小法出席俱乐部庆功宴那般和谐。至于用植物芥末做的芥末章鱼寿司,绝对让人飙泪。后来店址迁到国顺路,扩容少许,墙上张贴的个性留言也丰富起来。如今宝寿司在陆家嘴、瑞金路等繁华地段都开了分店,小人物的奋斗,触动人心。何况是借料理跃上龙门。



临近国年路有过几家紫菜包饭,其实也算不得日料,但看着店员把比工资条还细的萝卜、黄瓜、三文鱼条裹进紫菜饭团,涂上芥末,再刀刀切开,附赠一袋略带酸味的酱油,也是平民化的体验。


东区的童鞋最惦记的日料应该是桃屋,拉门一开,脱掉鞋子往下沉式的日式饭桌里一坐,满坑满谷都是饿狼的眼神。最爱他家的是大阪烧,酱料特别,面粉和蔬菜的量搭配合宜,异常出挑。其他食物也干净清爽,很有日料的风情。



北区有家叫一期一会的小店,老板娘是稍上了年岁的阿姨,做事雷厉风行,对学生的态度倒温和,每有老客户,爱吃什么也常记心间。如果国家公务员都是这素质,中国早就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免签了吧!


于是经常会出现如下一幕:前脚阿姨刚训斥完服务员,马上一变脸,嗲声嗲气地对食客说声:好德~(没打错字,也不是便利店,真心是阿姨把好的念成好德,还是老年林志玲版的)


一期一会的日料是最家常的,像日剧《深夜食堂》里演的那样。切做爽利的黄瓜丝、火腿丝、蛋皮,配上新鲜的出前一丁,酸酸甜甜的中华冷面很开胃。咖喱猪排饭的咖喱酱很特别,阿姨说是日本进口的黑咖喱。寿喜锅吃多了偏甜,但蘸新鲜鸡蛋还能吃上小会。倒是亲子饭和母子乌东面嫌寡淡,手握的刺身新鲜,可饭粒有些微的泛酸。不过从家常一项来说,一期一会大抵是最符合的。



恶意卖萌太多,抒情一下好了。看过一首歌写到,家是未知远方,远方是沉重行囊,行囊是倒退的树影,树影是我回家的方向。孵蛋的学生无论远近,多数都是离家的,在日料店里的盘桓,纵然食物有些许陌生,终究还是能忘却一些寒意,寻到人情温暖。


第九集《明炉的风情》


有一首歪诗分别歌颂了两个学校:文能提笔控萝莉,武能上床定人妻。进可欺身压正太,退能提臀迎众基。


这诗不能说得太细。提这一段是为了强调,孵蛋吃货能文能武,重能匹敌川湘劲辣韩朝香辛,对清淡古早的味道,也有别样的热衷。


尤其对很多女生来说,港式、粤菜都是于减肥大计无甚大碍、又能满足口腹之欲的上选。孵蛋周边的港式算不得大众,和铺天盖地的川湘韩料无法比拟,但能说道的倒还有几家。


五角场第一食品有两家连锁港式餐厅,洋葱餐厅店如其名,一层层剥开发现是没有心的,无甚可说。


至于每天饭店准时排队的新旺,无论口味、价格,也都处在可堪承受,又不值交口称赞的段位上。比上,食尚港丽、港丽有许多特色菜式,新旺就是相对平价的改良粤菜。可想到还算不错的冰火菠萝油,也值得推荐一番。烘烤酥松的菠萝包还带着余温,用刀片开,递上一块新鲜黄油,再填些冰块,冷热交替的口感在舌尖蔓延,黄油也逐渐融化,渗入面包的肌理,虽然便宜,但是难忘的美食体验。如果得闲,又期盼着港式下午茶,新旺也是不错的选择,奶茶算是正味,XO酱肠粉也入口香糯。


临近的有避风塘,其实混搭了其他菜系,但在港式点心一项还算颇有风致。虾饺皇虽不比南国尽是新鲜大虾,好歹能见到虾的影子。美极鸭下巴很入味,佐粥下酒都是良伴。可惜沪上的港式愈加丰富,质量也直追广东香港,避风塘固然可取,毕竟算不上孵蛋特色。


曾经在邯郸路上有过一家甜蜜蜜,每每吸引不少孵蛋女纸流连,喝碗粥就充作晚饭,也算是仙人过的日子。除了明炉烧味,他家的白灼很有功夫,不似很多粤菜馆过咸过淡,合宜的口感正烘托出蔬菜的清香。


政通路曾开过一家港式简餐,基本只有烧味,放在格块饭盒里,配以简单的小菜,酸豆角、豆芽等等,印象最深是烧鸭饭和猪耳饭。烧鸭饭的话梅酱真是烧煮话梅而得,核还留在碟中,入口酸甜,回味悠长。猪耳的卤水恰到好处,软骨入口清脆,又不磕牙。关键是一餐仅在15元左右,大抵也是性价比过高的缘故,开业不到半年便早早关张。


下面这家店或许支撑着而今孵蛋周边小规模港式餐厅的招牌,虽然名声不大,店面也很破落,桌子上还积着些许老油(当然,和老巷的老油是不能比的)。永昌烧味的特色是烧味和砂锅粥,作为一家粤菜馆,看起来很山寨,真的和麦兜里拍的那样,没有鱼丸,没有粗面。菜单是一张A3纸大小,正反两面就交代了全部菜式。



砂锅粥量很大,至少是2-3人份,味道也很正。最值得一说的是烧味或卤水,任选2到3种,拼在一起,剁一棵腌青菜,送一罐玉米小排或黄豆猪手汤,配饭也不过20元。从烧鸭、豉油鸡、白切鸡到叉烧、烧鸡腿,各色烧味一应俱全,卤水牛肚、鸭翅也是很扎足的味道。如果饭量够大,点个鸭腿三宝饭,让老板再添点饭,也不过20元出头。


让我们再引用一首正诗来结束这篇吧: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来一发无!(是不是又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纵然红泥小火炉实在烘不出烧味,可想到明炉里取出油密密的整鸡整鸭整鹅,穿进钩子,挂在沿街的橱窗里,仿佛就慰藉了一整个冬季。


第十集《怀恋的时光》


(下面请听姐弟对唱《被遗忘的吉祥三宝》:


姐:是谁,在敲打我窗~

弟:外卖~

姐:是谁,在撩动零钱~

弟:吃货~

姐:记忆中那难忘的味精~

弟:工业的~

姐:慢慢地,沉淀在我脑海~)


谢谢欣赏中国装电视台2012年度食品安全宣传周主题歌。最后一集中,我们要畅聊一下,那些年,孵蛋难以归类的食肆。


上海小笼包驰名,南翔其实知者甚少,最大的招牌是城隍庙。就像某国民主集中制,民主其实知者甚少,最大的特点是集中制。13亿吃货至少有一半就是吃了集中制,对不起口误了,吃了城隍庙的亏,对上海的小笼包失望不已。


孵蛋最好的小笼包在哪里?在一家据说舞女穿着秋裤跳舞的名叫芭娜娜这种山寨名字的酒吧旁边,名唤德笼馆是也。



德笼馆杨浦区总店其实在国定路四平路,孵蛋周边是分店,店内仅十余张桌子,但门口的笼屉却常常堆满。如果被北区食堂的小笼熏陶过,一定知道“轻轻提,慢慢移,先开窗,后喝汤”的吃小笼秘法,德笼馆的汤包却真是皮薄多汁,稍不小心汤水就会流走。蘸点掺水的香醋,叫上一碗小馄饨,或是玻璃瓶装碳酸饮料,配着小笼包,就是经济实惠又饱足的一餐。德笼馆边上一度开过家别致的韩国料理叫Bluesky,特别之处在于,他家靠前菜就能吃饱。


政通路上原有家小东北私房菜,是姐妹联手,姐姐掌勺,妹妹管账(妹夫负责QQ斗地主),他家的拔丝地瓜地道,更特别的是酥黄菜(也就是拔丝鸡蛋),不是每家饭店都能吃到。冷菜里五香酱驴肉很精,薄薄一片反出金属的光泽。经典的东北炖菜很正,小鸡炖蘑菇粉条用的是臻蘑,更神级别的菜叫牛肉炖地瓜柿子,西红柿配牛肉简直是无敌汤底。只是后来饭店想要做大,迁址到了国定路,食物质量颇有下降,客流也减少很多。


在繁花似锦的五角场传媒技术学院正门——东方CJ大楼的北面,热闹的孵蛋大学新闻学院后门——轻砖南面,矗立着一幢经久不倒的饭店。


作为一家饭店,他家最有名的品类叫豆浆。作为一家服务行业单位,他家最有名的东西是桌上的老油老坑。他拥有全上海最破落的包间,拉个竹帘装扇门,牧童遥指杏花村。他拥有孵蛋最高速的客流量,唯一堪比的大概只有兰州一拉。他有出名的炸鲜奶。他是孵蛋人的活雷锋。他叫老巷。让我们举起酒杯,祝孵蛋大学万寿无疆,祝孵蛋吃货永远健康,祝屹立不倒的老巷——比较健康。你一定看过这个宣传画的吧。



沿政通路往万达方向去,曾经有过一家简单粗暴的纸板烧烤叫巴麦隆。每人28元,就能拉开阵仗刀叉齐上,垫张油纸到烤炉上,就能随意翻炒各种蔬菜和肉类。这种烧烤其实是最好的发泄方式,肉本就不新鲜,胡乱一炒囫囵吞下,吃的就是个热闹。故而该店长期都是男女比例失调,有种暖风熏得基友醉,错将西南作东北的赶脚。


五角场翻修后,原本有麻辣风暴和巴贝拉,如今换成了耶里夏利与竹家庄避风塘。后者且不说,前者如今已是终日排队、一座难求的五角场美食新地标。实际上,在枫林校区附近早就开过一家耶里夏利,五角场店规模更大,不避牛羊肉的食客大可一快朵颐。举凡招牌都有吃头,铜盘烤肉和自制奶茶、酸奶别有风味。最难得是饭店有嘈杂的歌舞表演,娃哈哈啊娃哈哈,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


如果还要在五角场挑些美食,百联又一城后边的小街值得走一遭,尤其深夜电影或K歌散场,新鲜热辣的美食果腹,回去美美睡上一觉,是神仙般日子。万达的广州蕉叶是改良的东南亚菜,咖喱颇有风味。中庭的云南米线虽然几度涨价,但仍是简餐良选。


遥想五角场当年,城乡结合,工地一片,而今飞上枝头,成了城市副中心,也渐生与学校不相匹配的繁嚣。只是美食无论阶级贫富,动心抑或忍性,都会是深刻的生命体验,尔后凝成回忆的丝缕。之所以流连美食,除了人之大欲存焉,或者也是惦记在孵蛋和这些美食共处的时光。那些怀恋写成一首歌,无非叫做《那些吃货回来过》。


光阴渺渺,人海滔滔,最好的年华都给了孵蛋,美食的记忆,或者就是孵蛋最温润的回报。



(图片均来自网络)


————我是一条小分割线————


感谢阅读。点击右上角,可以转发、关注。

希望“傅踢踢”和这里的文字,成为你多情时的酒伴,庸常里的诗篇。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