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囤年货的日子里,看93岁的贺友直画吃吃吃

Cultural_Life 2020-02-13 14:55:18



贺/友/直


若是没有特别安排,93岁的贺友直基本上会这样度过自己的一天:



7点半起床,吃早饭,然后开始画他的老上海风俗画。

中午,咪半斤黄酒之后,睡个舒服的午觉,到下午3点醒来,泡茶、回信、写文章,或者散步去邮局寄信。

晚上,照旧是黄酒半斤,就着夫人烧的拿手小菜,慢悠悠喝上两个钟头。


要是正好想到哪个画里的情节,便用筷子蘸上酒,在桌子上比划几下。


“耳朵听不清了,但手还没抖,我就还能画。”


一支笔、万条线

贺友直用他笔下那些手掌大小的连环画

影响了几代人


有人说,在连环画领域,贺友直是张乐平之外上海美术界的“另一只鼎”。但直到今天,老先生还是住在上海的一条小弄堂里,一间不到30平米的一居室。许多朋友都曾为他张罗新房,但他不想搬。在他眼里,弄堂里面人情味浓。


他曾对好友陈村(作家)说:


“我在画画,她们婆婆妈妈在灶披间(厨房)里烧菜,声音哗哗上来:‘今朝上当,个点虾哪能(今天买菜被宰了,这点虾怎么样)?’;隔壁邻舍熟透,马路上打打招呼:最近好,人蛮神气嘛。住在二十几层楼上,跟蹲提篮桥(上海一处监狱)有啥两样?”


去年,贺友直花了3个月时间,把这些记忆中的老上海故事都画了下来,这个系列到现在还在画。


眼下这54件珍贵手稿

正在南山路浙江美术馆里展出

主题就叫“走街穿巷忆旧事”


在这些作品中,绝大部分都有关于吃。贺友直说自己生性嘴刁,吃东西食量不大但挑剔,并且讨厌重复。比如每日的早餐,吃了几天拌面,就要换换花头,面包夹火腿连续3天就要另想别样。


马上就是新年了,在这囤年货的日子里,不如一起看看这位资深“吃货”画家记忆中的老上海名小吃。


牛/肉/面


在今天上海新乐路富民路东湖路的交汇处,有一家名为“马和记”牛肉面馆很出名。为了解决早餐,贺友直常去光顾。


老先生任性嘴刁,只欣赏店里的牛肉却不喜欢面。店里的面是小阔面,煮面用铝制直角的圆桶,有时候生意好到忙不过来,就十几碗面一大把往桶里一丢,先落下的沉到锅底,待一碗碗捞起来,十有八九是交互的。但这店的牛肉很有特点,它是白煮切薄片,刀工极好,切得薄而均匀,蘸牛肉的是加盐、香油调和的芝麻酱,这种吃法在上海滩恐怕是独一无二的。可是到后来,老先生听说“马和记卖的不是牛肉是马肉”,有些扫兴。



生/煎/包


旧时上海茶楼大都附有点心摊,其中多数卖生煎包子,也有蟹壳黄。罗春阁茶楼就开在浙江路上,坐东朝西,稍北是牛庄路,离更新舞台(后更名为中国大戏院)很近。


在贺友直眼里,罗春阁的生煎在旧上海那是顶级的,质量水准永保不变,而今有些名小吃味道已经消失了。“某天老伴从著名景点买来袋装的传统小吃,我尝了一口立马吐掉:‘这哪里是×××的双档?’”


贺友直还在当学徒工的时候常路过罗春阁的生煎摊,却无能力消费,“只闻到香味就会停下脚步看师徒操作,我不知它的原料如何,但看了它对火候的掌控,那时的炉子是烧煤的,鼓风用的是手拉风箱,徒弟是看师父的神色锅里冒的气,来掌握拉动风箱的力度及速度的,所以出锅生煎的底肚是黄脆的,哪像如今使用的是煤气或电炉,只为图快自始至终调控在猛火挡,以致煎出馒头的底肚焦而硬,像我这档老人入口硬咬崩掉牙硬咽哽喉咙。看到这档东西只会倒胃口。”



排/骨/年/糕


排骨年糕原先是老先生最中意的一道美食,但现在的排骨年糕做法,老人家并不买账,“排骨是油炸的,这个还马马虎虎,可是年糕也用油炸,年糕用油炸,表面结层皮口感极坏。端上来只好对之摇头了。”


这就自然让他想起以往的排骨年糕了。旧时,最出名的“小常州排骨年糕”,摊位设在今天上海四川中路汉口路福州路之间,20路无轨电车在此调头。坐东朝西,这一排没有高楼,是在一处斜坡上面,架几片芦席,下面安放锅灶,平房里放几张板桌。设备简陋但排骨和年糕的做法很讲究。它的排骨及年糕不用油炸,是用调理好的老卤汆焐,所以排骨嫩年糕糯而入味,成为一块响当当的小吃品牌。



白/斩/鸡



贺友直好酒,年轻时候一顿饭一斤黄酒不可少。1952年11月,他刚到公私合营的新美术出版社工作,一周要上6天班,平日夜里头硬性自我克制,因为一沾酒就没时间画外稿赚稿费了,不能因小失大。但周六周日晚上就可以放开喝酒。这下酒菜,多数是下班时路过看中买下带回,数上海大世界西边对面的熟食名店“马泳斋”,光顾得最多。


这爿店的诸多熟食中最佳者便是白斩鸡,至今回忆起来还是让老先生流哈喇子,“他们家里的白斩鸡皮嫩黄肉清白,斩切得大小得体,选的部位有翅有背有肚有腿,尤其是垫底铺一层海蜇头子,奉送的,这在别的熟食店里是没有的事。”



臭/豆/腐


满庭芳(坊)在今天上海福建中路广东路这一带,这个臭豆腐摊很气派,贺友直能回忆到的细节都在画里。贺友直说,“至于摊主的敬业精神只够状其外貌无能表其内心了。总之,我有几年时间路过此地,总是见他一如既往地油炸臭豆腐热忱周到地应付顾客,就此而已。”


老先生埋怨,如今的臭豆腐可是一点也不臭了,只能回忆旧时的味道。



猪头肉/牛肉/牛肚



在新美术出版社工作两年后,出版社迁到了上海铜仁路,出大门左面朝北走几步,有条与铜仁路成T字形的南阳路,在路南的拐角有一爿糟坊,每到傍晚,必摆出一熟食摊,卖猪头肉、牛肉、牛肚,据说摊主是曾轰动上海滩的社会新闻男主角陆根荣(1928年富家小姐黄慧如和男仆陆根荣私奔事件男主。后被判诱奸与帮助盗窃罪,坐了4年牢)


陆根荣从被富家小姐迷恋的社会新闻热议主角,跌落到摆熟食摊,其心情如何外人不得而知。贺友直说,说这档子事的用意是:“人生在世忽起忽落并无定数,关键是要把握好走的每一步。若步步踏实方向把正,虽不求成为大家巨富,但做的是问心无愧的平淡事,心里总是充实和满足的。”


走街穿巷忆旧事——贺友直艺术展


时间:即日至2月28日(周一除外)

地点:杭州浙江美术馆(南山路138号)




本期内容纸质版可关注每周日《都市快报·文化周刊》


点击右上角分享你感兴趣的内容

文艺君24小时不定时在线

欢迎勾搭

微信号:Cultural_life
投稿:Clife2014@qq.com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