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杭州小笼包 | 日光之下,全是爱.

驻马店儿 2019-07-05 04:34:06

有一段时间,我和李狗蛋都没有工作。


也没有找工作。


我们两个过得像只蚂蚁,一个花呗,一个借呗。


每天早上八点十分,她准时出现在我家楼下。


一般七点五十的时候,就开始电话闹钟。震个一二十下,我就醒了。


十五分钟。八分钟迷糊,三分钟洗漱。


早安问候是:“昨天晚上又做了一个梦”。


我常常对李狗蛋娇嗔:你又把我的春梦吵醒了。以此来敲诈一颗海鸭蛋,或者是一瓶老酸奶。



李狗蛋喜欢听我的梦,差不多每天的早餐都是她请客。


最近,我们常常去临幸一家新开的早餐店:“杭州小笼包”。



感谢朋友圈,这是别人晒的早餐和恩爱。


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这儿的包子馅儿有多肉,皮蛋瘦肉粥熬的有多瘦。



我点个赞,问:嘿,在哪在哪在哪。哥们很仗义地在第二天给我发了个定位。



李狗蛋很能吃,我也是。


我们日常的标配就是:一笼包子、两碗粥、两个海鸭蛋,外加一个鸡汤小馄饨。


如果他们的荠菜馄饨上线的话,应该还能再多一个空碗。



每次吃完出了门,李狗蛋都会说没吃饱。


越穷越能作和越胖越能喘,这两句话在我们这都挺合适的。



早饭吃过,要遛弯儿。


从大气象塔走到护城河,在市政府门口扭个腰,接着转悠。


市政府门口,有我们的一枝梅花。

在夏天的夜里,我们抱着颜料和可乐,蹲在月亮底下画的。


感谢创文,后来这些都被擦掉了。还有我签了名的井盖,和周老师为李春天画的叮当鸭。



上午九点半的广场,基本上只有两种人。不上学的孩子,和不上班的老人。


孩子身边一定有“大人”。但是老人身边没有“小孩”。


我常常拿个例充现状,给李狗蛋洗脑:生命处处是过客,千万不能生孩子。



李狗蛋是广场专业户。她知道哪个跑步队周几人多,也知道广场舞大妈最爱循环的歌。


她认识卖卡通气球的阿姨,跟打陀螺的大爷也很熟。


她还跟我吹牛说,见过七十八岁的老奶奶劈叉。


         

我们在太阳底下走着,远远就看见一位穿着优雅的老爷爷,戴着好看的贝雷帽,静静得坐在太阳底下。


李狗蛋指着对面跳舞的大妈,告诉我:最前面那个领舞的阿姨,穿红色毛衣,对,是大爷的老伴儿。


他们,每天都来吗?


恩,他们每天都来。



《旧约。传道书》里有言:There is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 。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


平淡生活里,很多正在发生。美好的人看见美好,悲伤的人听见悲伤。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全是爱。







 文 | 二狗 

摄 | 狗蛋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