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麦子探店 | 大院里的小馄饨

新锐临沂 2019-06-14 23:31:09

 

 

自从我把工作室搬到市委大院后,便成了“大院三餐”家庭饭馆的常客。

 

 “大院三餐”是我给起的名字。分别是大院馄饨、大院王芳摊煎饼和鲁味小馆。这三家都是家庭饭馆,店面装饰和豪华不搭边,餐品也都极其简单,但是做法选料都讲究,油好菜新鲜,店家也热情实在,明明是去餐馆吃饭,却总是感觉是去亲戚家串门,然后顺带着吃顿饭。

 

我去吃的最多的,就是大院馄饨,原因嘛,就是馄饨有汤嘛,适合冬天吃。还有肉还有面,吃起来热乎乎的,而且做起来还快,不用等太久,味道也鲜美。

‍‍

并且,他们桌子支在院子里,院子已经用透明的棚全部密封起来了,可以晒太阳却没有寒风,院子里亮堂堂的,中间还有一个大炉子,裹着寒气进来要一碗馄饨,晒着太阳,围着炉子,连汤带饭热乎乎的下肚,寒气一消而散,浑身暖融融的,别提多惬意啦。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王芳阿姨家是网红店,每天挤得头都要破了(不过王芳阿姨摊着煎饼忙的飞起的时候,给顾客说话却还是笑盈盈的,一点没有因为是自己是网红店老板娘就盛气凌人,给阿姨点赞)。

 

而鲁味小馆呢,主要是炒菜,又是大桌子,显得很高级,比较适合多人聚餐,又因为味道正,蜚声于大院,人也很多,而且都是组队去,又聊天又喝酒又吹牛逼,我们人多的时候,也是直接冲到鲁味小馆,狠狠的搓一顿。

 

但就我一个人的时候嘛,就不好意思去了。我自己占一个大桌子,太浪费,拼桌嘛,我掺和到人家一伙人中间,看他们聊得火热,自己默默守着一盘饺子或者一个菜,孤独的吃着,又实在是大大的尴尬。

 

总之,我老是去吃馄饨,不对,是喝馄饨,这就很好理解了。

 

在咱们临沂,吃馄饨不叫“吃一碗馄饨”,叫“喝一碗馄饨”,我一直很纳闷。

 

后来一想,馄饨有汤嘛,叫“喝”也正常。

 

可是后来又一想,汤圆也有汤嘛,为什么不叫“吃汤圆”而不是“喝汤圆”,便觉得更奇怪了。

 

虽然对“喝馄饨”这一叫法百思不得其解,但我还是喜欢馄饨,甚至胜过于饺子。

 

饺子是很正式的餐饭,据说以前的时候,是只有过年才有一顿饺子吃的,记得我爷爷那辈儿,又年长了一岁,不叫又长了一岁,叫“又吃了一顿饺子”。还有一钟说法叫“舒服不过躺着,好吃不过饺子”,可见饺子地位之崇高。

 

相比之下,馄饨就轻松单纯多了,它没有太多附加的意义,就是一种美味的让人难以忘怀的吃食儿。

 

而且,馄饨有皮有陷有汤,汤里还有虾皮紫菜等作料,吃的少些,可做零食,吃的多些,也可以抵一餐饭。

 

我一般都是过了饭点去,因为我起的晚,早餐吃的晚,午餐晚餐顺延。

 

老板娘静姐给我下完馄饨,就坐在炉火边包馄饨,我也坐在炉火边吃,边吃边看她把虾仁一个一个的包进去,再密密的排开,像在做一件艺术品。

 

她告诉我,好的时候,一天能卖一千来块钱呢。

 

这真是超出我的预料,毕竟这只是家庭饭馆,工作人员只有一个全职的(就是静姐)和一个兼职的(静姐妈妈会不定时过来帮忙),毕竟还藏在小区里,毕竟所卖的只有馄饨(虽然有七八种之多,还捎带着卖火烧,但毕竟是顺带着)。

 

静姐说,所有的馄饨都要新鲜,都是当天包的,卖多少就要当天包出来多少,所以只要闲下来,她就不停的包,然后放冰箱的冷藏室,绝对不能冷冻,卖多少包多少,不过夜。

 

肉嘛,每天都去买新鲜的,万一有当天用不完的,也是放冷藏室,第二天用完,所有的肉都是最多两天,她说,时间再长就不好吃了,冻过的肉口感差太多。

 

还有,肉必须得是后腿肉,至于原因嘛,她也说不上来,就说:“你别说,其他的肉包出来就没那么好吃。”

 

至于汤嘛,就没有那么豪华的讲究,好像就是冲淡的鸡汤加一点酱油,一些醋,一点虾皮和紫菜,再放一点的香菜,虽然不如浓汤那么醇厚,却也清爽适口。

 

就是家常做法嘛,像家里做的饭,新鲜,干净,没有可怕的黑暗添加剂,内里讲究表面简单,质朴,却可以温暖你的胃,总是吃,也吃不够。

 

还有,静姐调的小咸菜也特别好吃,可以免费吃的。有一次,我们几个人不约而同去吃馄饨,静姐老公恰好在,热情的拿出几包榨菜送给我们吃,我们齐齐的嚷嚷,“有小咸菜,谁吃那个!”

 

静姐老公也是爱开玩笑的,说道:就是为了让你们少吃我们的咸菜,才送你们榨菜的。

 

我们闹哄哄的怼他:就是为了多吃小咸菜,才不要你的榨菜!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