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美食与人生

说谎的刺客 2019-03-01 19:05:25

 冬天了,每天思考的问题开始变得单一,今天吃什么,明天吃什么,晚上裹在被窝里就开始纠结明天早饭吃热干面还是吃小笼包。

吸溜一碗面条,混着少许汤汁,卷着肉沫和青菜,从胃里散发热量暖了全身,再不惧外面的冷风。

美食总是带给人好的心情,我吃过很多不同地方的美食,像路边摊就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隐藏在巷子里的,吃过一回就念念不忘的,几块钱就吃到爽的,是路边摊的招牌。

动辄上百上千的大饭店反而没有了什么让人寻觅美食的乐趣,那些充满人气的小馆子才是令人流连的所在。那些做成老字号的馆子,要的不是多贵气鎏金的门面,重要的是味道,是良心。

用猪的当腰肉,第一步是烤皮,放入冰箱冷冻24小时后,切成一厘米左右的厚片,用棉线扎紧,下锅熬煮入味,必要上了好几个时辰才好。

王师傅每日清晨去集市挑了好肉回来,每一步都细心把握,由师傅传下来的把子肉被王师傅细心钻研,才有了现在的药膳把子肉和辣把子肉。

八年来,日日如此,没有休假,王师傅说,人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很好了,我很知足现在的生活,累,但我快乐。

人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本身就已经超过了其他人许多。

身居青岛的李师傅,有一门绝妙的手艺,青岛最出名的小吃之一,脂渣。

从前的脂渣都是肥膘肉炼了油,李师傅为了现在年轻人的口感,一次又一次的实验,做了改良,用了五花肉最外的一层白五花,先是大火煮熟,再小火焖香,再用大火蒸发肉中水分,用本身猪肉中的猪大油将肉炸酥。

两个多小时后,炸致金黄的脂渣已经基本没了脂肪,这时的脂渣已经到了火候,整个过程必须有人在不停搅拌,二十多年来,每个细节都刻在了李师傅的心上。捞出的脂渣放在打了孔的木桶里,将油脂完全压出。

之后将脂渣做成煲,烩饼等等各类不同的美食。李师傅很骄傲的说,脂渣虽小,但我们要用心去做,这是记忆中老青岛的味道。

许多时候,许多事情,缺的不过是坚持,缺的不过是用心。

我们东北的酸菜应该算是很有名了吧,每年年末时候选出品相良好的白菜,晾晒十天,放入大缸中,一层一层的白菜,一层一层的大粒盐,最后压上几块大石头,时隔一月捞出,就尽是时光的味道。

我的姥姥和奶奶家每年都是要腌酸菜的,虽然从东北已经出来了大半辈子,这个习惯也依然如故,每年都去市场上挑了白菜回来腌。

进两年老人们年岁大了,身上不方便,前几年就劝要腌白菜等我们回去帮他们,谁知等我们去了,老人都已经弄好了。非要亲手腌了,才有那个感觉嘛。

到了过年时正好取出,那时候还不算很酸,但炖了酸菜汤,才像是有了年味,等再过半月,酸菜就到了恰好酸的时候,不论炒还是炖,都是我想念的味道。

美食带给人的记忆总是纤尘不染的,每当闻到什么味道,与那相似的记忆就会被翻出来。

美食,我们是细心研究,用心去做,常年眷恋的,人生也这样就好。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