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新作预览 | 潘年英:哭嫁歌

民族文学 2019-06-18 02:30:22


哭嫁歌(节选)

◎潘年英(侗族)


 

老东把车子停在圭丫村寨子中间的空地上。锁好车子后,他开始爬坡往山上走。那寨子是缘山而建的,清一色的吊脚木楼,从坡脚延伸到山顶,因为坡陡,其实一整匹坡也建不了几栋木楼,他大妹家差不多到山顶上了,这地方视野开阔,空气清新,倒是个很好的养生居所,但要在这里生活,那就还是有诸多的不方便。那年嫁大妹时,这圭丫寨还不通公路,老东来当“皇客”,是走路进来的,后来又走路回去,爬这大坡他出了一身大汗,老东当时就赌咒发誓说,今生今世,就是拿枪逼我,我也不会再来这地方了。


大妹家门前有三棵大松树,妹夫老秀在松树间架设了几块木板,供家人乘凉,因为坡大,山高,来风也大,夏天乘凉,倒的确凉快无比,不注意加衣服还会感冒,但冬天就冷了。不过这天天气晴和,又没有风,松树间的木板上还是坐满了人,有人远远看到老东往山上走,就立即报告了大妹一家,大妹就吩咐女儿花朵和儿子花果出门来迎接大舅。她还特意嘱咐花果要放一挂鞭炮,以示隆重。花果听话,赶紧出门来放鞭炮。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过后,老东出现在松树脚下,花果和花朵奔过来拉住他的手,说我爸和我妈念你几天了,担心你工作忙,来不了。老东说,工作是很忙,但再忙,我花朵的婚礼还是必须出席的。花朵把头依偎在老东怀里,撒娇道:“还是我大舅对我最好。”


猪已经杀过了,有人在猪圈旁边处理猪的尸体。更多人排排坐在大妹家门前的空地上晒太阳。大妹在屋里屋外忙着,妹夫老秀更是忙得打颠倒。他们匆匆跟老东打过招呼之后,又投入了繁忙的活路之中。妹夫的弟弟老向在门口收礼。老东拿了一个大红包交给他,说:“今天你最忙。”大伙就笑着说,他是忙,但他越忙就越喜欢。妹夫弟弟一边给老东登记礼钱数量,一边给老东递烟。老东说,我不抽烟。大伙说,喜烟,抽一杆。老东就接过来了。他没点上。而是转身交给了旁边一个抽烟的人。那人说:“哟,干部不抽烟,少见。”老东虽然在县里只是个副科级干部,但这副局长也当得有二十来年了,县里上下人物跟他都熟悉,在地方上也算是个闻人了,在亲朋好友中更是广有名声。有人听说老东来了,都纷纷来跟他说话聊天,或者跟他合影留念,老东妹妹却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把拉住老东往里屋火塘间走。“你先来吃饭倒,”大妹说,“你早餐肯定还没吃。”


老东大妹要给老东吃的茶,叫油茶,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茶水,而是侗族的一种特殊食品,主要原料有米豆腐,包谷,炒米,节骨茶,加肉汤做成,这种茶是侗家人的特别喜好,每逢婚丧嫁娶,必然会做来给客人吃,是正餐前的开胃美食。


老东从小爱吃油茶,尤其喜欢吃大妹做的油茶。大妹给他盛了一大碗,老东说,太多了,吃不完。大妹说,吃得,这个米豆腐好消化,一岗岗就饿了,我们还要等蛮久才有饭吃。火塘间也有一些刚到的客人在吃茶,大伙也都称赞这茶味道很好,多吃点没问题,实在不行,饷午饭不吃都可以。老东就不推辞了,端起碗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