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常州好吃毛笋夜宵

小莽和好好 2018-10-01 15:20:58

 毛笋,简单易记的常州名字


      “深夜食堂”,一个被过度文艺化的名词。仿佛不带点日式风格,没有一些用“黯然销魂”来形容的食物,就无法存在。但是在太多的深夜,饥饿来的突然。措手不及下,任何一种文艺都无法果腹。总不能听着宋冬野扛饿吧。


      最初知道“毛笋”是胖达的推荐。作为一个狂热的西点分子,常州好吃(巨好吃)的“甜品星球”老板,他时常在深夜12点以后在群里发几张记录式的照片,附带两个字:毛笋。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搞懂这是一家店铺。

 深夜12点,一个约定俗成的可以脱下伪装的时刻


 店铺租用了一栋民居,厨房也比较简陋


      在胖达的带领下去过几次毛笋,单独再去时,大厨能清晰地形容胖达:“你那个朋友,经常来,每次来都要点雪菜墨鱼仔。” 他也能清楚记得你常点的菜:“今天还要鲫鱼蛋汤吗?要的话我先给你炖上。”趁大厨去忙,我毫不客气地在老板身边坐下。非要听听他的故事。


      老板绰号“毛笋”,店名也是因此而来。79年他进入丝绸印染厂,做手工印花,直到98年离厂,做了十二年的技术工人。厂子里出来后先是盘下了离家不远的一个经营不善的小吃店。他说“我就是喜欢烧菜啊,没有学过,但是烧菜的时候特别开心。”他的第一个小吃店做些简单的炒菜、馄饨之类,半年后小店被盘活了,房子却被房东收了回去。他就在路边摆夜宵摊头,那几年,湖塘有七八十家夜宵摊,很是火热。毛笋老板说,他一年摆摊时间也就一百来天。气温低于零下三度不出摊,高于三十五度不出摊,刮风下雨也不出摊。后来城市发展加速,城管介入管理这些野摊子,他就在现今毛笋夜宵的对面租了一间小店,300块一个月。经营了四年之后房子拆迁,搬到现址,已有近五个年头。


 左边是老板兼大厨“毛笋”,右边是另一个有着20多年从业经验      的大厨,还曾去奥地利和新加坡各做过两年厨师


      毛笋夜宵每天凌晨3:30打烊,打扫卫生,补餐,大概到要忙到清晨5:30。老板毛笋到家后,还要看一会儿电视,在6:30之前睡觉。下午两点起床,看报纸,去菜场买菜,回店铺准备,到傍晚5:30就能正常出餐了。

 预加工的菜,每一样都摆放地很整齐



 毛笋夜宵其中一张菜单上,就有87个菜



 深夜间隙,老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相比于现在各式各样时髦的餐厅,毛笋夜宵大概会被划分为“黑暗料理”。从一开始,胖达也是这么跟我介绍的。但是每次去,我们都能边吃边聊上两三个小时,就着这些并不貌美精致的菜,在凌晨一点毫不避讳地划拉下两碗饭。


       去了那么多次,每次吃的大多雷同。图片依次是:臭豆腐蒸肉沫(价格忘了)、雪菜墨鱼仔(25元)、凉拌百叶丝(6元,老板特地说这是他老婆做的,每天只有那么几份)、糖醋面筋(10元)、炒花蛤(价格忘了)、鲫鱼蛋汤(15元)、蒜苗蚕豆(价格忘了)。


       菜不精致,但是“老实”。份量不少,油盐酱醋也不刻意避之不及,看得出来这跟老板的性格有关。老板自己也腼腆的形容自己:“可能是我人好,他们都喜欢来吃我做的菜。”



 点菜单的上的5个菜,结账实付85元


      深夜12点以后的毛笋夜宵,嘈杂热闹。出租车司机们很爱光顾这里,除了价格优势,那一碗平常家中的味道,在疲惫不堪的夜里许是最叫人踏实。在未来的深夜,我还是想约上几个“不惧黑暗”的友人,去毛笋,一起吃饱肚子。





地址:

常州市 中凉路(靠武进大桥)

电话:150-5195-0006

在苹果手机地图上直接搜索“毛笋夜宵”即可



此号与两个南方的吃喝玩乐有关,仅代表个人喜好。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