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这碗云吞面,里水街坊一吃就吃了十多年……

梦里水乡 2018-09-04 15:31:30


如果食物都有乡愁,那当我们在这家见证了里水圩20年的小店,吃到一碗最简单的碱水竹升面,我们感受到的,是主人满怀诚意的坚持以及一份透过食物传递的关怀。


1992年,彼时的里水圩,通津街的咸杂、鸡鹅鸭鱼蔬菜档口往来兴旺;沿里水河的里水市场旁边,搭着个个星铁棚,条件虽简陋,棚下却是各式服装摊贩,人来人往。


这一年的3月,里水振兴路,生生云吞面的婵姨在这里开了一家早餐店。原本只打算做个小本生意养家糊口的勇叔和婵姨,大概没想到,这间小店一开廿年,不到40平方的小店里,滋养了一代里水人舌尖上的乡愁。


△90年代的生生小食店

碱水竹升面
日均数百碗

碱水竹升面,每一个生活在广东的人都吃过。


只用面粉、蛋、碱水发的面团,一根竹竿,人骑在上面,用脚一蹬一蹬,经过持续反复的弹压,面团产生特有的筋道,最后或拉或碾切,最终形成丝丝细面。



老一辈的里水人都会记得当年里水圩有两间国营的早餐店——“红棉”和“二门”,当年“二门”那镬粥香四溢的肉什粥掌勺的那个小伙子就是生生云吞面的勇叔。


而今独立门户,勇叔已经过了多年每日四点半起床的生活,面要手工打的,碱水要适量;云吞馅要肥瘦适中;汤要用猪骨细火慢慢熬,放上虾皮或大地鱼才是正宗广府味;上云吞面,云吞要垫底,这样可防止面条吸干汤水……



至清晨六点,滚得咕嘟咕嘟的汤底、一粒粒饱满可爱的云吞,还有每日供应的数十斤面条已经就位。只待一声令下,水煮至大滚之后方可下面,搅动、抛面、过冷河、返焯,上碗。


20年来,日均数百碗面,勇叔与婵姨早已一遍遍将这些步骤做得烂熟。


一碗面一碗粥
做足二十年

至一碗汤浓面香的云吞面上得台来,从小吃惯的顾客,会知道要赶快趁热吃,事因生生的面无迎合当下的口味,没有将面条做得异常爽脆,如不趁热吃,面会吸汤水容易糊掉。



来生生吃面的老街坊,可谓经历几代人。许多80后、90后,当年都是来生生吃过一碗热腾腾的云吞面才去上学或回幼儿园,一碗面,陪伴了他们人生升学、工作、婚姻等阶段。


时至今日,无论寒冬酷暑每天总有几位老街坊早早的到来,等着来生生吃碗面+生滚粥。



2011年,生生云吞暂停营业。2014年,与广式云吞面打了几十年交道已年近七旬的勇叔,毅然选择复业。


“现在在里水越来越难找到一家专门吃云吞面的地方,我们也是想将这种传统的广式口味传承下去。”父亲已近七旬,勇叔的儿子昌哥平时有空都会帮家里的忙。



△生生云吞复业当日,不少街坊都前来捧场


再开业的生生吞店仍然40来方,卖的品种仍然是那十来样,招牌是一碗面+一碗生滚粥,价钱从十几年前1.5元-3元一碗面,到现在的7元一碗,仍然是街坊价。


为什么不卖肠粉呀?为什么不卖饭呀?“时下有好多口味,我们用心做好面就可以了。”昌哥说。 


△价目表


有面味
才是家乡味

吃过其他地方的竹升面再吃生生,会觉得这碗面面味浓郁,可惜口感太“林”糊得快;吃惯生生的面,又觉得其他地方的面爽则有之,面味不足。



竹升面究竟是什么味道呀?


说到底,对于一种食物的偏好,最好的味道永远是熟悉的味道,就像我们无需争论,豆腐花是甜吃还是咸吃;霉毛豆究竟是黑暗料理还是人间美味。


带给我们同样熟悉味道的,还有包括就在你家街口的那家肠粉店;早已结业的里水酒家的早茶;几近失传的里水霸王鸭;一家人外出吃饭,总忍不住会点到的里水冬瓜盅;甚至是家里妈妈说不上有多棒厨艺……


尽管现在可能都不大吃得到,但这些美食记忆,都成了一代人与一代人之间的记忆承载,成为了一种亲情、邻里情的联结。


里水霸王鸭,这道据说出自清朝光绪年间的民间美食,不仅享誉当时的朝野,及至后来多年间,仍为市民赞不绝口,不过因其复杂的工序一度遭酒楼冷落。


在标准化物流与遍地开花的连锁店中,在面食非主食的广东,在外来餐饮渐渐成为草根阶层外出就餐首选的当下,就算是街口的糖水铺,都早已几番新。


众观里水城区,还有哪里有一个仍然拿着大大的竹竿去碾面的匠人,被养刁了嘴的都市人,有谁记得旧时“九钱面、四粒云吞、一壳汤”的俚语……




回复关键词看干货

幼儿园 | 里水校园逐个睇|里水创4A | 政府工作报告

身份证 | 港澳通 | 保障房 | 通行证 | 里水公共自行车

流潮花海 |  贤鲁岛 | 展旗楼 | 里水史|富寿桥 | 金溪河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