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游戏正在进行中(3)

莎莉与你有约 2019-05-01 11:40:32

我回到办公室正在冥思苦想下一步该怎么进行。只听到外面一阵喧哗,这时小李子探头进来说:“易总,华生公司的人过来了,肖总让你马上去大会议室。快点哦。”

 

刚到会议室落座,只见肖老大带着华生公司的人进来,他旁边的那个家伙带着一副眼镜,削瘦的脸庞不苟言笑,我猜他就是林董吧,现在从他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家里出了绑架的大事,大人物就是这么泰山崩于前而不倒。不由觉得这个对手真是有点意思啊。

 

今天讨论的是这次策划案,他们公司这次准备推出一款R001的照相手机。

 

我之前的策划案是:一个雪花飞舞的冬天,美丽的女孩子给路边的乞丐老人喂饭。旁边经过了一个男生,被此景深深打动了,便拿出手机拍下这幕,在一年后的某市的摄影大赛中这副照片得到了第一名,当时那个男生现场讲述了这个动人的故事,而那个女生正在下面观众中,两人举起手机打了个招呼,相视莞尔一笑......

 

我用眼睛打量了一下,接替我的是张晨这小子,在我的眼里那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喜欢搞些华而不实的噱头。

 

他的策划案是个假面舞会,想象一下一群男男女女在射光灯下强力扭动身躯,然后又手舞足蹈地一阵子乱拍,想到这里,我忍俊不禁,笑意不经意地写在了脸上。

 

好在全场的人都在倾听张晨卖力地推介他的case,可偏偏被林董给瞧见了我脸上的鄙夷。趁张晨说完之际他往我这边指了指,意味深长地说:“那个谁,你有什么好的见解吗?也可以谈谈你之前的策划案哦。”

 

老大在一旁说:“啊,林董,那个就是易生。”然后他亲切地对我说:“小易,你就谈下吧。”还悄悄给我递了个眼色。可能是示意我不要乱来。

 

我朗声说道:“什么好的建议说不上,之前我的策划案主要是突出了“人性”这个点.....

 

“哦,那么你对于人性有什么独特见解呢?”林不等我说完便插了一句。我微微一笑:“记得我们学过能量守恒定律,我发现人和人之间也是在遵循这个定律。现在社会上不就是倡导: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这也是能量守恒定律的另一种解读吧。

 

我们日常中不论是朋友还是夫妻或者是职场关系,如果仅仅是一方付出,另一方只有索取而没有付出,那么这段关系也离终结不远了。”林听了若有所思。“我策划案中的那个女孩她付出了善良和爱心,收获了快乐,这种是精神上的能量守恒吧。”

 

“那么,你认为人之初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呢?”他又抛出了个话题。

 

“我觉得人之初还是性本恶,你看小孩子刚出生时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后来经过不同的家庭教育和周围的环境有的变成了善,有的就变成了恶。还有为什么人要学坏容易,而要学好就难得多,我想也是因为人的本性就是恶的原因吧。”

 

林听了只微微沉思了下,也未作什么评价,倒是大家听的有点云里雾罩的,不明就里,只是觉得今天的策划案有点像哲学研讨会。不过看到林董微微颔首,大家也都好像很是赞许地点头。

 

说完后我不禁用余光瞟了瞟林,他似乎一点也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朝都不朝我这暼一眼。真是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家伙。不过,作为对手,我是觉得这场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

 

接下来,我什么也没听进去,自顾自地在冥想“游戏”该如何进行下去。

 

我的思绪不知道云游到何方之时,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把我拉回了现实,原来刚才林董发完言,哎,这个亢长的会议终于到了尾声。

 

也不知道那个小妞会不会乖乖地呆在房间里,所以下午3点钟我就有点坐立不安,找了个借口回家,顺便买了点南翔小笼包回去哄哄她。

 

 

打开大门。噢!老天爷!只见沙发上放了几个卡通的小抱枕,桌上一瓶淡雅的白色百合花,走进我的卧室,房间的床单,被子,床罩都换成了粉嫩的粉嫩的颜色!我感觉简直要疯了!只见她穿着我才买的长袖衬衫,袖口初挽了好几下。正在开放式的厨房煮咖啡呢,听到我回来,头也不回地说:“等下哦,就有了顾氏咖啡喝了。”

 

“小姐,你以为是来度假呢。你搞什么鬼呀。千叮嘱万叮咛要你别出门。你可好,不仅出门还大采购一通。”

 

她马上换上了一副很无辜的神情,她拱手作揖地说:“下不为例,我只是觉得这房间太单调了点。不过你放心好了。我是化妆了一番才出门的。”她努嘴指了一旁我的帽子,墨镜。唉,事已至此,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这时我心血来潮,趁她不备,用手机把她那萌萌的娇俏样子咔嚓了一下,只是觉得有意思而已。也许以后我们天各一方,就此作个纪念吧。

 

喝着醇香的摩卡咖啡,我告诉她待会我们要出去给她的姑父打电话,让他确认人质的安全。顾晴显得很是兴奋。不停地追问细节。

 

看着她明眸的双眼,不禁觉得有个女人在房间里穿来穿去也是蛮有意思的。哎!我在想些什么。我们只是合伙人的关系。如果非要把合伙人的关系变成别的暧昧关系,那真是自找麻烦。

 

再说今晚我们还有至关重要的事情要办呢。顾晴很是兴奋地询问着我的计划。我递给了她一张纸,告诉她到时接通电话就按照纸上的话来念好了。因为如果通话时间控制在三分钟之内,警方就无法当时追查到电话来源。

 

告诉她等晚上的时到了上海虹桥站的一个公用电话亭,等我们到了那里的时候。我看了下手表,现在是944分,我用公用电话拨通了林的手机,才嘟嘟叫了两声,那边想起了一个深沉的男中音:“喂?”

 

我立马把电话筒交给了顾晴,示意她按照纸条上的话说:“喂,是......是姑父么,我是晴儿,现在我很好。我”顾晴的声音有点和平常不太一样,可能是太紧张了吧,真是个孩子。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火车开动的启迪声,我当即挂断了电话,时间刚好过去1分钟。

 

 

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彼此都没作声,顾晴也表现地少有的安静。可是当车子快要到达我在二环的栖息之处时,顾晴突然靠在了我身上,她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沉静说:“好想去旁边宝山区的滨江公园兜兜风呢,可以吗?”

 

不知为何我不由心声怜爱便答应了她。当我们驱车来到公园,这里已经是人迹罕见,不由感觉有点冷意袭上心头,不由缩了缩脖子,顾晴也冷的挽起了我的手臂。她四处张望了下,正好旁边有个24小时营业的热饮店。她迫不及待地拉着我过去。

 

这时候喝个热饮也不错哦。里面只有稀疏几个人,我随便点了个热饮,可是顾晴却是很是认真地看着牌子举棋不定的样子,小孩子就是这样子。

 

在这当口,外面有辆车子的警报突然响了起来,我正待出去瞧个究竟,服务生早已气喘吁吁地跑进门店,很是不安地对着门店里的人们说道:“不好意思,请问下那辆白色东风标致508的车是哪位的。”

 

我条件反射地举了下手。服务生立马坐过来惶恐地说道:“这位先生,非常抱歉,不知是谁恶作剧用一包垃圾砸了您的车子,所幸只是车门受了点损伤。请问,需要我们帮你报警吗?”

 

真是糟糕!是谁这么无聊,深夜里玩这种恶作剧,我当然不想报案。假装大度地说:“算了,我自己来处理好了。”

 

顾晴正好也选好了热饮,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哎!真是烦人。我们匆匆出门查看车况,还好,除了车门瘪了一下,像个瘪嘴老太咧嘴向我们嘲笑。真是什么心情也没有了。我们一路无语地驱车回家了。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