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侯亮平如何从一碗炸酱面看出赵德汉在演戏?

饭好了 2018-04-15 09:57:24


我觉得这首歌比较能贴合今天这篇文章

你觉得呢?

你不这么觉得的话也没关系

点上方蓝字关注我

我也不会发给你一个更贴近的

最近朋友圈被《人民的名义》刷爆了,一部主旋律反贪反腐正剧屏霸我的朋友圈,这一度让我怀疑我可能有了一个假的朋友圈,为了追一追热点,我就在厨房潜心研究烹饪技法的同时看了两眼这部热播反贪剧,没想到第一集还没看完就有两个小小的感触。

第一个小感触就是真实。赵德汉在小房子里吸溜吸溜的就着大蒜吃面条,背着媳妇每月给老家老母亲寄300块钱生活费,骑自行车上班,佯装成一个朴实廉洁的国家干部,当侯亮平带着人到他家里搜查的时候他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吃着他那碗白不呲咧的面条,心理素质那叫一个过硬,不愧是our party“栽培”出来的好同志!

看到赵德汉吃面条我就想起了我家小区的一户人家,平时和邻里相处都特别友善,时不时还会给同一个单元的邻居送一些家乡土特产,后来有一天这家人突然消失了,再也没有土特产送到我家,再也听不到“你瞅瞅人家,你再瞅瞅你”这样的话。

就这样平静的度过了一年,那家人也淡出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后来突然有一天他家的对门找到物业,说是他家臭气熏天,从门缝还流出来了带着恶臭的不明液体,物业敲门没人开门,知得求助妖妖灵,妖妖灵破门而入后就傻眼了:

屋子食物腐败的味道,像被打劫了一样,地上全是散落的杂物,冰箱里都是臭了的肉,满地都是长了毛又干了的液体,谁也联系不上这家人,最后在杂乱无章的卧室地上,发现了一些牛皮纸碎片。

拼好得知是国家某部委的信封,妖妖灵调查后得知,这户人家的男主人,是某部委某任高官,贪污受贿金额不详,然后带着老婆孩子跑路了,走的也特别突然,家里亲戚都不知道。

第二个小感触还是赵德汉吃面条,这里我要吐槽一下制片,白不呲咧的哪里能叫炸酱面呢?分明是清汤挂面。

赵德汉要是吃清汤挂面假装穷人,估计火眼金睛侯亮平还能被糊弄过去;但深谙美食精髓的侯亮平深知,炸酱面才是面食料理中最为奢华的,想必他也就是从这一碗看似不起眼的炸酱面中看出了赵德汉搞事情的端倪。

对于侯亮平从一碗炸酱面就能看出端倪,我是这样分析的,大学毕业前,我有同学参加过公务员考试,大家大概也都应该知道公务员的考题有多逆(bian)天(tai),可我那位牛B闪闪的同学就考!过!了!

但是至今他还是在某银行做风控,并没有加入公务员的行列,我问他为什么不去当公务员,他是这样回答我的“待遇好的单位家里没人进不去啊,我总不能去居委会调节家庭矛盾吧?”由此可以看出,侯亮平父辈也是官居显赫,自然从小到大的成长环境不会差,所以他小时候吃的炸酱面绝对是奢华版

大概应该是这样的:

这样的

再不济也得是这样的


大猫我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从会吃饭就吃炸酱面;至于大蒜,呵呵,听我爷爷奶奶说我一岁半我妈就给我啃大蒜了,那时候大蒜可不便宜啊,所以其实二十多年前我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今天我就代表low米和列位吃货细数老北京炸酱面到底有多讲究~

炸酱面看似是一碗普普通通的面条,先撇开面条和炸酱不说,单单这个菜码就有很多讲究和规矩,还流传了一个歌谣:

青豆嘴儿、香椿芽儿,

焯韭菜切成段儿;芹菜末儿、莴笋片儿,

狗牙蒜要掰两瓣儿;豆芽菜,去掉根儿,

顶花带刺儿的黄瓜要切细丝儿;心里美,切几批儿,

焯江豆剁碎丁儿,小水萝卜带绿缨儿;

辣椒麻油淋一点儿,芥末泼到辣鼻眼儿。

炸酱面虽只一小碗,七碟八碗是面码儿。

就算这首歌谣你已经烂熟于心,但要让炸酱面排场十足,闪耀着钻石的光芒还远远不够,还要根据时令、二十四节气调整和搭配不同的新鲜蔬菜才能称得上是炸酱面之王。

炸酱面的精髓其实还是在那一小碗炸酱上面,北京人吃炸酱面,讲究的是小碗干炸,炸酱制作过程中不加一滴水

所谓的小碗就是酱不能多,量多了就像大锅饭,少了炸酱面的精致,好的炸酱讲究的是筷子从酱中间划开中间那道缝不合上猪油顺势填进缝隙,这样的小碗干炸才是极品。

说完“小碗干炸”的成品性状,再说说酱。

提到黄酱,大部分人想到的是六必居,其实天源的,桂馨斋的,都有不同的风味。这里面也有讲究。

一般的讲,南城人喜欢六必居的,北城喜欢天源,回民都用桂馨斋。炸酱有肉酱、素酱、桂花酱;素酱没什么说的,桂花酱就是鸡蛋炸酱。但说起炸酱面,90%的人想到的还是肉酱。

炸酱一定要用猪腹部的带皮五花肉,带皮五花肉讲究的是五花三层,标准的五花三层是皮一层,膘一层,精肉一层,膘一层,精肉一层,层次越多,肥瘦分布、厚度越均匀越是上等五花肉,这样的五花肉再加上几个“无公害”、“天然粮”、“散养”、“土家黑猪”的tag,大概多少钱一斤谁心里还没点谱儿?

炸酱制作过程讲究也不少,大火起锅,锅热了不能放油,提前切好小丁的肥肉下锅转小火,慢慢的耗出猪油。

炸酱就是用的这碗猪油,而不是豆油、花生油、橄榄油、亚麻籽油什么奇奇怪怪的油,别说猪油不健康,姆们觉着好吃!香!姆们乐意!

同样一碗小碗干炸的酱,南城北城的口味也不一样,早年间的老北京以前三门大街分南城和北城,北城旗人多,有做官的有做买卖的,反正就是有钱有势的人多,南城住的大都是做小买卖的人。

南城的老百姓每日为了生计奔波,也赚不了多少钱,吃口饱饭就是天大的事了,所以酱做的咸一点好下面,所以南城的炸酱发黑味道偏咸,那是因为南城人通常都会多放一些酱油,而北城做的炸酱是不放酱油的,放了酱油做出来的炸酱黑乎乎的,端到桌子上显得不体面,好像特意不想给多吃两口似的。

所以我分析,侯亮平一眼看到赵德汉那碗炸酱面油亮发红,断定赵德亮是个大贪官,才那么坚持!

最后再说说这个面,不用说,炸酱面必须得用手擀面,有人会说手擀面有什么难的,谁都会做;但劲道爽滑的手擀面,真不是谁都做得出来的。

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我妈,她擀的面条劲道,有嚼劲,又不硬,粗细均匀,特别是吃到最后一根的时候,噘着嘴一吸溜,滑溜溜的口感很像蒟蒻。

做出这种手擀面,第一步和面就是一个技术活,甭管多冷的天,和面都得用凉水,面要硬,面条煮出来才成型,所以和面这一步至关重要。

面和水的比例、盐的比例、鸡蛋的比例,最后还要做到盆干净、面干净、手干净,我问过我妈她是怎么做的,她给我的回答是“我跟你说不明白,自己研究着做去吧,这都是经验,没个二三十年的,根本做不出来。”

再来看看赵德汉吃面条这张动图,面条duang duang的一看就知道出自老师傅的手,试问请老师傅上门做一碗炸酱面得多少钱?所以赵伯(bai)伯(bai),吃炸酱面假装穷人这招你真的用错啦!

写到这我决定今儿晚上吃面,就酱!

拜拜!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