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如果食物也有江湖,他家的馒头一定战斗力爆表

幸会幸汇 2018-12-05 14:28:21

“馒头就着米饭”,要是不是亲眼所见,还真以为是郭德纲相声里的段子。

看大学室友阿徐吃这样的搭配时,我就惊了。她对我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南方人嗤之以鼻:“武汉卖的馒头一拳就能握成团。这根本不是干粮,是零食。”



阿徐对馒头的热爱像极了古龙笔下的唐缺,即使屋外打得不可开交,也要先躲在后厨吃上八个馒头。


人总不能被馒头打倒,直到我在奶奶家楼下的菜场给阿徐拎了一袋老面馒头,谁曾想就是这家店,安抚了一个北方人的胃。 


不算精致,队伍却越排越长


第一笼馒头通常在6点出锅,而第一波客人早已在外面等候。


“两袋馍馍,10包子。”一些老顾客买得轻车熟路,每次都拎走好几大袋热腾腾的“白胖子”,足够全家人吃上好几天。


水果湖菜场渐渐热闹起来,队伍也越拉越长,客人点数,徐四平打包、找零,一气呵成,也不过二十秒。“早上就要麻利点,莫把后面上班的伢们搞迟到了。”那些买完就一路小跑去车站的年轻人,徐四平都看在眼里。



住在附近的陈阿姨来了三次。第一次抱着孙子去过早没赶上,第二次和买菜街坊多聊了几句家常错过了,第三次索性直接站在门口等,生怕错过了这轮还得再跑一趟。


街坊邻居是主力,但也不乏从武汉四面八方赶赴而来的忠实顾客。一些在武汉扎了根的北方人,有了这口馒头,也算是在南方城市找到了一份归属感。



不算花哨,一卖就是12年


就像做快递的大多是浙江人,卖鞋的大多莆田人,茶叶的大多是福建人,在武汉能打出“放心馍”招牌的大多来自天门麻洋镇,徐四平一家也不例外。


儿子徐鹏高中一毕业就跟着镇上的白案师傅学手艺,出师后,一家人来到武汉,在水果湖菜场盘下了一个小店面,馒头生意一做就是12年。



“面香个大”、“有嚼劲”、“又扎实又甜”……当被问及馒头的口感,每个光顾这里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有些“词穷”。 正如这些老客们所说的,撕开他家的馒头,里面一层一层的,气孔极为细密,是老面馒头扎实的质感。吃上一口,越嚼越有劲,小麦面自带香甜,白口也能吃完一个。



和馒头一样,发糕和包子也有自己的铁杆粉丝。包子的口味不算多,只有四样:鲜肉、酱肉、腌菜和豆沙。肉包永远是最受欢迎的,刚出笼屉的包子带着仙气,煊软的面皮兜住货真价实的肉馅,汤汁浸入面皮,带着淡淡葱姜味,传统而美味。



加了糖的发糕,是小孩子们的最爱。早上买一点留着中午吃,不用热,每一口都带着凉丝丝的甜。


而发糕边作为“周边产品”是熟客们才知道的美味,徐四平还为此发明了一种吃法:将发糕边裹上鸡蛋液,放进热油锅里煎至金黄,咬一口外焦里嫩。



徐四平也曾想过多变几种花样,“唉,实在是做不过来。”他说这话时也有些无奈,或许这就是甜蜜的负担吧。


不算赚钱,但还撑得住


“外面大多是用酵母做的,发得多,成本低,便宜。我们用老面发的虽然不会膨很大,但闻起来有面香,吃起来够韧。”徐四平说。


做过面点的都知道,老面馒头比发面馒头更为费时费力,但他家依然坚持,“我们家的馒头,就算被车碾了,过一下也能恢复原样。”



有些熟客曾想在这里“偷师”,却都未得逞。并不是徐四平有什么独家配方,而是“勤做、感觉、经验”让馒头的水分比例、发酵时间等都根植于他的感觉体系里,一切都是拿捏得当,没有秘方,反而更像是低调的“炫技”。



在这个每逢春节热干面就要涨五毛的年代,他家的馒头也“意思”了一下,从6毛涨到了8毛。这些每个足足有二两半的馒头,总让街坊们为之打抱不平。


但徐四平的心眼就跟这些馒头一样实在:“都是些拿退休金的街坊帮衬着,只要量起来了,就有得赚。”



水果湖片区的馒头店们开了又关,唯独徐四平家屹立不倒。


没有华丽的外表,也没有复杂的工序,若你想在其中尝出一口惊艳的美味或许要失望了。这些原料简单到一只手就能数出来的面点,只不过让主妇们不用囿于苦夏的厨房,亦或是在寒冬腊月给冰冷的双手送上一口热乎气。



庆幸的是,正因有了这些平实、纯粹的主食,空虚的胃便能拥有不对付的一餐。


我是互动小栏目

漂白粉、膨松剂......

有的店在想这些“花花肠子”

有的店却依旧老实实地蒸馒头

不过挑剔的味蕾

只会追随最纯粹的美味


所幸的是有人在坚持

想吃的时候过个街,就能买到


- 以后请多多指教 -



会酱(wx:xinghui_2016)



作为新城控股旗下主要内容产品之一,宣传有温度的情怀,纵容体会日常中的小情趣,致力于打造地产行内口碑最佳的生活态度研究院

我们要做一份武汉的生活指南

一份致力于让大家去放下手机

去真实体验指南中的态度生活


因为幸会幸汇,遇见新城

找到就差的这点乐趣

注: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


幸会幸汇

微信ID:whxinghui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