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墙之心情 | PF&DS乐迷的神拍

有音有阅 2019-07-05 23:11:19


李达康1分钟前

一个偶然,受群友“Slow Dancing”分享的一张照片启发,发起这次活动,很有意思的是,这里面除了我朋友“十年砍柴”,大家都不怎么会拍片子,我连单反上的按钮都搞不清。但这是一个神奇的年代,鬼知道什么是美丑,我们自顾自的开心就好了。

▼《予人归属》 摄于青岛浮山塔下|翎墨


想起早日里的一句:“生如逆旅,一苇以航”。人的成长真的是一个无限延展永无止境的过程,在每个阶段中,或多或少,或混沌或清亮,每人都会遇到让自己深陷其中难以脱身的事情,如同被水草困于深海,如同被韭菜噎了喉咙。过程即成长,事后真有种“山有小口,行佛若有光......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之感。

人生的意义正是向着远方不断虔行。我所理解的远方,不只是未知的领土,还有人心未曾触及的荒原。做一个会思考的苇草是多么的重要啊!只有思想才能引领你踏向那方净土。我们之所以努力成长,不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而是为了不让这个世界所改变。所以请在那方神圣领土上大口呼吸吧,这是世间最纯洁最高级的享受,那便是你的归属。请在那里肆意挥霍热烈与光明吧!

作者简介:翎墨,用游民定义自己,对文学、生活与自然虔诚热爱。



▼《修补影子的人》摄于厦门华光站|阿三玲

生活被时间推着走,不管你要不要。你总是能在夜里下班,遇见那些还未曾停歇的人。你凝视着那个专注于修补自己影子的人,听着友川的《魂》,倒是隐隐中有种抽离于人世浮沉的阴郁美感。 

作者简介:阿三,福建厦门,配饰设计,身份焦虑症患者,喜欢定义自己是一个“点”,标签:肤浅、古怪、无聊。



▼《我听故我在》 摄于天津家中|唱片搬运工

我喜欢源源不断地往家中买唱片,自嘲是“唱片搬运工”。旁人觉得不可理喻,有大量免费网络资源,为何还要浪费金钱和精力,四处搜罗音乐专辑呢?殊不知,如果把实体书比喻为“纸家具”,那么实体唱片就是男人的“时装”。用专业音响聆听一张唱片得到的精神满足,远不是电脑播放数字音乐所能比拟的。唱片越买越多,认真听过的却越来越少。整理唱片、把玩内页、探究版本成了聆赏过程的重头戏。“我不在家,就是在唱片店,不是在唱片店,就是在去唱片店的路上”甚至成为一段时期的生活常态,买唱片的乐趣渐渐取代了聆听时的快感。大老婆CD睡床上、二老婆卡带睡床下,二者相安无事,我独善其身,自从有了黑胶,就冷淡了老大老二。一个人呆坐在书房,突然失去了判断音乐的标准,望着满墙的音乐资料,突然发现“无数唱片手中藏,经典不过三两张”。音乐对我而言,不是简单的娱乐与消遣,而是精神图腾。在匆忙前行的脚步间,我们的精神世界将何去何从?有一项具体爱好从来都不是多余的,唱片改变了我的生活态度,它像一个能够分担忧愁的朋友,投入音乐的怀抱会忘记身边的烦恼……

作者简介:唱片搬运工,实体唱片的坚实拥趸,有浓厚的唱片收藏情结。曾创办滨海之声广播《调频音乐网》节目,喜欢摇摆在感性与理性之间,视音乐为精神图腾,渴望营造一方宁静的心灵境界,自诩为乐此不疲的“音乐蚂蚁”。



▼《记忆》摄于兰州东岗 |关元春

这样的墙几年之前很多,遍地都是。原来我家出门就有这样的墙,目睹了我从小到大,从奶瓶到酒瓶,从开裆裤到破洞的牛仔裤,从书包到吉他,从墙比我高到和我差不多高。可如今还突然不太好找了。我内心的墙应该就是这个样子,落灰又斑驳。墙的里头是无数情感记忆砌成的砖,落寞又感伤,破旧且跟不上时代。没人在意,没人多看一眼。可我还是我,就像这面墙一样存在,没有对错。没有观众。这是面很不上相的墙,也想得到注意的墙。可是存在即合理,虽然没人留意,虽然有些多余。

作者简介:关元春,爱吃零食,幻想症,烟不离手。



▼《棺》摄于大连东关街 |毕志帅


我是一个目光向下的人。我拍不出那些记录美好生活的相片,也对其全无兴趣。造物主给了我们两只眼睛,也就意味着我们得以从截然不同的角度观察着生活。有的人偏爱于记录粉饰生活中的美好瞬间,有的人则倾向于跃入暗流中,揭露现实的残酷与丑恶,我想我拼了命地想要成为后者吧!

作为当年大连市区现存的最古老的一片街区之一,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日本军队占领期,曾繁华一时。康德记药房、四云楼烧鸡、王麻子锅贴等大连老字号,均起家于此。后来随着改革开放以及大连的高速建设,青泥洼桥、西安路等现代化商圈的建设完善,曾辉煌一时的老西岗街区终成追忆,成为了大连市区最破旧的一条街区。2015年11月,在之前的几次小规模拆迁之后,政府决定将此街区全部拆除。通知发布之后,大量的摄影师与画家包括像我这样的业余爱好者涌入了东关街区,用各自的方式记录下了这个老街区的最后的景象,向这个陪伴了这个城市一百一十年的老朋友告别。

如同相片中老建筑的两堵墙,被拆前的街区几乎被数栋现代高层建筑包围,而视野上空的那片天空似乎也被切割得支离破碎。后来正式拆迁的那一天,我并没有亲临现场,但我想当挖掘机推倒最后一栋建筑时,定会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而这个城市的灵魂,也随着这声巨响一去不复还了。

作者简介:毕志帅,辽宁大连,影视专业十流本科生,每周三天有轻生念头精神综合症轻度患者。



▼《望》摄于承德古城墙下 |Memorylu

只为看到远处的小布达拉,那是不一样的风景。

初秋碧空,访古探幽

金顶红墙 ,古木掩映 

置身普天福寿 ,祥云遍布吉祥。


作者简介:Memorylu,双子座女,对没兴趣的人和事呆若木鸡,“不愿去碰触那些我不喜欢的身体,去回应那些我毫无感觉的词句,去拥抱那些我从未为之心动过的灵魂”。



▼《众志成城》摄于八达岭长城 |十年砍柴


2016年10月,和好友相聚北京昌平八达岭长城红叶岭,深秋的红叶与长城遥相辉映,美得醉人。然而,在这号称世界八大奇迹之一的长城上,在这横亘山间如长龙的城墙上,不时会有游客抱团蹬着城墙登上长城,这样就可以省去原本要走的近2公里登长城路,每有游客成功登顶时还会爆发出掌声、欢呼声。作为我国古代一项伟大的防御工程,长城就这么轻而易举被国人突破防线,真是令人感慨、哭笑不得。看着犹如国人素质镜子的场景,我为她起名为《众志成城》。一声长叹,华夏大地,此景应休矣,长城内外,或需养虎固疆。

作者简介:十年砍柴,行走于绿色方阵十余年的文艺小青年,喜欢闲逛在这有趣的人间,举起相机定格一些有趣瞬间,用于记录和缅怀。



▼《残缺》 山海关古城东北角(非原创)

小时候,姥姥家和大姨家都住在山海关城墙根儿下,从大姨家门口出来就是这面墙,成百上千年的风化冲刷,虽然屹立不倒,但满是残缺,那时候就想,为什么不修补一下呢?离开那里后,我再也没有想过这问题。其实,我是一个怀旧的人!留在山海关城墙下的童年记忆不会抹掉,二十几年前,一个夏夜,我在大姨家门前乘凉。我和姐姐说说笑笑,聊得很开心,大姨拿着扇子为我们驱赶蚊虫,外面知了声忽远忽近,邻居家的收音机里放着《走过咖啡屋》这首歌。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听这歌,只是觉得声音很清脆,很悦耳……

现在想想特别温暖,生活简单,无忧无虑,古城墙下每个院落都宁静安祥,那才是最真实的幸福。后来很少听到这首歌了,亲人们越来越忙,交通越来越便利,走动却越来越少了,距离似乎近了,心好像远了,少了很多牵挂和回忆。每每想到那面古老的城墙,我都不知如何悲伤和难过,城墙的残缺在外表,如年幼时窘迫的生活,但它稳稳地立在那里,从古至今都让人觉得踏实,如今这高楼林立的城市光鲜的外表下,却藏着另一种不堪的残缺,让我内心深处那份怀念时时涌上心头。再也回不去了,全家人都坐在院子里,听着知了叫,听着老歌……原来每个人表面那么的不在乎,其实却一直被旧情渴望着;原来生活多么的充实和富足,其实在内心还是残缺的;原来生命的完整,永远需要亲情的填充;原来一切一切都在内心深深地埋藏……

文:郭蝈蝈,怀旧癌晚期,喜欢音乐背后的故事,对Pink Floyd和Dire Straits情有独钟。



本次活动限于作品质量和参与人数,只选了以上几个作品,有喜欢拍拍照片、写写短文的朋友可联系管理员guoguo3310,我们会适时安排第二期共享活动。

我们都是热爱生活的人,只是有的人善于言表,有的人善于书写,其实内心都向往更独特的美好,否则怎会读到此文?感谢所有支持“有音有阅”的人,以上被选中的作者都将在一周内收到一份来自“有音有阅”的特殊礼物。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