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母亲的锅盔馍

爱我岐山 2018-11-08 15:10:01



下班回家从冰箱里取出从家里带来的母亲做的锅盔馍,用电饼档一热、喝上一瓶啤酒躺在床上,熟悉的味道让我再次回想起了母亲的锅盔馍和那曾经走过的挣拧岁月。

吃遍很多美食和佳肴,让我回味和不能忘却的是母亲烙的焦黄泛亮、外焦里嫩、麦香四溢的锅盔馍。我的家乡陕西岐山是久负盛名的“面食之乡”、“陕菜之乡”。在岐山锅盔花样繁多,有香酥可口的油酥锅盔、有五香酥软的硬面锅盔。但我最喜欢吃母亲烙的原生态的农家锅盔馍。因为它包含了伟大的母爱,从小到大、到后来求学、母亲的锅盔馍一直伴随我一路走来。



每次回家临走时,母亲都要给我准备好多东西,不是自家种的菜,就是去村子压的细挂面、但是每次给我烙上锅盔馍是必不可少的。我总是埋怨她不要准备那么多东西,吃不了全就放坏了,母亲总是说我胃不好,不好好吃饭,让我饿了热个馍吃,每当听到这里心里总是酸酸的。




锅盔馍好吃,可要烙好并不易。首先面要发好,要起得很旺。然后掺入干面粉,揉得很光、很滋润才行。农村有句俗话叫“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虽是个笑话,也可见揉面很关键,也是个吃力活,揉好的面再醒上二三十分钟,效果更佳,醒好的面用擀面杖均匀的沿四周擀开,直径大约半米,厚度三公分左右,放在农家大锅里烙,烙馍最最关键的是要掌握火候,在过去不像现在家里有电饼档自己工作熟了自动断电。用大锅烙掌握火候尤为重要,温火、不猛、不断,锅里馍要不停的翻转才能烙出焦黄可口的馍。母亲烙馍是个行家,她比谁都明白烙好锅盔馍其中的奥妙。


我常劝她身体不好以后我回来了别烙馍了,累得跟啥一样!可母亲却说,现在人的日子都好到哪儿去了,吃的都是白面。说着又去和面准备烙馍了。记得小时候八十年代初,中国人民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但还有那么一小部分在温饱线上挣扎,我家就是其中之一。有一年父亲为了我们兄弟俩上学把家里的粮食基本都卖完了,只留下廉价的玉米做为口粮,那个时候家里的确日子过得“紧巴巴”。母亲做馍用玉米面和上少许麦面掺在一起,要知道麦面跟玉米面粉就粘不到一块儿去,往锅里放时一提就烂了,的确不好做!但烙出来的馍一层白一层黄,黄白相间,母亲管它叫“花麦面馍”。同样也做得很好吃。其实就是现在城里喊着要吃的粗粮,可在那个时代人们不兴吃粗粮,因为给粗粮吃怕了。



母亲走过了大半生,做饭、烙馍都有一手。现在我成家了也曾多次模仿母亲做

法去烙锅盔馍,但总不及母亲做得好吃。每次和我姑回老家都要带上母亲做的锅盔馍,姑品味的是家乡的味道,而我回味到的,更多是母亲浓浓的爱。


作者简介:李伟, 男 ,生于1982年,陕西岐山人。中共党员 ,文化程度中技  陕西汽车制造厂在职职工,喜欢写作,通讯类文章多次在《陕西汽车报》和内部刊物《鼎声》上刊出并获奖。



欢迎投稿、荐稿!

投稿邮箱:250229373@qq.com

长按二维码   关注『爱我岐山』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岐蔡最新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