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围观|在外的滕州人,是否想念母亲做的手擀面?

滕州日报 2020-08-30 06:32:16

        又是杨柳絮满天飞的时节。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起小时候,我鼻敏感发作,不爱吃饭,母亲就会给我做我最爱吃的手擀面。

  
  
  又是杨柳絮满天飞的时节,或许在诗人和画家们的眼里,那是说不尽的浪漫,可是对于我来说,这真是一个糟糕到不行的时间段,原因就是我有鼻敏感,实在享受不了这样的浪漫。也正是这个原因,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没什么食欲,总觉得呼吸道不舒服,也不想吃东西。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起小时候,我鼻敏感发作,不爱吃饭,母亲就会给我做我最爱吃的手擀面。


  母亲做的手擀面跟外面小吃店里卖的不一样。母亲做的手擀面,通常分为两种:一种是条形的,我们叫它面条;还有一种是菱形的,我们叫它面叶。它们虽然形状不同,但闻起来都是清香,吃起来都是甜爽。母亲做手擀面的时候喜欢搭配白菜叶、黄瓜丝或是汆水后的绿豆芽儿,有时还会在锅里加熟绿豆和熟红豆,煮出来面面的,非常好吃。


  回想起我小时候,母亲擀面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那时家在农村,还有庄稼地,在地里劳累了一天的母亲回到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锅屋(现在叫厨房)里唯一的一张小木头桌擦抹干净,抵靠在土墙壁上,接着将面粉放在泥瓦面盆里,加入少量的水,经过揉捏、点水,反复再反复,直到盆里形成光滑不粘手的面团儿。随后,母亲会在桌子上撒一些面粉,将压扁的面团裹在手臂长的木制擀面杖上,转动、摊开,反复,不一会儿,面团儿就在母亲潇洒、娴熟的动作下变成了一张薄薄的圆圆的大面皮儿。接下来的工序就有技术含量了,叠面皮儿,还要叠成“Z”字型,说真的,我看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弄明白母亲究竟是怎么叠的。叠好后,需要用刀切了,这时候母亲就会问我是想要吃面条还是吃面叶,等我做出了选择,母亲就按照我的要求将面皮儿切成面条或是面叶。我记得母亲擀面时总是累得气喘吁吁,那时的我不知道心疼她,只是满心期待着赶紧吃到美食。


  那时候,母亲每次做手擀面,父亲都会坐在一边,揽抱着我,用筷子敲着粗瓷碗,嘴里唱着不知从哪学来的打油诗:黄瓜段切细丝、绿豆芽汆热水、十香菜捣蒜汁、小磨油三五滴、面条煮个小硬芯……母亲做的手擀面,在那个年代,就是全家人最好的美味。


  尽管现在我们的生活条件好啦,家里买得起面条机,懒得做就出去买方便面、手拉面、刀削面,以及肉禽、蔬菜等作配料制的速食面等,但在我的心里,这些花样全都比不上母亲做的手擀面。可是母亲如今已经老了,没有力气再挥舞那么粗的擀面杖擀面了,出于对她的疼惜,我也从不要求再吃她做的手擀面,不过,那味道会一直留在我的心里,滋润着我的情感,营养着我的思想,永远……


  母亲的手擀面是岁月里的一首歌,韵味悠长,让我念念不忘。
  母亲的手擀面是苍穹上的一弯月,清辉烟笼,让我魂牵梦绕。
  母亲的手擀面是心中填的一阕词,口齿留香,让我步步回望。

在外的滕州人,

是否想念母亲做的手擀面?


特别声明

☀ 凡本公众号注明来源“滕州日报”或未明确注明出处的信,版权均属于本公众号,未经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公众号授权使用信息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微信号:滕州日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公众号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信ID:tengzhouribaoshe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