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

【成长记忆】我的这几个老师,一个比一个逗!

独山子在线官微 2019-01-10 15:32:47

●怡朵


“静静的深夜群星在闪耀,老师的房间彻夜明亮。

每当我轻轻走过您窗前,明亮的灯光照耀我心房。

啊,每当想起您,敬爱的好老师,一阵阵暖流心中激荡。”

……

——歌曲《每当我走过老师窗前》


又到教师节了,一想到老师,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起这首歌。

至今,我还能完整地哼唱出《每当我走过老师窗前》的旋律。

记得刚学会这首歌时,我总幻想着什么时候走过老师的窗前,去看一看那明亮的灯光,还有书上画出的老师的剪影,是不是真的存在。

可是,我总也没有机会在夜晚经过老师的窗前,所以也无从考证明亮的灯光是如何映衬出老师的剪影的。

想起老师,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许许多多面孔,他们在我的成长轨迹中永不磨灭。



教英语的
朱老师


初三时教我英语的是朱老师,他和班里的好多男生放学后都互称哥们儿,可是课堂上却很严厉。

我就亲眼看见,他在板书时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用半截粉笔击中了班里的一位男生的眼镜。

理由是:谁让你在我板书的时候讲话?

有个问题困扰我好久:老师,你是学过隔空点穴吧,要不,咋那么准嘞?

快要期末考的时候,大家都很努力,一天下午快下自习的时候,朱老师突然出现:下课后,每个同学都到我那里过单词,合格了才能回家。转身走出门忽然又转身探出头来:我买馕了啊!不想回家的,我吃饱了陪你们战斗啊!

我们相互吐着舌头,摇摇头。

后来,我们都顺利通过考试。

但是第二天,就听说了一个有趣的环节。

已经好晚了,最后一名学生就是背不会。朱老师很郁闷,说:“你到我办公室来。”该同学进了办公室,灯忽然灭了。大喊:“老师,老师,你在哪儿呢?你在哪儿呢?我看不见你啊,我看不见你啊。”忽然,他看见不远处有一点红光,就高兴地摸过去。忽然,红光又没有了,一阵软拳扑面而来。

这是最后一个过关的男生在第二天的自述。我们听完后哄堂大笑。

再后来,那个男生和朱老师成了好朋友。

教语文的
郭老师



许多学生都有忘记带书的经历。教高一语文的郭老师对这个问题有办法。

吃饭不会忘记拿碗吧?那么同样,哪个同学上课忘记带书,就带一个星期的碗。

我们以为说着玩的。

最初的几个星期,真的有人带着碗到学校,而且被要求摆在课桌上。

随后,年级里再也没有人忘记带课本了。带个碗上课,想想都觉得麻烦啊。至今还感谢郭老师,帮助我们改掉了一个坏毛病。


不动书的
杨老师



教数学的杨老师,瘦高个儿,特精神。讲课时教材摆在教桌的左上角都不带翻的,告诉同学们哪个内容翻到第几页、布置的作业在第几页全部在脑海里,那叫一个酷。带一点儿山东味的普通话,我们都很喜欢上他的课。


不站讲台的
郭老师



教语文的郭老师,上课有一股陕西肉夹馍的味道。戴一副眼镜,时而引经据典,时而风趣幽默。

他上课很少站在讲台上,而是在我们的课桌间走来走去,常常会忽然转身,但身体又不完全转过来,脸朝着我们,双脚却朝着前方。他会保持这样一个姿势讲几句话,然后再向前走去。这是他的经典姿势。

这个经典姿势弄得我们没有办法在课堂上做小动作。

“我是太了解你们这些学生了。你们把什么琼瑶啊,金庸、古龙啊这些小说放在教科书下边,爸爸妈妈看见你们那么晚了还在学习,感动得啊,还得问你们喝不喝水啊,饿不饿啊?告诉你们,这可骗不了我!我说的对不对?啊?!”

我们只是笑,相互看看,使个眼色,也不吱声。

老师接着说:“平常让你们写个议论文,瞧把你们难得呀,半天憋不出一个字。可是要是上街让爸爸妈妈给你买新牛仔裤,那你们可会说啦,什么过时了、不舒服了、短了、别人都有啊,找好多理由,这就是议论文啊,摆事实,讲道理的。”

我们又笑,心想: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在心底里感谢郭老师,他让语文变得有趣。

送卤面的
柴老师



大学的柴老师是给我做过卤面的老师,那是我第一次吃卤面。

白天因发烧请了假,晚上她就到宿舍给我送来一盒卤面。

“吃吧,还热着呢。”

远离家乡,生病难受我都忍了,可是捧着饭盒,我的泪水就决堤了。

那味道,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在井冈山实习时,老师都是二十出头的毕业生,比我们年龄都小。在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实景教学时,年轻的老师向我们讲述一段段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的事迹时,学员们的热泪夺眶而出。

……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还有许许多多的老师。

其实,他们和我们没有什么两样,也在经历着我们同样经历的,也在感受着我们感受的。同样有他们的柴米油盐、喜怒哀乐,甚至爱恨情仇。

是这个职业使他们变得神圣。

在我的记忆里,他们都鲜活地存在着。

我要衷心地道一声感谢。

祝愿他们身体健康,家庭幸福。


Copyright © 上海小吃美食价格交流组@2017